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肘膝狂杀三狼爪(1/2)

加入书签

  我好像睡了一天多。大家决定去西安。

  刘老五和老常,马子淘和马瘸子在我睡觉时已经走了。狼老哥,苗条儿黑牙三个人等我醒来后在走。

  不方便的东西刘老五带着,他开着车。

  我们坐火车。

  狼老哥和我说了一些事情,苗条儿,老常,马瘸子,黑牙,马子淘刘老五都知道的事。他们在我睡觉时商量等我睡醒了告诉我。

  都知道马子淘是狼老哥的徒弟。都知道我失去记忆的事。都知道我的以前。都是刘老五告诉他的。

  血禅兽告诉了狼老哥我的情况,然后狼老哥到华山见了一个叫天训的人。血禅兽又带着狼老哥找到西安一个叫李涛的人,狼老哥说他是刘老五的朋友,向李涛要了刘老五的电话,找到刘老五,约定在四川见面,去我去过的地方,看能不能唤醒我的记忆。在大峡谷龙鹰提到雪蚕蛊毒,狼老哥就决定寻找雪蚕蛊毒的线索。在风毒时从苗条儿那里知道我竟然也中了雪蚕蛊毒,等黑牙在确认后就决定和我一起寻找雪蚕蛊毒的线索。一来唤醒我的记忆,二来为藏冰报仇。只是没想到苗条儿把他的老伙计都找来了。

  刘老五和狼老哥说了我的情况:我叫笑二,在一个帝陵里失踪了。失踪之前我就是失忆的。我有一个包,我失踪前放在帝陵入口处让血禅兽看着。是刘老五听了血禅兽说的,把包给了一个叫思琪的人。因为我的雪蚕蛊毒中的很奇怪,也就是说很可能是我认识的人给我中的。至于我,还是藏冰,狂人藏冰。狼老哥说不管什么时候,在他心里我都是他的老——狂人藏冰。

  听了和没听一样。我失忆之前还是失忆的,所以我没在意什么。只不过不同的是这次我的失忆是我自己屏蔽了自己的意识。因为是一种无法想象的痛苦和恐惧让我的潜意识屏蔽了记忆,忘却痛苦和恐惧。

  我看着黑牙,黑牙道:“二爷,你就叫我黑牙吧”。

  苗条儿道:“风四,好像我记得我以前也叫过你黑牙,你好像很不高兴啊”。拉牛牛66

  黑牙笑着道:“苗叔,你是长辈吗。哈哈……”。

  狼老哥笑着道:“风四,我和苗条儿是一辈,我老弟是不是也是你的长辈”。

  黑牙又笑着道:“都是个称呼罢了。我和二爷是英雄相惜,没那么多规矩”。

  我有些被他们感染,哈哈笑道:“不错,都是个称呼罢了,没那么多规矩”。然后我看着黑牙道:“四哥”。

  我哈哈大笑着。黑牙楞了一下道:“好,好,兄弟,只不过你的事没有结果前你还是叫我黑牙吧”。

  九月十九。西安。聚笑山庄。

  人都齐了。刘老五在西安。

  雪蚕蛊毒的线索要从我身上找。

  我感觉狼老哥他们有很多事没有和我说,他肯定是为了我好。我们打算去找一座万鬼哭坟炼魂局,因为狼老哥说这个局能让我恢复记忆。

  来西安是找一个人,一个懂蛊毒的人。一个把狼老哥给我的玉佩叫:“无心”的人。这个人在秦岭一带。

  我到了西安,一个人到的西安。因为我打算去找和我吃饺子的人,在西安等我的人,她可能就是:“思琪”。

  还是狼老哥住的那个酒店。

  我看着纸上的电话号码,心情复杂,激动万分。深呼吸了几口后,我了血禅兽的脑袋,拨通了电话。电话那头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你好,哪位”?

  我道:“我找思琪”。

  电话那头道:“对不起,我们老板不在,你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我会转达给她的”。拉牛牛66

  我松了口气道:“怎么能联系到她呢”?

  电话那头道:“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打这个电话能找到你吗?我会转达给我们老板的”。

  电话掉在地上,激动的心情瞬间冷却。我心里有一种失落感,很痛苦的失落感。我呆着,不知为什么,眼里有了泪花……

  我和失魂一样在大街上走着。脑袋里什么感觉也没有。

  坐着抽了很多烟,莫名其妙的感觉。晚上八点多以后,我有些清醒了,才发现血禅兽不见了。回到酒店,躺在床上,抽着烟……

  有人敲门后我看了看表,九点整。

  门外的是刘老五和马子淘,刘老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