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杀人(1/2)

加入书签

  那女子踏前一步就要动手,只听到一个声音喝道:“井上,退后?”

  被称作井上的女子立即像个缩脖鸡一般立即:“哈衣”一声退了回去,华天行听不懂岛国语言,看着井上退了回去立即嘲弄的说道:“缩脖鸡,怎么老实了,怎么不敢了,我说你就是个奴才?”

  今生使劲瞪了华天行一眼不再说话,只听得银舞看着华天行说道:“华医生,赶快看病,如果你治不好这人的病,在这里你再强也必死无疑,这里不是你逞强的地方?”

  华天行想了想瞥了一眼银舞笑道:“你也穿着白大褂,你们岛国人可真是像鬼一样见不得人么?”

  只听到一声怒喝,华天行听不懂的岛国语言,华天行看着怒喝的人也跟着喊道:“你鬼叫什么,你没见那两个人都是死人么,死人能救活么,这两个人都是心肌梗赛,已经死了半小时了,尼玛的,可真是个混蛋,你自己?”

  怒喝之人一愣好心很诧异。

  怒喝的人一愣看着身边的人,那人也许是个医生,走了过去伸手在那两个人的脉腕上摸了摸点了点头又退了回去,怒喝之人又说了几句话还是岛国语言,华天行也不理睬,那个外国黄毛此刻站了起来,走过去拿起听诊器在两个四人的前胸听了听,摇了摇头嘟囔着不知道是什么言语,大概也是说死人怎么救,或者是说还真是日本猪之类的话,没人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也许在华天行的思维中岛国女鬼或者听得懂。

  不一会进来了四个男子推着两辆车,两个人抬一个把两个死人抬了出去,紧接着又推进两个病人,把病人抬到了床上向着怒喝之人嘟囔着说了一番鬼话,好像是在介绍病人的病况是什么病的样子,那人点了点头,两个人走了出去,这时银舞看着华天行说道:“这两个人可没死,你要是也治不好大约你真得去死了,银舞的话音刚落那个黄毛外国人走了过去,拿起听诊器在两个人的胸前听了听,好想再挑一个好治的病人,听听这个,在听听那个,最后在一个人女病人面前停了下来,认真的拿起听诊器在那女子的胸前仔细的听了起来,然后在那女子的脚心挠了几下,远远看去那女子好像很难受的样子,胸腹不断的起伏呼吸困难。

  那个黄毛外国人检查多时坐下身在再按头上写着什么,写完把纸片交给身边的人,意思是化验黑市做什么检查的样子。

  男病人和那女子一样,胸腹一上一下起伏频率更快,好像马上就要咽气的样子,华天行还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华天行心中明白,要真的治不好这个倒霉的病人,命运下场也肯定不会好,现在也只好拖延时间,找机会在逃跑。

  华天行依然在看着病人,过了一会华天行走了过去,站在那男子的身前认真的观察仔细的看着,再过片刻华天行说道:“这个人是肺气肿,肺心病,还有冠心病,拿针来?”

  身边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子也许是护士,还兴许就是岛国专家,大约有四十多岁的样子,穿着白大褂,带着医生的帽子,实际年龄可真看不出多大,听了华天行的说病人的病,好像是很吃惊的样子,华天行也不理睬,只见那病人紧紧的闭着眼睛,已经是奄奄一息了,华天行伸手轻轻把那病人抱起,在身后倚上被子和枕头,形成四十五度角,然后接过针,站在床头前两米之处,然后左手拿着针盒,右手拈针,中拇指捏着针,食指轻轻一弹,一根银针“嗤”的一声,银光一闪,隔着那病人的衣服就刺了进了病人的肌肤之上,这些围观之人,华天行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反正只知道都是岛国的鬼子,只听那些岛国鬼子都忍不住发出一声声惊呼,华天行也不理睬,食指连弹,飞针连闪,只听得“嗤嗤”之声不断,瞬间那病人胸前已经是一十三根银针,形成了一条宛如龙形图案,华天行虽然恨岛国女鬼,可是治起病来就忘记了一切,所谓大医精诚,医者仁心尽显无余。

  华天行走到那病人脚下骑马蹲裆式双手抓住病人双脚,紧紧握住,然后通过涌泉穴

  慢慢的渡入一缕真气,只见那一十三根针,从小腹到前胸的针在一根根跳动,每跳动几下就自动“噗”的一声蹦出了一根,这些岛国的人一个个忍不住发出一声声惊叹,直到最后一根针“噗”的跳了出来,随着银针自动跳出,那男子的呼吸渐渐均匀,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看着华天行说了一句鬼话,大约是说:“是你救了我?”的意思。

  那个黄毛医生看着华天行的一举一动不觉得看得呆了,只觉好像是在施展一种魔术,嘴里不断地说着:“买噶的,买噶的!”华天行也听不懂,自然也就不理他了。

  身边的女子看着华天行这神奇的飞针刺穴,眼中露出了一丝丝既是诧异又是羡慕的神色,佩服的是五体投地的样子,华天行看着那醒过来的男子,又把他抱着转过身子,后背向着床尾,让身边的女子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