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1/2)

加入书签

  都是你害的-第四章01

  第四章

  「小姐,我说……你没事吧?」

  雷靖看著眼前冒冒失失撞过来的女人,竟然开始傻愣愣看著自己的模样,其实心里头有些不悦,但嘴里却还是关心的冷声问著。

  刚刚他正在开会,但是会议开到一半,他才发现自己把估计好的预算资料放在办公室里了。

  他一向不喜欢别人进出他的办公室,只好动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想去拿个资料,不料才走到一半,就被这女人给撞的正著。

  通常有事的都不会是他,因为他块头高大,想要撞倒他,叫橄榄选手来或是相扑选手或许还有可能,那倒楣的当然就是撞到他的家伙了。

  只是没想到,竟然是这一个小女人撞到自己,而且刚刚那样一撞,他竟然还有种熟悉的感觉……

  雷靖眯起晶灿黝黑的眼眸,看著眼前的小女人。

  她的身材娇小,样子看起来就像不到二十岁的小女孩,小小的脸蛋还不及他一只手的手掌大……

  等等,这一段怎麽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雷靖愣了一下,又继续打量著女人,她还有一头及肩的柔顺长发,只是此刻是用夹子固定了起来,掩盖了她大半清丽的容颜,

  为什麽……这女人越看越熟悉……好像……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我没事,也没受伤、那那那那个……我还要面试,先走了!」夏以恩这时才清醒过来,赶紧想到自己一定要快点脚底抹油闪人才行,结巴的讲完话就拎著公事包以迅雷不及的速度消失。

  「喂!等等啊……小姐……你的高跟鞋……」雷靖拿著剩下一只的高跟鞋呆站在原地看著夏以恩消失的方向。

  她跑那麽快是怎麽一回事……活像是被人追杀,他……就有哪麽恐怖吗?

  雷靖叹了一口气,只好认命的收拾起掉在地上散落一地的资料文件,也连著那剩下的一只高跟鞋也一并的带回自己的办公室去了。

  天啊!好险好险……夏以恩跑到了远处的女厕所内,边喘著大气边拍著口……

  为什麽那个男人会在这里!?

  她以为自己今生今世都不会再见到他了,从知道自己怀孕那天过後,以防有人找上门来,她就已经飞快的带著表妹搬到了另一个住处去,而後也是很平静的……

  她休学了,改换了一种可以在家里自学的方式考到了设计的执照,因为她的肚子一天比一天还要大了起来……而且还是双胞胎,那种肚子大起来的速度简直就是就像灌了风的气球一样!

  才不到四个月的时间,她的肚子就活像是别人已经怀了九个月的身孕一样,圆滚滚的……这样子,哪还能继续在学校读书啊……

  後来,她半隐瞒的渡过了十个月,好不容易才把孩子生下来,才赶回去乡下跟父亲他们告知,果不期然的……

  一开始老爸和老妈可是气到把她赶出了家门,可是终於也在几天後,表妹发挥了她厉害的”劝说”下,老爸老妈才不忍心的又把自己给接回去照顾。

  她,好不容易才把孩子生下来,这一次遇到他……

  不知道他有没有认出自己来了?如果有……那这份工作绝对不能接了……可惜啊,这里的薪水比别家设计公司的可是高上了两倍以上啊!

  不止待遇好,福利也好,还有周休假可休,现在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了……却还要放弃……

  「咦?你不是今天要去面试的设计师吗?怎麽还杵在这里……面试的时间早就已经过了两分钟了……」碰巧从男厕走出来的岳任扬,一出来就看到了一个女人手上拿著一推设计资料傻傻的站在那里,一看就知道是今天要面试的设计师之ㄧ……

  看她好像在发呆的样子,他不仅忍不住出声提醒了他一下。

  夏以恩听到了超过两分钟,马上顿时就清醒了过来。

  超过了!面试时间超过了!她得快点去才行……

  夏以恩赶紧跑到镜子前整理一下自己的仪容,确定没问题後才拔腿冲往面试的房间去。

  岳任扬瞪大眼的看著那麽急速奔离的身影,本来想说要提醒她高跟鞋没拿的……

  就这样,迷糊的夏以恩又再度的遗忘了她仅剩一只的高跟鞋冲去面试……

  「你就是……夏以恩小姐吗?」一脸严肃的面试人员此时一脸抽搐的看著双脚赤裸冲进面试室的女人。

  「是,我、我就是,对不起,我因为……一点小事,所以耽误了一下。」

  「……没关系,那请问夏小姐,你是没穿著鞋子就赶过来的吗?」另外一名的面试人员则是眉头抽搐的看著她。

  夏以恩闻言,马上低头看著自己的双脚…

  咦?啊……她的鞋子呢?

  君莫笑楔子

  书名:君莫笑

  楔子

  夜黑风高,弯月如钩。

  时间是凌晨一点钟,地点是在义大利的隐密高山区。

  在这里,有一所高级的私人豪宅别墅,面积占了大半的山头,外观壮丽,墙头却是漆黑的让人感到冷硬沉闷,庞大建筑外头,停了八辆黑色轿车,两辆在左侧别墅、两辆在右侧,屋子前後也各停了两辆,车身则由高能的铝合金所造,轮胎设有防滑防爆装置,乾净晶亮的车窗隐隐可见到螺旋状的种种子弹痕,可见得每部都是安置了高级厚实的防弹玻璃。

  建筑外的环境冷肃,周围的戒备森严,不管是在左侧门还是後侧门皆站有数名身穿迷彩军服的壮硕军人,手拿冲锋枪还有配备Ak47的制步枪,脸上尽是肃杀的严肃神情。

  这时,豪宅别墅外如同鸟笼门般的大门,远方隐隐约约的驶来一辆白色的奔驰跑车。跑车上坐有两人,开车驾驶的是一名风姿妖艳的艳丽女子,女人留有波浪红色长发,身段窈窕玲珑,身穿宝石红的名牌礼服,更是衬托她火辣的波涛涌与感无双的容貌,女人的脸上是一附玩世不恭的轻挑神情,彷佛不论发生何事都永远是这副神情。

  而妖艳女人的左侧,则是坐著一名身穿梅兰白和服的女子。女子身型纤细却绝不柔弱,皮肤白皙犹如透明的碎晶,像是稍微用力一碰就会碎裂般的脆弱姣好,她的头发只用著一支白玉簪子高高的挽起乌黑柔顺的秀发,露出了她诱人的美丽脖子,纤细又柔白线条美的不可思议。

  而高级的洁白和服,恰恰好遮盖了到女人的前领脖子上,女人的神色淡定平静,丝毫没有任何的情绪表露在脸上,有的只是不识人间烟火那样美丽仙女般的缥缈。

  如画美人,赏美之人皆爱看。

  更何况又是这样娇细纤弱,看似楚楚可怜的清雅美人呢?

  在加上她身旁又有身穿火红礼服的火辣女子,一看就是鲜明的对比,一个像是洁白高雅的水仙花,一个就像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