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扯淡(1/2)

加入书签

  几天在一个洞里等死,最后没死,是多美好的事情。

  赵光荣的人还在,我们告诉他们赵光荣死了,就开着车走了。牛胡子给了那俩人不知道多少钱,他们也开着车走了。

  在分开时,牛胡子说以后有事尽管到镇上的牛记杂货找他,他绝对尽全力做好。

  吴家兄妹也跟着我们到了西安。

  在回西安的路上,我想了许多。而最终是找到爸爸哥哥问明白。

  关于神算,不能算自己。哪怕和自己有一点关系也不行。第二次咬手指时我想的是死人司令小马陈天仁,无意识的看到司令出去的方法。

  回到西安后吴家兄妹和我们住在一起。八间房子刚好。

  我们去看了看老李水产。都说马功人好。

  东西出手卖了九千多万。吴家兄妹的也卖了九千多。我的让每人挑了个,卖了七千不到。

  李刚李宁每人五百,死人司令各三千,小马一千,陈天仁一千。剩下的和赵光荣给的都存到公卡里。我硬给了小马一千。

  我的手指好了,只是很难看。

  小马回家去了。我和死人司令决定也回家看看。陈天仁看家,吴家兄妹陪着。李刚李宁跟着司令。

  我的家门还是锁着,那时我多么希望父母就在家里。死人连家也没回,就和我跟司令打招呼说我们先走,司令一听急了,给他老子扔了二十万,说了声兄弟每人一万剩的是他老子的就和我们回到镇上。我们五个人找了个羊泡馍进去,发现了当初放高利贷的那伙人。由于我和死人硬拖着司令走了,才没打起来。谁知那帮人竟跟着我们。

  本来我想回西安算了,以后找他们算账。看到走是走不了了。干脆找了个旅社住下来。商量一阵,我和死人出去找人。司令和二李待在旅社。

  在那条杂货街上,我们找到牛记杂货,说找牛胡子。西瓜的牛胡子就从里面屋里出来了。说什么李爷二爷的,拉着我们找了个酒家去喝酒。我和死人说了来意,本来想找几个人晚上收拾收拾那几个高利贷。没想牛胡子一听火了,打了个电话,和我们去旅社叫上司令三个人,说现在就去找胡峰算账。

  胡峰是放高利贷的老大。小名胡狗蛋。我们拦着牛胡子,死人出了个主意,如此这般。

  镇上有名的酒店,我们和牛胡子坐着,吃着喝着抽着吹着。到了八点,胡峰来了。一看就是个混混。

  一看见牛胡子老远就喊:“牛叔,您怎么有空,这桌说什么也要我请,这几位是”?

  牛胡子说:“狗蛋,这几位是我朋友,你随便坐”。

  胡峰看着我们礼貌xing的笑着点了点头,坐在牛胡子旁边。

  牛胡子喝了口酒说:“狗蛋”。:“哎,牛叔”,胡峰答应着。牛胡子继续说:“牛叔现在手头有点紧,能借我点钱周转下,利息按你们的算法”。

  胡峰道:“牛叔,你看你说的,钱要多少你开个口,利息分文不要”。

  牛胡子打了个哈哈说:“那不行啊,我怕你让人打我,在把我送进里面蹲个十八年”。

  胡峰听到这话,楞了一下说:“胡叔,您这是什么意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