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没有真相 求收藏推荐)(1/2)

加入书签

  我奇怪万分。冰@火!中文抽了一口烟斗看着我对面坐着的狼老哥和袁十三。

  狼老哥和袁十三也看着我,我被烟呛的咳嗽起来,因为我忽然想起来,我觉的袁十三像一个人,一直想不起来像谁。现在我看到狼老哥和袁十三突然想到了,袁十三像狼老哥。像,越看越像。

  我咳嗽着说:“老哥……你们是……你们是……”我咳嗽着。

  狼老哥抹了抹眼睛说:“不错,我也没想到。袁十三,袁十三是藏十三。对了,你要保密啊”。

  我也是激动,激动的不敢相信。我刚想问狼老哥到底怎么回事,狼老哥说道:“这个你就不用知道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飞刀的秘密,最后三招的秘密。我也会告诉小马的。我和十三的事没有真相”。

  秘密是什么连发的手法。我不懂。

  袁十三和小马给狼老哥磕头。小马也知道了连发的手法。袁十三叫小马叫我师叔祖。我说算了,还是叫二哥。小马跪下叫了我一声师叔祖。

  苗条儿和马瘸子还有老常看到狼老哥和袁十三的表情时都是点头笑了。狼老哥也点头笑了……

  我想了很多,却烦乱。只能把一个人放在心里最深处。祝福她,永远快乐。所有的痛苦和泪水,让孙秃子孙家人来还。

  李涛和马瘸子天天出去转。

  腊月二十,早九点。

  狼老哥说:“老弟,我和十三回藏边去了,有空来看看我”。

  我点点头说:“我会拿着孙家族长弟弟的头去的”。

  袁十三看着我想了想说道:“二叔,我等你”。燃文我点点头。

  狼老哥走了,老常也走了。苗条儿和马瘸子也走了。马子淘和黑牙不是走,是离开几天。狼老哥和苗条儿让他们留下来帮我。他们走是因为他们有伤。没伤的老常陪他们。

  李涛,小马和疯子回了西安。萧七回了běijing。马子淘也走了。还有黄子通和小鲁班黑牙都走了。就剩下我和司令,刘老五,还有李诗悦和孙宏。

  都是暂时的,正月十六,我们会在这里汇合。

  人不能没事,没事就会想事,想伤心痛苦的事。胡思乱想。

  我在想她……所以有酒……马功让人搬来的酒。

  因为李涛走的时候对马功说:“老马,老二要喝酒你就让他喝个够。他也喝不了几天。过了正月十五你逼他喝他都不会喝的”。

  司令说:“还有我,我在这陪老二喝”。

  人要是不高兴的时候想找人喝酒都找不到,那就只能埋怨天了。

  有人陪我灌酒。刘老五,孙宏,李诗悦也会喝一点。最能灌的司令。

  最痛苦的是睡着了不会做梦,那怕是噩梦。

  我睡不着,因为白天睡多了。所以在半夜三点多的时候拿着酒坐在房顶上吹冷风。我不冷,我喝着酒。

  有人坐在我旁边的时候我说:“我已经很久没做过梦了,那怕是噩梦也好”。

  司令说:“今天和以前那里不一样”?

  我想了想道:“这屋顶比死人家的高”。

  我们聊着,喝着,笑着……司令的裤子在抽刀时割破了我们笑……李涛给人家祖坟里灌粪我们笑……萧七嘴里吐稀泥我们笑……我被我父母为了西瓜抽我们笑……

  大厅里前台的服务员跑出来看屋顶上的俩疯子我们大笑……

  我的烟斗呛的司令鼻涕眼泪的还是笑……

  痛快的笑!

  笑中有泪,有欢乐。酒不醉人,是假的。

  笑到八点多我们停了一下。然后是我笑。

  我看着大厅前面的的车,看着车里下来的人,看着那人进了大厅我说道:“秦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