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活该(1/2)

加入书签

  华天行走着走着只见好一片白雾,那个牌楼似若隐若现隐蔽在浓雾之中,及至走到了面前方看清果然是家乡原来的牌楼子,只见上边金钩铁划苍劲有力的三个大字小华庄,华天行此刻却是心内惊异暗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做梦还是真的,不觉信步向里边走去,只见不远处一个少女正在洗衣服,华天行定睛一看这不是自己的小妹妹么,于是三步并作两步急忙跑了过去,口中大喊:“小妹,小妹,你怎么在这里呢?”

  只见小妹妹扭头看了看看华天行好像是根本没看见有人,华天行在定睛一看哪里还有小妹的影子,华天行心中若有所失,自自语说道:“难道是太虚幻境,怎么刚刚看见妹妹人怎么就不见了呢,奇怪,真是奇怪!”华天行在扭头看看那座牌坊还是依然坐落在远处,心下生疑,不觉继续往前走,走着走着只见前方出现了一座青堂瓦舍的四合院子,心中更加奇怪了,心中不觉得念道:“这不是我家么,绝对就是我家!”

  华天行几步就跑了进去,大喊:“爷爷,爷爷,爷爷你在哪,您在家么,我是天行啊,你在哪里,爷爷?”

  华天行看着房中的陈设依稀就是自己的家,那床自己盖过的被子和褥子都还完好,爷爷常用的出诊木箱还在那里,不觉伸手翻开木箱,只见那里有一卷厚厚的书册,只见上边写着青囊经三个篆字,依稀还是爷爷亲手写上去的,再看还有一卷荆轲杀人剑术的手抄本放在里边,正在迟疑间只见爷爷从外边走了进来,华天行大喜,一抱抱住了爷爷喜极而泣说道:“爷爷,我总算找到你了,你们都到那里去了,为什么把我送到另一个世界,我对那里非常陌生,我好想你?”

  爷爷搂着华天行的头慈祥的笑道:“时也,命也,人不能与天和命挣,也挣不了,你只要把爷爷的青囊经好好地传下去,爷爷就知足了,还有那本剑术和我的五禽戏修好会更进一层,你这辈子就足以自保了,爷爷也不会在牵挂你了,我很放心了,你走吧,爷爷会看着你的?”

  华天行抓着华佗的手说是也不放说道:“爷爷,我是不会离开你的,这次绝对不会离开你!”

  只见华佗笑着抚摸华天行的头说道:“天意难违,你好自为之,不要给我丢脸,这里还有一卷心经是我在你体内输入的,好好修炼,不要辜负爷爷reads;!”

  华天行只见爷爷的身体越来越不清晰,渐渐成为一团雾逐渐消失在空气中,华天新手里还是紧紧赚着那三本书,眼看着爷爷在自己眼前消逝不见了,不由大急:“爷爷呀,爷爷,你带着我,为什么只留下我一个人在这世上!”

  华天行自己站在那里愣,弄不明白到底生了什么事,到底是梦幻还是真实,呆呆站在那里傻,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一阵清风在眼前吹过,华天行摇了摇头好像是清醒了,四处一看,那里还有牌楼,哪里还有爷爷的身影,小妹那就更是不见了,不由得四处查看,只见不远处一座巨大的荒冢,一座巨大的青石碑立在那里,不由慢慢走了过去,只见青石碑上赫然写着医仙华陀之墓,华天行看着石碑不觉跪在碑前放声大哭,哭够多时,不觉得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睡梦中只见华佗再次出现看着华天行说道:“孙子,天行我们已作故人了,你走后我被曹操丞相相请,那曹丞相是个多疑之人,他挟天子以令诸侯,是一个绝世枭雄,我就死在他的大狱之中,这都是天意,你不要想着报复,你现在离我们那时候已经是两千年了,人生如梦,转眼就是百年,只要你好爷爷就放心了,凡事不要与命挣,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孩子,我走了,地上凉,早早回去吧!”

  华天行伸手一把抓去,好疼,睁开眼睛一看却是抓在了一颗细小的洋槐树上,那长长的刺已经扎在了自己的手上,华天行一下子跳了起来,伸手拔出了洋槐刺,看着眼前这一座大青石碑眼泪又流了出来,正在心疼,只听得远处有人喊道:“华教官,华教官,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华天行扭头看着远处,只见燕无风带着一大群战士在四处喊叫,伸手檫了擦眼泪稳定了一下绪喊道:“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山谷的回荡不断的四面回响。

  燕无风听到了回声急忙带着一帮战士跑了过来,燕无风看着华天行说道:“华教官,你到哪里去了,真叫我好找,吓死我了,整整找了你三天,可算找到了,你到哪里去了?”

  华天行诧异地说道:“三天,怎么会呢,也就不一会的时间怎么就三天了,不会吧?”

  所有的人都看着华天行点了点头:“确实是三天,我们把这里都翻到了,可惜就是没看见你,你怎么出来的,在哪里出来的?”混蛋陆飞看着华天行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