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苦战 求收藏)(1/2)

加入书签

  时间好像停止了一样。binhuoレ♠思♥路♣客レ七个人都看着水池中间。

  青铜的棺材里没有人,两个都没有。人在棺材上面坐着。

  通红的脸上有一双乌黑的眼睛。他们在互相把对方的头发编成辫子,几米长的辫子。

  马瘸子轻声的说:“都不要动。大家想办法,如何毁了他的舌头。小心他的辫子”。

  没有人动。我心里直骂自己:西瓜的我留只血剑该多好啊。

  比耐心。西瓜的。我站着冥思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血魁的辫子好了。他们盯着我们,笑了笑。西瓜的就是笑着。

  忽然一只血魁张嘴吼了一声,吼声没有恐怖的感觉,很平常。我奇怪?

  当传来无数的吼声,是四面都传来无数的吼声时,我们背对背围在一起……

  四面的台阶上都是红眼大叔和红脸大叔。

  马瘸子说道:“不要慌,这些都是动物魁兽,也就五百多只”。

  我不慌。我很镇定。因为我想到一件事:烈火寒冰。因为我冥思时想了很多……

  急速收缩呼吸。我冷笑,不过是在来一次烈火焚心和寒冰噬骨罢了……

  五脏六腑火痛,骨头血冰疼。这些都是为什么?父母哥哥离开,爷爷活着火焚,这又是为什么?头痛yu裂,数次徘徊在死亡的边缘,这是为什么?传秘一脉终身不能与父母亲人相见,这是为什么?夜夜噩梦,心爱的人不能相见,还必须……这究竟又是为什么?

  因为孙家,蛊毒术数孙家。该死的孙家。

  烈火已经开始焚心,寒冰已经开始噬骨。不是痛苦,没有恐惧。没有绝望,更不会放弃。有的,只有该死,该死的人,该死的孙家……该死的老天……

  魁兽们只是围着我们,低声的吼着,却不攻击我们……

  强忍烈火焚心,它没有心中的痛痛。

  强忍寒冰噬骨,它没有心中的疼疼。

  我笑了,或许有些痛苦的笑。人都看向了我,我掏出烟,颤抖着点上,颤抖的抽了一口……

  无法忍受也要忍受……

  很清醒……很清晰……很痛很疼……

  我吼了一声:“为什么?……该死的东西,该死的人”……

  十二个字,十二个魁兽。爪,脚,肘,膝都在魁兽的头上……魁兽四散逃蹿……

  一百多个不多,因为都死了……我

  抽了一口咬着的烟,吐出剩下的烟窜到另一个台阶上……

  什么叫红了眼。撕,摔,砸就是红了眼。

  我没有停止急速收缩。因为我飞了出去,被撞飞了出去。我眼前是一个红脸,黑眼睛,长辫子,穿着金丝衣服的人。

  狼刀很厉害,魁兽肢体分离,头肩分离,头和头也分离;无常腿也很厉害,魁兽的脑袋开花;烟斗更厉害,斗斗开花。黑牙的毒很厉害,魁兽自相残杀;拐棍也很厉害,魁兽的脑袋有孔;刘老五也厉害,魁兽被摔成烂泥。

  所有厉害的人都飞了出去,被和我眼前一样的人扔飞了出去……

  手很疼,脚很疼,肘膝也很疼。血魁在笑。它的身体和头比石头硬。

  我被辫子摔了三次,所以我抓着辫子甩了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