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1/2)

加入书签

  丑女大翻身-楔子

  台北是个街市热闹,人声鼎沸、有时还会常常交通拥挤的城市。

  但是台北虽说是热闹,却也还是有偏僻且人烟稀少的地方,就在台北的都会区里,一个幽静的小巷子里有ㄧ栋老旧fqxs的房子,有间名叫「欧shubaoinfo罗亚」的高级咖啡馆,正是开设在这人烟稀少的地方。

  话说回来它虽是开设在这称不上热闹,而且还可以说是常常没有半个影子的都会区巷子里,但是咖啡馆每天只要到营业时间,生意却是好的不得了,甚至有时候还要先事先预约才有空位呢!

  而且客人的水准也是相当的高,不是知名人士、粉领族,就是来这边谈生意的高阶主管跟大老板。

  不过它生意好还是有别的原因的,因为只要是想变美及爱美的女人,几乎没有人是不知晓「欧shubaoinfo罗亚」这间咖啡馆的。

  是的,虽然它是一间咖啡馆,但却也是间名符其实的高级美容馆。

  一边是经营咖啡馆,另外一边则是空间广阔的私人美容中心。

  由外头厚重雕花装饰的檀香木门看来就知道是经由名家特别设计,充满低调清静的风格。

  进去後却是令人眼眸一亮的典雅装潢,充满复古风味,而利用原木来打造的空间,只要ㄧ煮起咖啡,原木吸收了咖啡香味後,再缓缓的散发出来,一整天都可以闻得到。

  尤其咖啡馆这边空间不大,原木发出的咖啡香,带有ㄧ点点甜味,也就是让有许多除了来美容以外的客人来过ㄧ次,就难以忘怀且喜欢沉溺在这里的另一个原因。

  而开设这间咖啡馆兼美容中心的,更是由四位艳如桃李、与众不同的女人所开设的。

  据说她们的专长及兴趣,就是专门喜欢改造毫不起眼的丑小鸭,把她们改变成令人眼眸为之ㄧ亮的天鹅。

  最怪的是,有时就连在路边看到的路人,她们要是看不下去别人身上的打扮,就会硬是死缠烂打的,硬是说要帮人免费改造、甚至还分文不收,这点大概就是令众人最想不透的一点了吧。

  这群特别的女人分别是──

  屠六月,有著一张看不出年龄的娃娃脸,可以说是一个柔似春风有时又千娇百媚的女人,学有一身的柔道、空手道,身兼店长及美容、按摩师一职,是个活力十足又迷糊的女人。

  罗静轩,面容娇美可人,个x却冷冽低调,有时甚至还冷若冰霜的令人发寒、非常的j明能干,职业是有名的c画家,在店里是专门负责安排预约时间及彩妆师的职务,是年纪最小的女人。

  冯歆,留有一头天生的黑色自然卷发,有一张x感妩媚的脸孔、身材又婀娜多姿的中英混血儿,十足的家世有钱的千金大小姐,职业是全球首屈一指的时尚模特儿及美发师,在模特儿界占有非常高的地位,是里头最开放也最健谈的女人。

  沉湘,一个清秀可人,神经大条的小女人,职业是漫画家,在店里则是负责煮咖啡及甜点以及帮客人保养皮肤,煮的东西好吃的令人赞不绝口,可惜是个超级爱钱的女人。

  她们每个人,都有令别人赞叹的专长,众多的追求者,只不过这些小姐们,早就决定把重心都一心一意的放在事业上,不再依靠那青春期才有的可笑爱情……

  而她们现在殊不知的是,爱神的箭早已经悄悄s在她们的身上……,准备在她们身上开始,这一个个浪漫、搞笑又漫长的爱情故事……。

  纤纤巧手-01

  「嗯……再下面一点,对……对……就是那里,用力一点……」一声声娇柔妩媚的女人呻吟,由房里传了出来,断断续续的呻吟声,不由得令人产生了无限的遐想。

  「啊……天啊!好舒服喔……」娇柔的呻吟声,这次叫的更大声了,但是在门外听的人耳里,她们都面红赤耳、颇微尴尬的看著发出呻吟声的房间,又互看了同是坐在椅子上等待的人一眼,便不敢多说什麽,因为她们都知道,等一下搞不好自己也会因为太舒服;也忍不住发出那种羞死人的声音……

  「拜托!我的大小姐,能不能请你乖乖的闭上嘴巴不要再发出这种声音啊?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我对你做了什麽呢!」屠六月实在是受不了了,皱著眉头的扬声打断了暧昧的呻吟声。

  「你说这什麽话嘛,我会发出这种声音,还不都是你害的。」简巧巧趴在躺床上,头也不抬的故作哀怨道。

  「但是哪有人像你这麽夸张叫的这麽大声?听的我**皮疙瘩都快掉满地了。」屠六月给了她一记大白眼,没好气的说著。

  「那是因为你技术实在是……太好了,我才会忍不出叫出声好不好?」简巧巧这次头抬了起来,看向在上方的屠六月,反驳的说著,「要不然,你可以去找你的客人证实,我相信她们一定也都是跟我一样,只是都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而已,而我呢,只是顺从自己的感受,不压抑自己这样才是最好的,你懂了没?」简巧巧故意不让屠六月有机会发言,见机抢先说完。

  「哼!也只不过是按摩而已,哪来的压抑不压抑的?」屠六月知道自己理亏,怎麽讲也不可能讲得赢这个鬼灵j的伶牙利齿,报复x的往她脆弱的地方突地一压。

  「哇—-!痛!痛死了……」简巧巧一如她自己所说的,顺从自己的感受、不压抑自己,毫无形象的放声尖叫了出来,听得在外面等待的人,顿时吓得流了满头的冷汗,个个满脸疑问。

  不是很舒服的吗?

  「屠·六·月!你是故意的喔?」简巧巧眼角含著泪,手扶著腰,生气的指控道。

  「我怎麽敢呢?我只是想让你”顺从自己的感受”而已啊。」屠六月耸耸肩,一脸无辜的表情,彷佛自己是没做错事的小孩般。

  「你……」简巧巧错愕的望著她,没想到自己说的话,会被她堵回来,而自己又没办法反驳,气恼的嘟起小嘴。

  「好啦!好啦!不跟你闹了,我等会还有客人,你快回家去吧。」屠六月知道自己这次赢了,心情大好的准备赶人。

  「喂!哪有人朋友像你这样的,竟然要赶我走。」简巧巧不服的大喊。

  「我哪有,这次要不是你吵著要我帮你舒压按摩,我也不需要去叫静轩帮我从新安排预约的时间,然後还要被她威胁请一顿"豪华大餐"了」说到这个,屠六月原本好心情的语气,顿时的冷了下来,然後还狠瞪了她一眼。

  「你倒是说说看,像我这样的朋友有什麽不好的?嗯?」屠六月娇颜突地漾开温柔的笑容,语气变的轻柔的质问,但是看在简巧巧的眼里……不妙!

  笑里藏刀啊!

  「咳咳咳!最近天气有点转凉了,我想我有点感冒了,还是趁早去看医生比较好,我先走啦,你不用送我了,就这样啦!bye~~」徜装轻咳几声,简巧巧随口掰了一个理由,然後以迅雷不及的速度……溜之大吉。

  随口掰了一个理由,然後以迅雷不及的速度……溜之大吉。

  「哼!算你跑的快。」屠六月自鼻腔冷哼一声,便大踏步的走出房间,喊道:「下一位……」

  *  *   *   *   *   *

  而在忙了一天後,屠六月总算是把整整要美体雕塑、按摩舒压的那些客人却都解决了。但也让她累的有些无力,而倒在休息室的沙发上。

  「该死的,今天客人怎麽特别多啊」她把头埋在沙发上的抱枕里。痛苦的低说了几句。

  也正巧忙完美发工作的冯歆,刚好开门就找了个空位先坐了下来,今天的生意可是特别好,也让她忙的快喘不过气来了,一忙完,她就累的决定马上要在休息室躺著休息,没想到一进门就先看到屠六月已经率先趴倒在沙发上

  「今天人好多啊,我都快累死了!」冯歆把两只细长的美腿,用著很不雅观的动作放在桌子上,看起来一点也没有平常在外优雅的形象。

  「冯大模特儿,请你注意你的姿势,底裤都被我看光了。」屠六月抚著头翻了一下白眼。

  谁能想到平常在外声望名闻遐迩、红到外国去人称x感小尤物的冯歆,在熟人的面前却是这副德x,如果把这不优雅的姿态用照相机照一张,拍卖给那些疯狂的男粉丝,不知道可不可以卖很多钱

  「屠六月,你最好快把你现在脑子里所想的坏念头打消。」冯歆眯著漂亮的凤眼,语气带著警告意味的劝说自己的好友。

  「呵呵呵人家哪有什麽坏念头。」没想到冯歆竟然知道,自己心里头所想那个邪恶的念头,真不块是她屠六月交了十年的好友啊。

  「我当然知道你在想什麽了,看你那个表情就知道了!」冯歆用著保养有素的纤细手指猛戳著她的额头。

  哼,跟她情同姐妹这麽多年,她哪会不知道呢?

  都是你害的-楔子

  冬日下午接近黄昏的傍晚,早上天气本来还有点闷热,但是现在却慢慢的开始转凉了。

  这令从早上因为上班而累的要死,而晚上还要去上课只有中午能有一丁点补眠时间的夏以恩来说……实在是种折磨。

  因为转凉的天气,会令人冷的不想起床、或者是懒的起床,要不然就是……因为凉而舒服到睡的过头。

  很显然的,现在匆匆忙忙的从床上跳起来一头长发凌乱在找东西的女孩,就是因为凉而舒服到睡的过头那一种人。

  夏以恩醒来後发现自己已经快濒临迟到边缘,而焦急的发出尖叫声。

  「惨了啦!快迟到了啦……呜……早知道就不要这麽贪睡了。」

  她的尖叫声大到就连在楼上批衣服的老王都听的到,更不用说是这个跟夏以恩同住一个屋檐下的表妹。

  她在客厅就听到那如同杀猪般,呃……不对,要更正一下,是像要被宰杀的猪一样而发出尖叫的声音,像是已经听怪不怪的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专心继续上她的做她的报告,而无视於那在房间续而尖叫声後,所发出乒乒乓乓的声音。

  房里在乒乒乓乓五分钟後,顿时安静了下来,再来就只见夏以恩chu鲁的打开房门,身上背著一个看似重量不轻的背包,以急快的速度冲到了大门口穿起鞋子来了。

  「我要赶快去上课了,晚餐的话,就麻烦你今天先吃外面的罗!」夏以恩叮咛著专心用著电脑的表妹。

  「嗯。」郑婷尹慵懒的回答,然後还是继续敲她的电脑。

  「记住,不要忘记给我去买晚餐来吃,知不知道?」夏以恩又说。

  「喔。」回答还是跟上一个一样,仍然还是在敲键盘。

  「还有……」夏以恩还要继续说。

  「我知道你要说什麽,现在要是再不快点,你上课就来不及了。」郑婷尹终於停下了手边敲键盘的作业,一张漂亮的小脸微皱著眉头冷冷的打断了她的话。

  「对喔!我快来不及了,记得我说的话喔,那我出门罗。」夏以恩慌忙的打开门,用跑的下了楼梯,赶去搭公车了。

  郑婷尹看著她飞快的身影摇头叹气,唉!她都已经18岁了,又不是没满十岁的小孩,她怎麽还把自己当成小孩子一样呢?

  郑婷尹又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後,依旧fqxs继续敲键盘。

  「呼……」搭上公车的夏以恩微喘地叹了一口气,幸好有赶上公车,要不然她若是迟到,没有被点到名,可是会被当掉的。

  还有半年,她一定要撑过去才行,只要毕了业,那她就可以松一口气不用再让爸妈担心了,想到这里夏以恩就不禁愉悦的扬起唇角泛出了淡淡的微笑。

  ※     ※     ※

  傍晚,快接近十点时学校终於下课了,跟同学道别後,夏以恩就独自一个人走在要往公车站牌的路上,在这里要是超过了十点,路上可以几乎说是没什麽人了,所以当她走到公车站牌时,那里也没有人在等公车了。

  夏以恩低头看看手表,嗯……十点二十五分,还有五分钟下一班公车才会来。

  不知道这麽晚了婷尹睡了没?她有没有听话去买晚餐来吃呢?正当她认真陷入思考时,她是不会有什麽警觉心的,所以就连她的周围悄悄的走出了好几个高大的人影,她也浑然不知。

  「就是她吗?」

  这时夏以恩还是在自己的思考世界中,她猛地听到有人在说话的声音,著实的吓了一大跳。

  「啊?」照理说这种时候都不会有人的,她抬头想看是谁在说话,只见眼前有三个高大而且身体都壮硕到像……呃,「变形金刚」的男人,全都在看著她。

  「确定她就是今晚要来陪老大的女人?」其中一个壮汉直看著她像是在打量似的皱著眉对站在两旁的同伴问。

  干什麽?他们干嘛ㄧ直看著这边?

  该不会……糟糕!这里没有什麽人,他们该不是要抢劫吧?虽然自己有学过防身术,但是……一次三个,而且都是「金刚级」的自己怎麽可能有胜算啦!呜……希望他们不是要抢劫我,夏以恩在心中哀嚎著抱怨自己怎麽会这麽倒楣,但是眼神还是直直得望著三名壮汉,生怕他们趁她不注意时就对自己怎麽样,那可就惨了。

  「应该不会错,准时十点半在这里等的女人。」另ㄧ名最高的壮汉说著。

  「一定没有错啦!在这里等的就只有她一人,不是她还有谁?我们赶快把她带回去交差啦!」另ㄧ名说话比较暴躁的壮汉不管是不是,他只想赶快办完事好回家,所以不耐的说著。

  「女人!你跟我们走。」壮汉接著不耐烦的对著在发呆地夏以恩叫著。

  本来就有点害怕壮汉会对自己不利的夏以恩,突然听到壮汉叫她的声音时,懗呆了。

  啊?什麽??不……不会吧?他……他是在叫我吗?夏以恩不太相信的看看四周,心理十分得希望他们是在叫别人,但是很惨的,左边……没有别人,右边……也没有!这里除了她还有这三个壮的像「变形金刚」的壮汉以外,没有别人了。

  「不用看了,就是你没错!」说话暴躁的壮汉对著她低吼。

  「我……我……我才不要,我为什麽要跟你们走?我又不认识你们。」夏以恩摇摇头拒绝,准备了拔腿想狂奔的预备动作,她确定自己没有看过他们也不认识他们啊,她为什麽要跟他们走,所以还是快逃好保命。

  「哼哼!想走?既然收了钱那就要好好的尽你要做的「工作」才对,走!。」彷佛知道夏以恩心里有逃走的念头,壮汉在她准备逃跑的动作前,就已经快速的强扣住夏以恩的小手,硬拖著她走。

  钱?什麽钱啊?他在说什麽……不对、不对!现在不是想问题的时候,她得快逃才行,虽然手被拉得很痛,她仍然还是使力挣扎,然後大声的求救叫嚷。「你们找错人了!我不知道你们说的什麽钱……喂!你们听到了没?放……放开我啦!有没有人啊?救命啊!」她放声大叫。

  「真是吵死人的女人!」状汉捂起耳朵,恼怒shubaojie的低吼著。

  「那就让她睡一会。」另ㄧ名壮汉说完後,手马上一伸往夏以恩的脖子後面重重的打了一下。

  「啊!」她痛叫出声後便昏了过去……

  ※     ※     ※

  半夜时,睡到一半的郑婷尹突然觉得口渴,所以只好起床下楼去倒杯水来解渴,正当她喝完水後准备上楼时,她耳尖的听到了大门轻轻被打开的声音。

  睡眼惺忪的她一听到声响马上就清醒了过来,有小偷,她心生警戒快速的跑去拿了一支铁制的球b,在楼下厕所屏息等待,准备要给小偷ㄧ顿「chu饱」的,好好享受一番。

  但是,只见进来的娇小人影後,郑婷尹愣住了。

  这不是她那十二点之前就会回来的表姐吗?现在都几点了她才回来,郑婷尹看看时钟,现在都半夜四点多了耶!而且,她的走路姿势及动作都十分的……奇特怎麽像是螃蟹走路一样?嗯……实在是太可疑了,她这麽晚回来一定有问题!

  夏以恩神色慌张的进来後,便放轻脚步小心翼翼得走,偷偷mm的像是怕被人发现得跑回自己房间去了。

  夏以恩进房後,松了一口气。

  好家在没有吵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