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你会因为而我放弃攻打琉云国。美人在美,哪有江山如此多娇。所以,这刀我还给你,从今以后你我两不相欠,天涯陌路不相识!”

  她凄美笑,将最后刀刺向了腹部,顿时股血腥往上翻涌,噗的声,口血喷出,差点倒在地上。

  “落儿!”安诚歌心神顿失,走过去,想要扶住她,却被她把推开。她已他已无瓜葛,他是高高在上的王,而她只是个罪无可赦的犯人,她已身无可恋。

  苏落颜强撑着身子,走到马前,好不容易才抬脚坐了上去,回头看着,满脸悲痛的安诚歌,坦然笑。那是个很纯净的笑容,没有仇恨,没有悲伤,没有责备,更没有感情。

  仿如他们只是初相识,个礼貌而又陌生的笑容。却也是将切看个透彻的坦然笑容。

  天下非为二,南柯终梦23

  仿如他们只是初相识,个礼貌而又陌生的笑容。却也是将切看个透彻的坦然笑容。

  “如果怕我有天会找你报仇,此刻你可以杀了我。”她决绝的留下最后句话,挥鞭随马奔腾而去。鲜血不断从她口中溢出。

  她知道,她马上就要跟随那千千万万的士兵而去,只是不想死在那个人面前,不想让那个人看到自己最后的狼狈。

  看着她绝尘而去的背影,安诚歌飞身跃马跟了过去。“狄步你们几个处理下这里。”

  落儿,你就如此恨我吗?宁愿毁了自己,也不要与我日夜相好,携手百年吗?他的心此刻在经历人生以来最大的起伏,悲痛,悔恨,失落,嫉妒,疯狂。

  寒风呼啸,白雪纷飞,果然晨曦时的阳光,只是场幻境。他拼命追赶着前面的那个身影,不敢移动双眼,怕眨眼她就会消失不见。

  她没有听到后面的追赶身,但是身下的马却越跑越快,寒风刮的她脸阵阵生疼,她亦不管,只是想逃离这个血腥铺天的战场。

  直跑着,直到座高高的悬崖边上,马儿突然停止了脚步,而她亦因为突然的停步,直接从马上摔了下来。

  抬头,视线有些模糊,可她能看到悬崖边上有颗挺拔的松树,此时正迎着寒风冷雪,傲视而立。它的绿衣被披上了层白纱。

  苏落颜只身站起,只手捂住自己的腹部,跌跌撞撞的走到松树下,眼睛眨不眨的看着下面的万丈悬崖。似乎想不到,这巫峡还有这么美的景色,若是在这里看日出日落,定是美不胜收。

  “你要做什么!”突然声绝望里带着浓浓悲怆的怒吼,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苏落颜转头看着跟过来的安诚歌。

  看着他脸上的紧张,看着他眼里的悲痛,想笑,无奈脸上的疼痛让她笑不出来。只是静静的看着他好会儿,才微微开口。“我曾经对慕琉说过,我不属于这个世界,总有天我会回去,我想现在是我该回去的时候了。”

  “你是我安诚歌的女人,没有我的允许,你哪里都不能去!”安诚歌几乎是暴吼出声。失去了冷静与睿智,丢掉了慵懒与闲散。

  天下分为二,南柯终梦24

  “你是我安诚歌的女人,没有我的允许,你哪里都不能去!”安诚歌几乎是暴吼出声。失去了冷静与睿智,丢掉了慵懒与闲散。

  对于他的怒吼,她只是扬了扬嘴角,眼神变的迷蒙而虚幻,她仿佛看到了她的前世与今生,如同走马灯的剧场倒带,每个片段都剪辑在自己面前。

  相遇,相识,相知,她真的该庆幸没有相爱,不然现在的她是该有多痛苦。雪花覆盖了她头青丝,她如同蓝空般的衣服,被染的如同朵盛开的红莲,绝望而悲伤,孤傲而清冷。

  安诚歌,安诚歌心里无数次的念着他的名字。为什么他们之间,就不能和平相处次呢?她本是决定,从琉云国回到金华以后,她愿意试着与他在起。不管他是王爷还是什么,她愿意与他起分担苦乐哀伤,愿意与他并肩携手。

  可是,他却亲手扼杀了这机会。燕容的死,对她的打击,是不会有人体会到的,那种亲手杀死心爱的人是什么感觉,那如同万蚁噬心的疼痛,没有人能体会的。

  苏落颜静静的看着他,用力扯出丝笑容,轻启薄唇,没有恨,没有爱,没有你,没有我,亦没有他,没有生与死,没有苦与悲,天地间只剩片白茫茫的切。

  “若我离去,后会无期。”那刻她看到他眼里惊天动地的恐惧与绝望,那刻,她感觉到,整个世界都变成了透明,死亡在向她靠近。她满心欢喜的迎接着。

  万丈悬崖,抹染血的苍穹不断在坠落,坠落,往想去的地方,到来时的地方,与雪花,起融于这寒冬

  “落儿!”声嘶喊,震动天地,歇斯底里的带着悲怆的绝望。那刻,他看到这生最大的悔恨与失去,他拼命的奔跑,然而悬于半空中的手,依旧空的让他感到莫大的空失与寒冷。

  他看着那抹离他越来越远的身影,心也跟着坠于这万丈悬崖摔的粉碎。整个世界似乎也变的寂寞安静了,静的他只能听到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