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痛快(1/2)

加入书签

  咬破手指时眼发黑,不是晕,是什么也看不到。石头乱飞,大的小的。烟尘弥漫,一片昏暗……

  脑袋里空白一片,身体也是空空荡荡,好似自己不存在一样……

  然而我却清楚的知道,是司令他们把我吊上来的,司令把我背出去的。

  我靠着石头坐着。田老板说他先走了,他去准备,我们在长白山见面。笑天乾说我需要安静安静,笑德也会到长白山,他们也走了。剩下的人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话都走了。司令写了些什么给了虎子,虎子和齐东全也走了……

  感觉到自己存在的时候心里只想着一个人一件事:她。找她……

  然后司令给了我两拳。

  司令的两拳很重,八天了还是很疼。他的话也很重。

  死了那么多人,都只因为一个诅咒。死了那么多人都只因为孙通,都只因为孙通的子孙孙秃子孙隆孙勇。他们该死,所以我不能死,因为他们还没死。

  十一月四号,吉林。只有我和司令小马,其他人十天后到。笑德也会来。

  都说酒能麻醉,喝多了只是身体难受,心,不会麻醉。烟斗加烟丝抽多了也难受。

  司令的方法不错。他把我和小马领到一个俱乐部看着我说:“两万一场,可以不戴护具,你上去打,我弄点烟钱”。

  上下两层,上边的好像和下面不一样。我挨了无数拳脚肘膝,我还站着。三天司令赚了一百多万。

  第四天我们三个坐在下面看,血禅兽还是站在我肩膀上,因为今天有人赌的很大。没有护具,不限时间,没有限制,趴在地上起不来是原则,输的原则。赌资两百万,旁边的人可以下注,最少一万。

  一个二十七八多岁,愁眉苦脸的。一个三十左右,身上满是纹身的。后者很是嚣张,我不喜欢。不过他身上的气势很强。

  年轻的在上台之前和一个女孩抱在一起,女孩脸上有泪。

  打的不精彩,因为很残忍。没有招式,只是硬碰硬。年轻的打一打看一看台下的女孩,他不用心,所以他趴在地上。第三次趴下后过了很久才爬起来。

  纹身的嚣张的说:“汪平,今晚就让我照顾你老婆吧”。

  飞身,全身力量集中在肘上砸在了汪平的背上。女孩在喊,地上趴着的人努力的想要爬起来……他竟然爬了起来,却还是倒了下去。

  他还在爬……

  纹身笑着说:“好,我就让你永远爬不起来”。

  我说:“小马”。

  小马窜到台上,用双手接住了脚,小马退了三步。

  纹身看着小马说:“怎么,你也打算打一场”。

  我站起来说道:“不是他,是我”。

  我走上台看着纹身。纹身笑着说:“你,哈哈……我看了你三天,就你,哈哈……要和我打,你还不配”。

  司令大声道:“不配的是你”。

  我看着司令说:“我能和他打吗”?

  司令大喊一声:“谁的庄”?

  出来一个四十多岁的人说道:“你知道规矩吗”?

  司令道:“老二要和他打,你开个价就行”。

  我盯着纹身笑着,他在我脑袋里和死了一样。

  我接着司令的话说:“我赌他接不了我三脚,如果他能接住就算我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