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开窍(1/2)

加入书签

  很久很久……我被瞎子叫醒了,感觉怪怪的。

  瞎子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让你睡着了听我说的那些话。可以出去了”。

  西瓜的睡着了能听到什么?

  外面死人,司令和陈天仁还是坐在那。我看到他们三个看着我身后,脸上是不可思议的表情,我回过头去。

  “西瓜的”我顺口说。

  瞎子好像老了十几岁。那时我心里武侠小说里的传功什么的都出来了。

  瞎子说:“好了,我任务也完成了。你不要谢我,我什么也没教你,只是在你睡着的时候对你说了许多话”。

  我刚想问我怎么什么感觉也没有,被瞎子挥手示意制止。

  他却说道:“你不要谢我,我是还,不是传。你的天份很高很高,或许来自于先祖的遗传。神算讲究的是天份,后天的学习不重要。神算伤神,你每月可算三次,多算一次折寿三年。世间万物都有定数,以后多做善事,师傅只传了我神算,术数只有我师兄懂”。

  我刚想问怎么算?

  瞎子继续说道:“该说的能说的我都说了,你还没开窍,等开窍了什么都会懂。天机泄露太多,必造天遣。你们走吧,我也要走了。记住,不能给自己算,逆天而行后悔终生”。

  说完瞎子走出房门,接着大门,顺路远去。

  听到我还没开窍,我心里有火。看到瞎子的表情,好似家都不要了。我刚想追,司令笑出声来学着瞎子的声音:“你还没开窍”。说完大笑。死人盯着司令看,司令感觉到不对,也不笑了。

  我无可奈何的着我的脑袋拍拍说:“我真没开窍吗”。

  说完我后悔了,西瓜的,三个都大笑起来。

  离开瞎子家,我们就打算回邯郸。一路商量来商量去,我头都大了。最后我向他们三个宣布:不管什么诅咒神算,乱七八糟的,都滚他个西瓜。我们继续我们的辉煌下半生。

  回到邯郸后,陈天仁联系的人还是没人接手珠子。死人提议不行少点,陈天仁不同意。说五亿买个长生,这是最少了。我们只好继续等。

  司令每天做他的本职工作,捣鼓他的铁匠本事。死人每天研究他的风水和字典。我没事和陈天仁聊天。懂了不少。

  所谓开窍,就是渐悟和顿悟的区别。渐悟如静坐参禅。顿悟就是突然就明白了。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转眼到了九月份,我们三个的驾照八月份就拿到手了。买了辆二手面包,没事开着练。司令捣鼓了很多奇怪的玩意,一天没事我们四个聊天,司令说不如我们出去在开工吧。

  司令把下地叫开工。

  以前聊天我们知道陈天仁在河南出的事,就问他具体情况。西瓜的他开始还不说,最后让司令给无赖的说了。

  无赖就是:吃饭说些影响食yu的话;睡觉他去打铁;你做事他捣乱。我们是默认了。

  当年,陈天仁和六个人下地干活。在河南新郑出了事。他那时候不懂风水,现在想了想当时的情况,那个墓四面高,就是一个四面楚歌的死局。

  当时他们在一个叫李刚的带领下,打盗洞进到一个土木结构的墓室里,里面有三个石棺。中间的是主棺,墓室结构完好,没有被盗过的痕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