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请教(1/2)

加入书签

  怎么一脚就把他踢出那么远,简直就是飞出去了,把窗户玻璃都撞碎了,一定是荆轲杀人术吧?”

  华天行笑道:“那只是五禽戏,要用上了荆轲的杀人术,那严书早死了,还什么只断了两根肋骨,这小子我一见了就生气,仗势欺人,仗着自己父亲是个什么卫生部长,就可以横冲直撞的,一看就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下次我看他在嘚瑟的话,我非在打断他两根肋骨好好地教训教训他,叫他知道尊老爱幼,叫他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哼!”

  几个人聊着天却不知道在隔着几张桌子对过还坐着四五个人,一直在窥视着华天行这一桌子,不时的探头探脑向着华天行他们几个看着,有时候还指指点点的,华天行他们并不知道。

  华天行越说越生气,高寒问道:“天行,你说我多长时间能学会那五禽戏?”

  华天行笑道:“只是招式有个十天八天就行了,要是积蓄内力可就说不准了,我是从小大约五岁的时候我爷爷就教我,大约在十五六岁,是十六岁才有气感,到了十九岁的时候才能用气感探讨病灶,这内力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积蓄起来的,再说到了飞针刺穴,以气御针我更是练了多少年,也可以说是不但枯燥寂寞而且还挨了多少揍才学成了,晚上我爷爷不让睡觉,让我摸他身上的穴位,只要摸错了,就是一顿鸡毛掸子,有时候打得我是遍体鳞伤,我妈妈老是抱着我哭,不让我学了,那次我妈妈抱着我跪在爷爷脚下哀求我爷爷,说能不能轻点打,可是爷爷连我妈也打了一顿,从那以后妈妈在也不敢说了,最让我生气的是,我爷爷把我打坏了,几天又把我给治好了,我就再好好坏坏中渡过了我的童年!”

  高寒问道:“那现在你爷爷在哪了?”

  华天行笑道:“还是不说了吧,反正我也找不到他们了,也不知道生死,我是睡了一觉,当我醒来的时候他们就都不在了,一个也找不到了,我就被杨团长找来当了兵,一直到现在我连我家在什么地方住,还有谁都没有半点印象了,现在我就是一个孤儿,说起来还是挺难受的,不说了吧?”

  赵紫月正听得出神,想着听华天行说下去,因为华天行那天在她家里已经说了一半没说完,正想继续听下去,突然听得一个男子的声音传了过来:“咦,尼玛的,在这里穷白话什么,这几个女子可是天姿国色吧,这他妈的也太牛逼了,喂,这吃饭没地,不如我们拼一桌好不好,这顿饭钱老子出了?”

  华天行抬头看着说话的男子,男子身后还站着四个人,华天行扭头看了看只见还有还几张桌子空着没人坐,知道这又是找事的,华天行笑道:“那边还有空桌,你们还是到那边去吧,我们这里已经很挤了,再说我们也不你欢迎你们和我们在一起吃饭,走吧,别没事找事了?”

  高寒冷着一张脸看着这几个人说道:“滚蛋,谁愿意和你们这样的无赖在一起,再不走我打110了?”

  梦芙蓉更是刚听到华天行讲到有趣的地方,还没听够,看着这几个人搅局,立即站了起来喝道:“服务员,把你们经理叫来,把这几个无赖赶走,干嘛在这里不让人家吃清闲?”

  梦芙蓉这样一叫唤,所有大厅里的吃客都站了起来向这梦芙蓉看了过来,只见开始说话的男子嬉笑着看着梦芙蓉,伸手在梦芙蓉的下颚摸了一把笑道:“这长得可真水灵,怎么,今晚上就陪老子一晚上,老子不会亏待你们几个的,跟着这小子有什么出息,你们看看,他一副穷酸样吧?”

  那男子话音一落只听得“啪”的一声,那男子早被梦芙蓉一记大嘴巴子煽在脸上,只听得梦芙蓉骂道:“流氓,真是找死!”

  被打的男子伸手摸了摸被打的脸,嬉皮笑脸看着梦芙蓉说道:“还真尼玛的的幸福啊,能让美人摸摸脸也是前生修来的福啊,哈哈哈。”

  身后跟来的几个人哄笑了起来:“跟着我们老大不会亏待你们几个的,今晚上一定叫你们感到就一个字,爽!”

  几个人顿时大笑了起来。

  这时楼上下来了几个人领头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戴着一副眼镜的男人,身后领着几个保镖似的人走了下来喊道:“谁,干嘛在这里闹事,你们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都给老子滚蛋?”

  那个被梦芙蓉打的男子扭头看着眼镜男“尼玛的,说谁呢?”

  眼睛男一抬头愣住了,立刻满脸笑容的说道:“不知是老板内弟,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到底是什么人在这里不识抬举,怎么回事?”

  眼镜男子变了脸色看着华天行这桌子上几个人:“你们能在这吃就吃不吃就滚蛋,不要再这里闹事。”

  眼镜男子看到了华天行桌子上几个女子就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