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节:最后一晚,拍卖初夜1(1/2)

加入书签

  云纤纤躺在床上嚎叫了三四天,伤得好像不轻,而绿翘则被赶去了柴房,幸好她生来皮糙比较经得打,这才捡回了半条命。百度搜索,金牡丹将她锁在柴房里,不给她水喝,不给她饭吃,每天只丢给她两个硬邦邦的窝窝头,永远有做不完的活儿等着她。

  叶蓝荞去见过她两次,觉得自己下手有些狠了,偶尔会送些食物给她,绿翘甚为感激。

  这两天,殷妈妈的病倒是大好了,面色一日比一日红润。她整日都眉开眼笑的,心情似乎极好。

  用过午膳,一向沉默寡言的母亲突然关上了房门,拉她到窗口坐下,拍着她的手背,沉声道:“荞儿,你冷静一点听娘说。其实娘一直有件事情瞒着你……”

  “有什么事情,娘亲尽管直说。”叶蓝荞早知道她有事情瞒着她,只是没想到她会对自己坦白。

  “你爹爹回京城了。”殷妈妈的声音放得极低,像是怕吓着她。

  “爹爹?”叶蓝荞捏了一把汗,她记得穿越来到这里前,也是在一个风平浪静的下午,从歌舞厅回来的母亲满心欢喜地拉着她的手,告诉她,她的父亲叶成凯回来了,来接她们母女去过好日子了。叶蓝荞有些好奇,这个爹爹是否和叶成凯一样,他也是一个抛妻弃女的衣冠禽兽吗?

  “是的。其实娘亲这些天一直是在装病,娘亲不想离开金凤楼。你爹当应过我的,他一定会回来接我的。十六年了,他总算回来了。”殷妈妈氤氲着水汽的眸子扬起来,眼角的皱眉透露着岁月的无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