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连肉三两的舌头 求收藏)(1/2)

加入书签

  脑子里涌现出一个问题:我感觉不到烈火寒冰。全身也没有力气。

  我意识到问题的所在:我没有急速收缩呼吸。好像被摔的吐血前后就没有。怪不得看到的很模糊,我还以为被血魁摔的。

  急速收缩呼吸……慢慢感觉有了力气……

  身体很疼,烈火寒冰更难受。

  我还是死死的锁着血魁的脖子,血魁还是带着我滚着。

  yin兵之刃对血魁一点作用也没有。难道血魁真没有死亡的意识。

  我感觉除了烈火寒冰的难受之外,五脏和头也很疼。

  我用双脚蹬着地,我和血魁滚着慢慢移向李涛他们……

  我用腿锁住了另一个血魁的脖子。然后我大喊道:“子淘,把你头旁边的灯点着”。

  一只拳头砸在我的身体上,感觉舒服多了。烈火寒冰的难受舒服多了。

  灯亮了以后,他们三个看着我。

  我咬着牙喊道:“抓住它的胳膊,我的腿快被它砸断了”。马子淘又抓住血魁的胳膊。

  我喊到:“快想办法”。

  然后我意识到什么,仔细想了想,然后看着李涛道:“死人,yin兵之刃对血魁还是有作用的。我这只就没多大劲。你们那只还在拼命动着”。

  李涛满头冷汗的说道:“可能yin兵之刃可以克制一些血魁体内的蛊毒”。

  刘老五喊到:“赶紧想办法,我快坚持不住了”。

  我是全身有劲。我对刘老五说:“我锁住它的腿,你想办法”。

  我用脚蹬地换了个位置,用双腿锁住血魁的双腿,刘老五慢慢松开血魁。西瓜的,这只血魁腿上的劲真大。我再次肯定了我的想法:yin兵之刃对血魁有作用,起码血魁的力气变小了。

  刘老五起来活动了活动腿脚,把汽灯放到台阶高处,然后拿着狼刀蹲在我面前盯着血魁说道:“yin兵之刃好像能束缚住它,你按住了,我撬开它的嘴,割了它的舌头”。

  嘴能撬开,牙却撬不开。而且血魁开始挣扎,我有些夹不住了。

  刘老五说:“我刺了它的眼睛看看”。

  李涛道:“不行,它要拼命挣开就麻烦了”。

  我说道:“死人,你的脚怎么样”?

  李涛道:“风四师兄给上了点药,要不了命”。

  被我夹住脖子的血魁挣脱了。因为血魁滚动了一下,我的腿锁着另一个血魁,感觉腰快要被拧断的时候我松了手。

  yin兵之刃在我手里,我忍着腰上的剧痛,满头大汗。急速收缩还在继续,如果没有烈火寒冰,可能腰上的痛已经痛晕我了。

  刘老五盯着血魁,血魁盯着刘老五,我也盯着血魁。血魁抓住刘老五把刘老五摔在地上,刘老五滚到一边双脚踹到血魁的腿上,血魁退了两步。刘老五双脚盘住血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