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梦幻世界(1/2)

加入书签

  华天行一个铁板桥刚刚躲过王老道的全身冲击,刚刚站直身子哪知王老道双手扑在地上十指犹如如弹簧在地上一撑整个身子又弹了回来,不过是脚在前身子在后,双脚直踏华天行的胸口而来,快如疾风,绝无征兆,华天行索性又是一个铁板桥身子向后仰去,不过是双脚蜷起,当老道的身子再次掠过自己身上的时候却是双脚一个喜鹊登枝向着王老道的前胸踹去,只听得王老道大叫一声:“啊也!”王道到整个身子被华天行直踹得向上飞了起来,此时大家看的是惊心动魄,豆腐除了一声惊叹:“好!踹死他,踹死他!”

  此时混蛋陆飞已被大家救了回来,站在那里看着没命的大喊大叫:“好,踢死这个老混蛋,使劲踢!”

  华天行把老道士蹬上了半空,华天行也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抽出长剑跳起身子,将剑指向老道士,剑尖此时已是挽成无数个剑花罩向王老道,把老道的整个身子罩进了剑幕之中,,眼看着王老道整个身子已经进入了剑幕,只要进入了剑幕那是九死无生的下场,哪知道王老道士就在这千钧一之际竟然手舞拂尘,搭在了长剑之上,借这剑势旋转之力一个飞身纵了出去,那身姿简直犹如一只巨大的苍鹰姿势煞是好看,竟然飞了出去,只是那柄拂尘纷纷断裂,落在地上,在见老道落在地上手中拿着一个光秃秃的拂尘柄在手中,只听得老道士说道:“好剑法,真是一把杀人的快剑,老道佩服,只是可惜这把好手惊人落在了凡尘,可惜!可惜!”

  华天行看着王老道还在喋喋不休,笑道:“难得王老道心这么好,好像是一个世外高人,可惜已经落入畜生道中,令人不齿!”

  王老道看着华天行谩骂自己好像并不生气,还在评头论足的嘟囔着,华天行看着王老道继续说道:“你说你到现在祸害多少人了,怎么还不死!”

  王老道看着华天行说道:“再来,老道到是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本事,还有多少本事没施展出来?”

  老道士说着手拿一根光杆的拂尘柄又扑了上来,说着话,挥起手中的拂尘柄向着华天行打来,只是那拂尘柄到了华天行面前突然就成了一柄两指宽三尺五的长剑,剑刃薄如纸却锋利无比,夹着一缕冷风向着华天星的脸上砍了过来。众人都是吃了一惊,哪里想到老道士这么阴险,无所不用其极,华天行也是大吃一惊,急忙挥剑去挡,哪曾想到那把剑竟然丝毫不受力,砍在华天行的长剑上竟然弯曲,渐渐直插华天行前胸,华天行急忙闪身那长剑在划破了华天行的衣服,只听得“哗嗤”一声,华天行的迷彩服已被剑尖豁开一条长长的口子,剑尖在前胸已划破了一浅浅的伤口,鲜血流了出来,只听得老道士说道:“可惜!可惜!”

  也不知道老道士说的是什么意思,是说华天行受伤可惜还是什么别的什么,华天行伸手摸了一下粘在手里的血,在自己舌头上舔了一下“呸,你这个老混蛋,血是要用血来尝,先不要得意!”

  老道士看着华天行的的眼睛叹了口气:“可惜这样一个练武的好坯子,就这样死了,多可惜!”

  老道士此刻就像是一个悲天闵人的雕刻巨匠损毁了一块即将成型的精品,一种无上惋惜的大师一样看着华天行直摇头。

  华天行看着王老道说道:“老混蛋,再来,你还有多伤的阴谋诡计都拿出来吧,老子等着呢?”

  华天行说着一步步踏向王老道士,突然提剑向着王老道士直劈了过去,看看长剑即将劈到王老道士的脑袋,突然收剑回撤,猛地一一脚踹向了老道士的小腹,“噗,哎哟!”只见老道士身体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王老道做梦也没先到华天行这么狡猾,一时疏忽却遭了华天行的道,只听的华天行冷笑道:“偷袭谁不会,死老道!”

  王老道摔倒子地上,一个翻身又爬了起来,手持再窄剑向着华天行孟朴过来,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