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兄弟(1/2)

加入书签

  方法简单,有效。死人和陈天仁撬开右面的石棺后,把棺材盖移开,我都没看清大叔的脸,就把杀猪钩钩到大叔下巴上,李刚李宁把探杆还没竖直,大叔也就比坐着高一些。司令就把斧铲砍到大叔脑袋上。

  我们都保持着姿势,大概有一分钟,大叔没有动静,我们才放松下来。把大叔拉出棺材扔到一边拔出斧铲看了看,都是粘稠的黑sè体。

  死人用拐棍把棺材底的布揭开。我们眼睛都放光了,密密麻麻一层黄金,就是黄金。接着左面的石棺如法刨制,第二次顺手多了,揭开布后还是黄金。

  那一刻,李刚李宁简直乐晕了。我们四个有那五亿的珠子,比他们强多了。休息了五分钟不到,李刚开口说话了:“秦爷,开始吧,这口更多”。什么人啊,都成秦爷了。

  第三口石棺打开,棺材盖刚移开,里面的大叔紧接着就站了起来,是直接站了起来。一只手向司令抓去,我急了,下意识窜到棺材里用钩子钩住大叔肩膀,死人一斧铲就砍掉大叔抓向司令的那只胳膊,大叔停了一下,可能也知道疼。李刚李宁也使劲拉探杆,探杆连着杀猪钩,钩连着大叔肩膀,把大叔往后拉。

  大叔转身,伸出另一只手来抓我,司令的斧铲也正好砍在大叔脑袋上。所有动作几乎是同一时间完成。僵尸大叔起来抓司令,我窜进棺材钩大叔肩膀,死人砍大叔胳膊,大叔一停,李刚李宁拉探杆,司令砍下斧铲,等于是大叔的脑袋正好撞上司令的斧铲。这一窜,一钩,一停,一砍,一拉,司令的斧铲已经砍了下去,脑袋正好撞上。

  我们都是停止呼吸做完这一系列动作,时间好似静止了。等我们都缓过来,我退出棺材里的一只脚,司令松开探杆,大叔就倒了下去。

  从此,司令就有了僵尸屠夫的名称。甚至没人知道秦志,只知道:僵尸屠夫。

  下意识感觉不对劲,李刚李宁惊恐的看着我,接着是司令,死人,陈天仁。

  当我感到左边脸上火辣辣的疼时,我竟然清楚的知道是大叔转身抓向我的那一刻手划了我的脸。对自己的冷静和清醒,我都感到无解。

  李刚拿探杆犹豫着好像是准备打我时,死人和司令同时道:“你敢”。

  话音落人都到了我跟前。没想到的是陈天仁也来到我跟前。

  老四的情况我们都知道,我心里也清楚。那一刻我们三个互相看了看,我想说等我死了你们在来剁了我,也想说现在就剁了我。我不敢说,我知道,如果我说了,会连兄弟都没得做了。他们情愿等我死了,变成老四那样,然后站在哪里不动,等我杀了他们。

  李刚李宁出去了。陈天仁拿出了酒,给我们三个一人一瓶,他自己也拿了一瓶。

  我们聊着小时候的事情,喝着酒。时而大笑,时而流泪。

  死人对陈天仁说:“天哥,等我们死了,我们身上的珠子都归你。条件是把出口埋了”。陈天仁却说他什么都不要,如果他没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