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1/2)

加入书签

  都是你害的-第二章01

  唉呦!头好痛、好晕……这是怎麽一回事?

  夏以恩抚著脖子转了转,因为头痛及颈子上的痛,她一张秀气的小脸几乎全皱在一起。

  她忍著头痛的不适,逼自己集中神的看著周围身处的陌生房间。

  夏以恩的视力及嗅觉一向很好,就算在只开了一盏夜灯微暗的房间中她仍然也很清楚的看到这里很豪华又高级的摆设,还有空气中弥漫得一股淡淡的古龙水香味。

  奇怪,这里到底是哪里?

  她怎麽会在这里?她记得自己明明是在等公车的啊,怎麽会……夏以恩呆呆的张著小嘴,努力的回想自己怎麽会在这里的原因。

  啊!她想起来了,她遇到了三个像「变形金刚」的猛男,他们说了一大堆她都听不懂的话,然後他们想抓她,她挣扎想逃跑,只是後来她听到了其中一个人说了什麽後……要让她睡一下,她就只感觉到脖子後面突然好痛,然後眼前所看到的一切忽然一暗、自己的意识变得模糊,最後她昏过去了……

  等等!那这麽说来……她是被绑架了!?

  不会吧!她可是平凡到不行,家里穷困……呃,说实话是还过得去,长相清秀中庸跟人与世无争的无名小女子而已,怎麽会被绑架啦!夏以恩在心理不断的哀嚎。

  不对,现在想这个也於事无补,她一定要逃跑才行。

  对,她得快离开这里才行,心理一旦做了决定後,夏以恩马上就豪不犹豫的马上行动开始在找出去的门。

  只是这间房间实在是有点太大了,加上有连接书房的门与浴室、更衣间的门,以至於让夏以恩花了一些时间才找到可以出去的大门。

  「找到了!一定是这扇门。」通常看起来比较大的门就一定是要出去的门,夏以恩高兴的打开大门想往外头冲,哪知才踏出前一脚就撞到一堵强壮宽厚的膛。

  「啊!」夏以恩因爲来不及停下来,而重重的撞进那强壮的膛里。

  「好痛……」她马上痛得捂住自己的鼻子,眼眶含著泪珠,那样子看起来异常的惹人怜爱。

  鼻子虽然很痛,但是夏以恩很快的就意识到,自己撞到了人,那岂不就表示她逃跑失败了吗?

  一思及此,她马上慌张的想推开自己撞进的怀抱中,但是抱著她的大手却紧紧的搂著自己的腰身不放,这令她惊慌极了。

  「你……放开我。」夏以恩挣扎的搥打著那宽厚强壮的膛,只是以她那如小啄米般的力气,对男人来说实在是不痛不养。

  发现自己的挣扎依然无效,夏以恩愠怒的抬起头来,只是当她看到了男人的长相後不仅傻了眼。

  那是一张俊美得教人屏息的面容,怎……怎麽会有人长的如此的俊帅?而眼眸如此的充满狂妄、霸气甚至深邃黝黑到,彷佛会把人的灵魂给吸进似的那般令人著迷,以及如刀雕刻似的个轮廓,身材高大结实,壮硕健美的身体无一丝赘,完美无瑕的肌理甚至胜过大理石雕像。

  唯一可惜的是他俊美的脸上神色可以说是近乎冷酷,不过这更是显示出他本身散发出的霸道气息。

  夏以恩在心理不禁赞叹了起来,而那双晶亮无暇的大眼则是目不转睛的看著眼前的男人。

  她看的入迷极了,以致於男人打横将她抱起,走至卧室里的大床她也浑然不知,直到被放在床上後她才猛然回神。

  天啊!她在干什麽?

  竟然因为看男人看到入迷,而白白的错过可以偷偷逃跑的机会,她怎麽这麽愚蠢啊!

  不!不行,她……她得想办法才行,要是走不了,她可以感觉到……自己一定会「出事」啦!

  一想到这里,夏以恩整个人就感到害怕、不安,眼眶开始聚集了泪水,浑身都颤抖了起来,但是她仍然在表面上装得很冷静。

  冷静!她在心理努力得逼自己冷静下来,想了想後才吞吞吾吾的开口。

  「那……那个……我……我不是自愿到这里来的,我本来在等公车的,只是後来有人把我抓来……,反正我只知道我醒来後就躺在这里了……哎呀!总之,我的意思是……一定是你们搞错了,这一切都是……误会。」夏以恩越说头就越低,一张小脸就像要贴在地上一样让人看不见她的表情。

  听完夏以恩说的话後,男人仍然是站著不动,一句话也没说,只是那犀利的幽深双眸还是紧紧的盯著夏以恩。

  夏以恩见男人不说话,以为她是同意了自己的说法,於是就有点开心了起来的开口说。「那我要回家了,你不用送我了,再见,啊……不对、不对,是永远不见才对。」说完後她马上站起身冲往大门。

  只是就在夏以恩跑没几步,她纤细的腰肢马上就被一双大手用力的抱住。

  「啊!」

  男人强硬的把她拥在怀里,然後,快速得低下头将自己冰冷的薄唇贴向夏以恩粉嫩的小嘴。

  「唔唔唔唔!」不不不不会吧,不是要放他走吗!?

  还有,他竟然吻她!夏以恩不敢置信吓得睁大眼睛。

  「你你……你……」夏以恩想说话,但是男人的唇依然紧紧的贴住她的小嘴,让她没办法说话。

  她开始挣扎了起来,小手则是搥打著男人强硬的大手。

  终於,男人离开她的小口了,只是他的双手就像捆住人的绳子一样,紧紧的圈住她的娇小身体不放开。

  覆在她娇小的身子上,在夏以恩来不及反应过来时,男人又将自己的唇狠狠得吻住了她。

  「唔……」

  拜托,不要吻我了,我快窒息了,夏以恩在心里默默的为自己哀掉,小脸则是因为不能呼吸而满脸红通通的。

  只是这一次不一样的是,男人开始用他那火热的舌尖舔弄起夏以恩柔软的粉嫩唇瓣,企图闯入她的甜美小口里。

  感觉唇瓣被舔的夏以恩震住了一下。

  「张开你的小嘴。」见压在底下的女人不肯张开小嘴,男人终於不耐烦的开口说话,声音低沉,而语气之中则透露出一丝冷冽及威胁。

  「不要!」

  夏以恩虽然心里很害怕,但是为了保护自己的「贞」,她绝对、绝对不会任他摆布的。

  「既然你收了钱,那就要好好的尽你要做的事才对,你没有拒绝我的权利。」男人的口气中充满轻蔑,表情冷冷的说。

  「我说过了,我不知道什麽钱!你们抓错人了,你到底有没有听到?」听男人口气中,对她好像就像她是来陪他上床的妓女一样,这令夏以恩不禁恼怒了起来,要是可以,她还真想送他一拳。

  「我现在只知道在我房间里的,就是我的。」男人不管她说什麽,直接霸道的宣布。

  「你!你怎麽可以这麽霸道、这麽不讲理?」夏以恩气呼呼的说著,小脸更是因为生气而变得更通红。

  虽然是在微暗的空间中,但是男人却还是很清楚的看到,身下女人那小巧的瓜子脸上气呼呼的可爱表情,不知道为什麽,看她那可爱的表情,竟让他下半身的欲望瞬间然烧了起来。

  「喂!你说话啊,不要以为你不说话就没事,我……唔!」夏以恩完全忘了之前对男人的害怕而开始开骂了起来,只是这次她还是只说一半,就被男人趁机再一次吻住了,而且还用舌头撬开她的牙关探入她的甜蜜小嘴里。

  「嗯……不……不要……」夏以恩早被吻的头晕转向,只不过还是在做无谓的挣扎。

  听到夏以恩的拒绝,令男人不悦的皱起眉,眼神转为更是深邃,他离开她的小口,直接伸手撩起她的t恤,扯下了她的衣,大手鲁的搓揉起她软绵绵的丰上。

  「啊……痛……」脆弱的娇被如此暴的搓揉,令夏以恩忍不住痛叫出声。

  「你……住手……不要,拜托……」夏以恩忍著泪水,可怜兮兮的望著眼前俊美的男人,希望他可以高抬贵手放过她这只无辜的小羊。

  只是她那如泣如诉的可怜模样,看在男人的眼里,更是把他下半身的欲望彻底的唤醒过来了。

  他眼神一暗,便将薄唇再度霸道的吻上了她,舌头更是窜入她的口中,吸吮、紧缠,汲取她口中甜美的一切。

  夏以恩只感觉到被吻的全身都使不上力,整个脑袋都昏沉沉的。

  男人被她的青涩的反应与甜美给迷住了,吻的更是深入。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可以光凭一个吻就让他控制不了,没想到这次竟会败在一个陪过许多男人上床的女人身上,这令他有点不悦了起来,虽然他在心里十分排斥也压抑自己不要碰她的唇,但是嚐过了她甜美的滋味,却叫他舍不得离开也不想放开

  都是你害的-第二章02

  好孩子不可以看=保护级

  ───────────────────────────────────────

  夏以恩只觉得像是有道电流,瞬间窜遍她的全身,令她整个人都不能自己,也不再排斥男人的吻,反而让双手不由自主紧紧的抱住了男人,让自己娇小的身躯可以拱向他。

  男人见夏以恩突然柔顺的抱紧自己,黑眸燃烧的欲火更是热烈,他放开了夏以恩甜蜜的小嘴,还沾著一丝丝的银丝,而充满欲望的眼神开始缓缓的浏览她的全身,双手也开始触她柔嫩光滑的肌肤。

  白皙无瑕的柔嫩触感让他了上瘾,他爱极了她那白皙无瑕的肌肤,而丰满娇上那两株粉嫩颤抖的小红点更是诱惑他低下头开始舔弄了起来。

  「啊……」夏以恩咬著下唇,被舒服的感觉给逗弄得不知如何是好。

  没想到她接过了这麽多客人,身子依然还是这麽滑嫩,那对丰上的花蕊竟然还是粉红色的,这著实是让他吃惊,只是另ㄧ方面又想到她这美丽的身体,早已经让他以外的许多男人碰过,他就感到不知名的愤怒占据他的脑海,他张开口惩罚似的啮咬著夏以恩脆弱的柔嫩花蕊。

  「别……啊……」感觉到眼前男人的愤怒,她想问是怎麽回事,但是前被咬的疼痛与快感让她说不出话来。

  男人不理会她的叫喊,嘴巴改为贪婪的吸吮,另ㄧ边则是用他那略带糙的手指温柔得揉动、挤压,甚至是轻扯。

  「呃啊……啊……」前那强烈的快感,令她粉红色的蓓蕾迅速的紧绷,整个身体就像要融化般一样,瘫在床上娇喘著。

  「你……」她觉得自己连动都动不了,更别说是好好说上一句话了。

  听到那娇媚销魂的叫声,他只感觉下身更加紧绷,虽然很难受,但是他现在突然却很想听听身下女人,用这撩人心弦的娇啼声叫喊他的名字。

  雷靖望著身下那张满是通红的小脸,偎在她耳边,用低沉得足以蛊惑人心的嗓音低语地道:「叫我靖。」

  说完後他还轻咬了夏以恩白皙小巧的敏感耳朵。

  「啊……靖……靖……」

  听到那低沉的又感彷佛带有魔魅人心的声音,那让她就像被诱惑般不自觉的脱口有出。

  一听到她那娇腻就像在对他撒娇的声音时,雷靖愣住了。

  世界上怎麽会有如此美妙又撩人的声音?

  他突然喜欢上了她叫他名字时的那种感觉与声音,他想再听更多更多……但是现在,该死的!他已经快要忍不住了想要法上贯穿她、在她温暖的小里冲刺的强烈欲望了,他想要马上占有她!

  他的大手马上伸往夏以恩的双腿间。

  「啊!不……不行,不可以……」察觉雷靖将双手伸往她双腿的动作,这让她突然清醒了一大半,她惊慌的摇头,夹紧了自己洁白无瑕的双腿。

  「把腿张开。」看到夏以恩夹紧了双腿,而且还再度拒绝自己,这让他本来想好好疼惜她的念头,突然瞬间消失。

  「不要!」她惊慌的夹紧了双腿。

  「不要?你只不过是别人花钱叫来服侍我的女人,你没有资格也没有权利拒绝,我要你所做的任何事。」雷靖从来没有被人拒绝过,对於身下女人的不听话这让他失去了理智,冷怒的说出伤人的话。

  「什麽!你说什麽?你竟然说我是……我讨厌你、讨厌、讨厌死了。」夏以恩被他说出的话给气死了,他竟然真的把自己当成了陪人上床的妓女一样,明明是他搞错人了……

  「我说过了,你没有资格这麽说,现在你只能乖乖的张开双腿,求我进入你的体内,任我摆布!」雷靖刚刚的温柔不在复见,强硬的拉开她紧闭得双腿。

  「你……」夏以恩不敢置信地瞪著雷靖掏出他已硬挺欲望的举动,不敢想像自己接下来会遭到怎样的对待。

  将自已置於夏以恩被撑开成不自然角度的双腿间,雷靖毫不留情地把腰往前一挺,硬生生地将自己过大的昂扬进入她狭隘紧绷、毫无润泽的神秘花园内。

  「啊─不要!不要……」

  好痛!她觉得自己像是快被撕裂成两半了,破身的痛令她的泪水忍不住的滚落下来,一双小手拼命的堆打著在她体内的男人。

  缺乏润泽与爱抚的後果很快地显现出来,强烈的痛楚伴随著一丝血腥味弥漫在两人之间与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房间里。

  「你怎麽会这麽紧?」雷靖差点被她狭窄的小给夹得先解放了出来,而後他又闻到了血的味道,这令他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她……难道是处女?不!这是不可能的,这跟他早先听到的完全不一样……

  这几天他因为在处理公司里有人盗用公款及签合约的事,而好几天没睡好,所以相对的,他的脾气也变得非常暴躁,只是在自己的员工面前他是不会表现出来的,只有跟了他多年的手下与他的好朋友才会知道。

  所以就在他今天处理完後,他就接到好友岳任扬的电话,「靖,我知道你这几天心情一定很差,所以我帮你准备了一个小礼物。」岳任扬语带神秘不正经的说。

  「你在说什麽?」雷靖听不懂好友在电话里那暧昧的口气是什麽意思。

  「哈哈哈,我帮你叫了一个漂亮的小姐,身材好、长的又漂亮,她技术更是好的不得了,保证可以让你这几天紧绷的心情,等会全都舒服到忘光光。」

  「我不需要。」雷靖马上拒绝,冷冷的说。

  他从来不缺女人,以他是名闻遐迩、雷氏企业跨国集团的大总裁,这就让想往他身上倒贴的女人多到数不清了。

  更何况雷靖又长的如此俊帅,身材又高大壮,那双幽黑深邃的黑眸更是迷倒了许多女人,所以他从来不缺女人,更何况是去花钱叫一个女人陪他上床。

  「你别这麽说嘛,反正我叫都叫了,而且她可是很多人排队也很难等到的小姐耶,况且我也请你那三个手下去接人了,算算时间,那女人差不多在你房间等你去好好「享用」她,好啦,我现在很忙,等你「享用」完後,明天在告诉我心得。」岳任扬不等雷靖回拒就快速的挂断了电话。

  告诉他心得?他要他怎麽告诉他心得,又不是小学生在看阅读测验还要写阅读心得……雷靖有时候真是会被他的好友给气死。

  他本来想等回到房间後直接叫那个女人离开,只不过就在刚好他要进房,而从这小妮子似乎想偷偷跑走而撞到他时,一见到她那惹人怜爱的可爱模样後,他楞住了。

  她的样子看起来就像不到二十岁的小女孩,小小的脸蛋还不及他一只手的手掌大,一头乌黑亮丽的柔顺长发绑成了马尾,粉嫩的红唇,小巧微挺的鼻子,还有一双深深吸引住他目光的清澈大眼,但是包覆在衣服底下娇小玲珑的身体,早就成熟到了像朵绽放美丽花瓣的花朵。

  而在吻过她那喋喋不休的小嘴後,他不得不说这女人的味道实在就像是甜得像刚成熟的樱桃般令人舍不得松口。

  没想到这次岳任扬给他找的女人竟然能吸引住他了,可惜的是,她是个已经「阅人无数」的女人……

  回想起好友说的话,雷靖更加坚信身下的女人更不可能还是未经人事的处女,但是一想到她早被许多男人碰过,他的心里头就莫名奇妙的感到很不是滋味,更加的加速了下身抽送的律动。

  「啊啊!」雷靖又是一个刻意残忍的穿刺动作,让夏以恩痛得闷哼出声。

  「你……走开,不要……我好痛,呜……」被撕烈的痛楚与被雷靖狠狠的律动给弄得很痛的夏以恩,再也逼不了自己冷静,她泪流满面的推打压在自己身上豪不留情刺穿她的男人。

  「你……」看到夏以恩流满眼泪与苍白的小脸,这让雷靖的心倏地感到心疼与不舍,他停下了律动的动作,低下头给了夏以恩一个温柔又深入的吻。

  「唔……」夏以恩也被他温柔的吻给吻到停下了推拒的动作。

  在一阵热烈的深吻後,雷靖慢慢将手指伸往她的腿间,触著她乾涩的花瓣,中指与食指按住花瓣中的小核温柔得慢慢摩擦。

  「嗯……啊……」本来处在撕裂痛楚中的夏以恩,也因为雷靖那温柔的爱抚逗弄,而渐渐得感到一丝丝的舒服,白皙的肌肤也都泛起了淡淡的粉红色。

  看著夏以恩那娇媚忘情的娇吟,雷靖只感觉自己胯下的坚挺变得更加硕大,

  但是他却硬是忍住了想刺穿这甜美身体的冲动。

  该死的!他何必去顾虑一个身经百战早已不是处女的女人?只因为她那流下的滴滴泪水,就让从来对一切都很冷然的他感到不舍了起来……

  他现在只想不顾一切的在她温缓、紧致的小内很狠的冲刺,但是他却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