第38章 失忆之道不平衡(1/2)

加入书签

  八点二十,我找到了病房。没想到我这样子竟然没人拦我。

  门口有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在打着掉瓶,旁边坐着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太太。我推门进去,里面有三张床,一张床上躺着一个小孩,旁边有一男一女憔悴的坐在那里,眼睛通红。一张床上躺着一个老太太,是我要找的人。旁边坐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一张床空着。

  我当时奇怪,外面的老头怎么不躺这。

  我走到老太太跟前,那女人站起来看着我笑着说:“你是……”。

  我说:“我是老李的朋友,来看看老太太”。

  女人就给我倒水什么的。我看到老头很激动,便给他使眼sè。

  我走到老太太身边说到:“三十几年前,一个赌徒因为赌被他老婆叫着自己的哥哥去劝说,赌徒和他的哥哥打了起来,赌徒的老婆抱住了赌徒,他哥哥失手打死赌徒。因为周围没人,他哥哥把赌徒扔到了一个臭水沟里。然后赌徒的老婆和他的哥哥吵了一架,从此在没来往。赌徒没死,只是晕了,醒来后爬出臭水沟。他后悔了,从此在没赌过”。

  这时我看见老李进来了,我对着他笑了笑,接着说:“赌徒靠修自行车生存,后来又补胎。省吃俭用,然后把辛苦赚的钱偷偷放到他老婆的家门口,每年都会放两次。直到他们的孩子长大工作。赌徒的老婆早就后悔了那天叫着她的哥哥”。

  说完我看见老太太手指动了动,老头满脸泪水。老李也是眼含泪花。

  我看着老李说:“可以继续吗”?

  老李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老太太。

  我脱掉老太太两只脚上的袜子,对老头说:“你现在在她耳朵边说话,什么话都行”。

  老头看了看老李,走到老太太跟前,弯下腰说:“堂济他妈,我对不起你”。

  说完老头大哭起来。

  我在老头说完话的那一刻,拔出血剑在老太太的大脚指上各刺一下,然后鲜血直流。我把血剑回去的同时,老太太也大喊了一声:“堂济”。然后坐了起来,看看我,看看老李,目光停在老头的脸上:“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吗?我以为我在做梦呢”。

  老头哭着,老太太哭着,老李也哭着,女人也哭着。就连那一男一女也流着泪。

  我掏出烟点上,深深吸了一口说:“都别哭了,先给老太太止血”。

  老李赶忙激动的喊来护士,护士看了看跑出去拿了一个盘子,盘子上一些止血包扎的东西。

  包扎好护士就出去了。老李握着我的手不说话,老太太把他叫过去,说了几句话,就抱在一起。然后护士进来了。

  我问护士外面的老头怎么有床不在里面躺着?护士说老头的儿子不管他,住外面没有住院费。我一听火了,西瓜的什么儿子,我要见道西瓜的非打断西瓜的两条腿。

  然后耳边响起了很小的声音:“我去把他儿子找来”。

  我想也没想顺口说:“快去”。

  护士看着我的烟,看了看老李笑了笑,然后走到小孩的床前说:“赶紧去办出院手续,我都挨骂了”。

  说完就走了。我抽完烟就把烟头扔地上。

  我看着那男的再哭,心说大老爷们哭什么啊。

  老李让我别走,说他出去会,说那女人是他爱人,就擦着眼泪走了。老头老太太一直说着谢谢我。我问老李的老婆那俩人怎么回事,老李的老婆说完我真想把医院一把火给烧了。

  那一对夫妻在市里自己家做一个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