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舒服日子过的时间长了(1/2)

加入书签

  那种感觉是恨,是杀,是死亡。レ♠思♥路♣客レ

  因为模糊的面孔清晰之后我心里一震,因为三个人的面孔都是一个人的。这个人让我从恨中有了决心,从杀中有了希望,从死亡中有了力量。

  我看着李诗悦说:“诗悦,我们一定能出去的”。

  李诗悦说:“笑,我自私的想和你永远呆在这里。我怕你出去了会不要我。我也想我们马上出去。我幻想着和你一起破局,幻想着和你一起吃饭。可是我们能出去吗”?

  我用双手擦掉李诗悦的眼泪说:“诗悦,等破了诅咒破了诅咒再说。如果破不了……我们没有子孙,也就不用管什么诅咒了”。

  李诗悦说:“笑,我不求和你能永远在一起。我只想和你一起破局”。

  我说:“诗悦,我会试着慢慢把思琪两个字从我心里赶走换成你。因为你和我一样是个盗墓贼”。

  我心里很痛,因为我知道我忘不了她。

  所以我又说:“或许等来生吧”。

  李诗悦笑了。我也笑了,心痛的笑。

  我们站起来,捡回了我扔掉的东西。我看着手里的手机,把它压在了一块石头底下。我心里默默的说:“思琪,我真的爱你。可是我不能和你在一起。我祝福你。我们有缘,我们有情,奈何宿命……”。

  我转身走到李诗悦跟前说:“还有个瓶子和旗子不见了,我在找找”。

  李诗悦说:“你去那边,我去那边”。

  我找到了装骨香的瓶子和旗子,看着走过来的李诗悦说:“找到了,走”。

  李诗悦看着我手里的旗子说:“你拿个小旗子干什么,看不出你还是童心未泯啊”。

  我看着随风飘动的旗子说:“要不借你玩玩”。

  诗悦伸手来拿,我紧紧的攥着旗子不松手。

  李诗悦说:“你耍赖皮啊,说给我怎么又不给我了”。

  我心里激动,十分激动,盯着旗子激动的说:“诗悦,这里有风吗”?

  李诗悦说:“没风啊,怎么了”?

  我说:“没风旗子怎么在飘动”。

  旗子的确在飘动。也的确没有风。如果血禅兽是神兽,这个旗子就是神物。我把旗子放在前转了一圈,旗子都往一个方向飘。

  每走两千步我会看看旗子,然后把它装好。因为旗子是我的希望,即使很渺茫,即使是我自己安慰自己,它都对我很重要。

  看到任何东西我也不会惊讶……

  有人,或者说也有什么东西。因为有几个是奇形怪状的。我和李诗悦被围在中间,我拉着她的手。

  没有声音。八个人和东西围着我和李诗悦盯着我们。那种感觉很怪。

  没有声音很可怕,我盯着一个是人的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一个奇形怪状的走了两步说:“我们,哈哈哈哈……你问我们?我们这里有仙道,有上古灵兽,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