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演戏(1/2)

加入书签

  六个小时后,血禅兽回来说人已经钻过裂缝了,它在裂缝口遇到的。它的脖子上还挂着个包,里面是吃的喝的。

  我喝了一瓶半水,然后问血禅兽:“来了多少人”?

  血禅兽道:“老大,我没注意。不过好像有那个李涛”。

  我愣了一下,李涛怎么来了?难道是刘老五告诉他的?想了想,对血禅兽说了一些话,让它去告诉李涛。

  五个小时后血禅兽回来了。我又让他去告诉狼老哥我带人进去。

  二十个小时后她还没有醒。我把她换了五次方向她也没醒。换方向是换胳膊,因为肩膀和胳膊还有腿麻木了。我拿过她的包打开看了看,笑了。她的包里有一把枪,司令给我的枪。还有子弹。还有一个没有水的空瓶。

  心里感动。看来她是饿死渴死也要找到我。我靠着山崖也迷糊着。又过了十二个小时,我被紧紧的抱醒了。

  她看着我笑着说:“谁让你十几天不接电话也不打电话”。

  我无奈的笑着道:“饿吗”?

  她说:“又饿又喝”。

  吃的和喝的就在我旁边,看着她吃完喝好我苦笑着说:“能下来了吗”?

  血禅兽说道:“嫂子,二哥腿麻了”。

  她笑着站起来,然后又痛苦倒在我腿上。

  血禅兽又道:“我脚上都有血泡了”。

  我把我包里的东西都装到身上,然后让她坐在我的包上。她靠在我的肩膀上,我们聊着。聊她这几年的情况。

  三个小时后,苗条儿和老常,马子淘和黑牙风四,黄子通小鲁班,李行和李诗悦。赵联寿和赵玉晴,还有李涛。我让血禅兽告诉李涛和我演一场戏,为了不让人知道我和他认识的戏。具体怎么演临时发挥。

  我站起来道:“苗老哥,常老哥,子淘,黑牙,黄爷方爷”。

  我不能认识其他的人,不过我看了看李诗悦和赵玉晴。

  苗条儿看着她道:“女娃,你那什么手法”。

  她咬着牙扶着我站着,什么也没说。

  我笑着道:“苗老哥,是我教她的”。

  苗条儿道:“藏老二,她是你什么人”?

  马子淘走到苗条儿跟前道:“苗师叔……”。

  然后在苗条儿耳边说了些什么。苗条儿看了看她,然后看着我笑着道:“不错”。

  老常笑着道:“老苗子,你这也不算丢人。藏老二,这道怎么过”?

  李涛走了过来道:“藏二爷找我来就是为了这yin兵之道的事。藏二爷,不要忘了你答应我的事”。

  李行忽然问道:“李爷,什么事”?

  我盯着李行道:“李老头,这是你能问的吗”。

  李涛道:“藏二爷,算了,李爷也是好奇才问的。也不是什么要命的事,我在拉萨办事,忽然藏二爷的神兽带给我一个纸条,我就来了。只是不知道藏老爷子会不会给我,二爷你给我个准话,我心里也有个底”。

  我心里直说西瓜的,这戏没法演了。狼老哥那有什么东西给李涛才让人不怀疑什么。

  我心中一动道:“铁拐李,你放心,东西就在我身上,等出去后我会给你”。

  李涛道:“能不能让我先看看”。我直骂李涛。

  我冷笑着拿出口的黑玉佩道:“看好了”。

  然后收好玉佩。我发现苗条儿和老常,马子淘和黑牙,李行和赵玉晴脸sè都变了。

  李涛打了个哈哈道:“好,走”。

  我是说几句话捏一把汗。

  苗条儿严肃的道:“藏老二,这黑玉佩你随便就给人,你知道为了这块玉佩死了多少人吗”?

  老常道:“老苗子,你急什么啊,老藏把玉佩给了藏老二,藏老二愿意给谁就给谁吧。铁拐李,你胆不小啊,敢要黑玉佩”。

  我心里苦笑着,这戏演的太西瓜的好了。

  我说道:“好了两位老哥,我老哥和马老哥还在里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