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阴将军(1/2)

加入书签

  五副图是五座陵墓的建造图,田老板的总图是陵墓的大概位置。

  其中一副图和唐古拉山的陵墓差不多,只是没有九死一生局。田老板说局应该是在陵墓里改造的,风水越好的山脉改变格局之后就越是凶险。据图我们确定了一个方案:先破天山的局,然后是长白山,下来昆仑山,最后是秦岭的主局。

  但愿我们能活到最后。

  萧七和刘老五不同意她跟着。小马也不同意。疯子肯定也不同意。

  田老板说:“她去有坏处,所以可能也有好处”。所以没人反对她跟着了。

  田老板说:“你们四个要多少”?

  萧七说:“里面的东西让我选”。

  小马说:“我和疯子听二哥的”。

  刘老五说:“我不想二哥死在里面,他还有很多事要做”。

  田老板盯着刘老五说:“我比你更不想他死,我们十九个人愿意为他而死”。

  刘老五盯着田老板。

  我说:“你们两个是秦田李刘笑的田刘。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

  田老板盯着刘老五,刘老五盯着田老板,然后他俩笑了。

  陈天仁把画和我让她做的首饰给小马时对小马说:“秦爷李爷无论选那条路都注定后悔一生”。

  我很喜欢一个手链,都是黄黄玉石做的,有点暖暖的感觉。有一个玉石项链,两个手链四件首饰。

  手链我给了田笑英和田笑丽,我喜欢的当然给了她。

  她拿着项链说:“这是你在你披着床单到处乱跑的地方拿的”。

  我说:“不是,是我拿刀撬的”。

  她说:“我喜欢手链,可以随时戴着。这个和念珠差不多”。

  血禅兽说:“老大,我闻到蛊毒的味道”。

  我说:“从现在起你跟着你嫂子”。

  会是谁呢?孙秃子?孙隆?还是只有弄碎脑袋才会死的人?想到那三个不知疼痛的人我心里发寒。

  有人跟踪萧七小马他们。

  找一个不存在的地方,还是在有沙子的地方找,和要命差不多。而且有人跟着我们。

  田老板说:“不管是谁,都不是和我们一条船上的”。

  萧七说:“蛊毒孙家的人都该死”。

  我很佩服田老板。八个帐篷距离这里不到十公里,就算我们深入五十公里,也不用担心水和吃的问题。所有我能想到的东西这里都有。

  我们在三十公里处休息,晚上很冷。她和田笑英田笑丽睡在不远处。我,田老板,刘老五,萧七小马疯子围在一起。我手里拿着烟斗,抽着小马给我香烟看着远方。

  我用力闭了一下眼仔细的看着。不错,是他,已经不见了。

  田老板说:“不知道我们在找什么,却必须找。天亮以后我们开始用探杆探吧”。

  我站起来说:“不用了,跟我来”。

  没有人问为什么,我们走了八百多米,什么也没有。心里疑惑,明明看见飘忽不定的yin将军在六百米左右消失的,怎么会什么也没有呢。

  我们往回走了有二百米的时候我说:“你们先回去吧,我想想事”。都看看我然后走了回去。

  我坐在地上,看着远方沉思着,手里玩着烟斗。

  烟斗停止了,好似我也停止,唯一让我感觉我活着的是黄沙的味道。

  飘忽不定的人影和我重叠在一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