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既温文尔雅,又显得精明干练。张小冰在起身相迎的时候,不禁对她露出了由衷敬佩的微笑。

  毫不夸张地说,“三小姐”同时也是目前南中国地区最有影响力的女企业家之。而张小冰对她的欣赏,原因非常简单:她为人真的很厚道!

  ――之前,市的房地产价格高企,市区内的手楼房价约为1万;郊区的就是指离中心城区稍远的地带,则在56千左右。可是“华乐园”在郊区所开发的房子物美价廉,只要34千就可以买到,并且货源充足。另外,考虑到其住宅区离市区较远,交通不便,华乐园小区的物业还专门提供了楼巴供业主出入乘坐,票价只要3元∕人?次,价格低廉且班次准时,乘坐舒适。

  在张小冰的身上,还是保留了点小小的正义感的,因此,“华乐园”的这些人道的做法令她击节称赞。

  到了9月28日的那天,市公司里的头头脑脑都到集团公司的大本营--市去参加庆典活动了,剩下的小蝼蝼们被告知下午可以放假半天。

  哇塞!太好了。

  由于决定在十长假期的时候回北京走趟,所以张小冰利用这个下午在家里大干了通卫生。临到下班时分,她将自己清洗干净,如约前往姑姑家吃晚饭。

  最近的段时间,她有空就往姑姑家里跑。无他,为了探听下消息。饭桌上,她又是番旁敲侧击。

  从姑姑口中得知:李莎已被财局开除,暂时还处于被羁留中。而张小冰所在的集团公司由于受到刘平的牵连,也被检查组大查特查,好在问题不是很大。只是其二级架构公司即:原先张小冰所在的公司被发现存在些挪用和侵占国有财产的问题,数额不是很巨大,因此,只是给公司的周总经理和财务部的直接经手人以记过处分作为处罚。而主使人刘平的罪责尚未有定论,估计将会公布于“李副市长贪污腐化案”的最终审判结果里。

  ――也就是说,刘平被定罪的机率非常之高。张小冰的内心深处对陈涛的精明算计感到丝害怕。

  姑姑说,好在小冰你早就离开了,要不然就算是置身事外,也免不了要被查个里外通透,太烦了。对了,你的小男朋友王光没有被牵连吧?他出国很久了吧?最近有没有回国的计划?

  这三个问题都不是张小冰所能回答的。她和他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她不理解,为什么他会直对自己不理不睬,难道他真的决定和自己分手了吗?――采用冷处理的方式。

  是自己的疏忽,回家之后,还是应该再发电邮问问他,至少需要确定他是安然无恙的。

  “啊,他挺好的,但是最近不会回来。”张小冰如是做答。

  直到张小冰前往飞机场之前,还是没有收到王光的回音。倒是在几天以前,上次张小冰在新加坡认识的那个同集团公司里的同事在给她的回复里说:目前,王光在新加坡切都好,就连功课也跟的不错。那人很知趣,并没有询问她和王光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虽然,在他的心里肯定是有所疑问。

  只要切都好,就行。张小冰背起简单的行囊,潇洒出门。

  在北京首都机场的到达厅里,张小冰遇到了老熟人――陈涛。最近他们可是经常见面,似乎他的工作没有那么忙了,这个月以来,他来了市3趟,每次,都是缠着张小冰,叫她尽地主之谊。而回到北京,居然也不能得到清静,又要被他打扰。

  在他的死缠烂打之下,他陪她去了趟故宫,这是张小冰自从迷上清穿小说之后,最向往的圣地,他定要跟着,她也没办法,只好同意。然后,作为回报,他提出要她跟他上床。

  啊?!没听错吧?张小冰惊得眼珠和下巴都要掉地上了。――不是我要你陪我去的好不好?是你自己定要跟着我的。

  但是,实际情况就是我陪你走了45个小时,你不能翻脸就不认帐呀。

  什么嘛?那你也不能提出这么无耻的要求呀?

  “这怎么能算是无耻要求呢?这可是人的正常生理需要。我是好久都没有了,很想的。难道,你不想吗?!”

  他贴上她的耳边,暧昧地低喃。然后,就把目瞪口呆的她搂进了怀里。他并没有继续激烈的动作,只是只手环抱着她的小腰,另只手有下没下地轻抚着她的后背。

  这种似带了电流的撩拨,使张小冰觉得有丝丝的麻痒感正在从脊柱蹿往心窝,她浑身酥软,根本不想离开这个久违了的充满男性气息的怀抱。

  感觉到怀中的小人儿没有挣脱,反而是在轻轻地颤抖,陈涛不禁微微笑,俯低头,吻上了她那细长的脖颈。伸出舌头,他沿着她的动脉路向上舔,再爬上她敏感的小耳垂,轻咬住她的耳廓,惹出她不可自抑的低声呻吟。扭转方向,他张开嘴,将她的樱桃小嘴和阵阵呢喃并含入口中,开始大口大口地吸吮起来。

  她被他堵住了呼吸,极度缺氧下导致头晕目眩。被他强力拽扯,贴上他的胸口。彼此间的心跳声清晰可闻,好似战鼓擂动,要求这场情人间的角逐激|情地分出个胜负。

  热吻进行中

  ――得意呀,开心呀。不过,他知道她可不会就这么轻易地被自己给色诱失身了,再说,场合也不对。又眷恋不舍地与她的唇舌纠缠了会儿,他终于退了出来,并且放开了怀中的小人。

  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看到了她副欲求不满,恋恋不舍的撩人模样。他强自按捺住自己勃发的欲望,撇撇嘴,晒道:“我就说嘛,这是人正常的生理需要,看你现在的模样就知道了。”

  55555,当张小冰终于从片云山雾照中清醒过来以后,她的脸下子就红到了后耳根。

  这叫以后我还怎么做人呀?尤其,还是在人来人往的大马路上!她只能拔腿猛跑,而身后,某人无所顾忌的大笑声却连绵不绝。

  我该怎样对待你,我的恋人?

  定是由于禁欲太久,好象也不是很久吧?我直都有在写你老的呀?――小11在旁小声嘀咕,生怕被某人听到,当了炮灰。当天晚上,张小冰就做了个带颜色的梦:她躺在床上,被舔吻着面颊。看不清那人的脸孔,只是感到仿似被人轻轻柔柔地拥在怀中,有意无意地触碰着她,下下撩动了她的情怀

  早上醒来,张小冰仍觉脸红心跳,想找苗苗探讨下,可惜她人不在京――趁假期出国玩去了。

  王光,你赶快给我滚出来!否则,就要绿云压顶啦。――此乃张小冰的心声。

  自小到大,她好象还是第次做这种梦。整整天,她都关着手机,足不出户,回避着陈涛。天啊,在自己的潜在意识里,是不是想和他呀?

  晚上,她又给王光发了封电邮。在里她对他说:“赶快给我回复,限期十天。否则,我就和你分手啦。”

  之后剩余的假期里,张小冰都是关闭手机,且寸步不离妈妈的身边。

  可惜,还是在飞机场遇到了这位大爷。她刚刚走过安检通道,就看到陈涛正在不远处斜靠着栏杆,冲着她挤眉弄眼兼嘻皮笑脸。她对他视而不见,绕行欲走。他赶紧追了过来,伸手搭上了她的肩头,边问:“我怎么得罪你啦?专程在这里等你,可你却不理我?”

  “明知故问。”她躲避,甩开了他的手。

  “得啦,别生气,不就是亲了下吗?别那么小心眼儿。”他拉住她的只小手,纂在手里,紧紧不放。

  “放手。”

  “叫你放手!”

  “你倒底放不放?!”

  “行,行,我放还不行吗?”

  “我告诉你,要是你再敢对我动手动脚的,我就不理你了。我说到做到。”张小冰气呼呼地对他说。

  “好,好,遵命。”

  假期结束后刚上班,张小冰就接到了调职通知。话说那天,“三小姐”在惊鸿瞥间,对她产生了好感,特别指明要将她调入公司的“企划调研部”,和之前已经选取了的储备干部们起接受培训。

  从前台接待到“御用红人”,周遭的人事立即就让她品尝了下人情的冷暖。――有巴结她的,有鄙夷她的,有嫉妒她的,下子,她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这虽然不是她的所愿,但是,想到自己居然能得到这位名人的首肯,她也不禁有点飘飘然。

  公司通知,下周全体储备干部赴市接受为期2个月的特别封闭集训。

  当晚,张小冰就把这个消息给了王光。她说:

  “光光,此事于我而言,是个荣誉,我会尽最大的努力争取好的成绩,让我们共勉吧。6天之后,我就出发了,真希望可以在走之前收到你的回复。还有,再过3天,就是你的生日了。想想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们在起度过的美好时刻。那么,你是否觉得有必要和我好好地沟通下呢?祝你生日快乐!小冰”

  3天后,如愿地收到了小鼹鼠的。内容如下:

  “对不起,这么久都没有理会你,不要生我的气。但是我自己都生自己的气。今天是我的生日,整理过去的年,我觉得可以总结成是和你起度过的快乐的年。在结尾的时候,有不协调的地方出现。如你所说,打人――把他打伤的太严重了,是我下手太狠了,而且他跟本没有还手。我开始是气愤,而现在也还没有完全平静下来。目前,我正在专注学业,这边功课很重,又安排了实习,实在抽不出时间回国。我会利用分开的这段时间好好地思考下我们的将来,我现在还没有想好。春节的时候我就回来了,你会等我到那个时候吗?王光”

  会的。她心想。

  略加思索后,张小冰决定在出发前的那个周末和林立见个面。

  自从知道他受了伤以后,她就和他恢复了往来。尤其,是在他住院的那段时间里,她经常会去看望他。他出院的那天,她也有请假去接他。后来,反而没怎么见过面了,俩人就是通通电话。说实话,其实她越来越欣赏他,可恨俩人现在是这么个尴尬的关系,进不得退不得,可惜了。

  她约他在家里见面,她说她想尝试下他家小阿姨的手艺。

  他说,好。

  星期六的下午,他来她家楼下接她。坐在车里,张小冰上上下下地打量他,他略带苍白的脸上,表情有点紧张。看来,他还是没有放开。也罢,趁王光不在的这个时候,是该解决掉这个问题了。

  小阿姨的菜烧的很好,可惜俩人都有点心事重重,所以就剩下好多。小阿姨给他们上了茶以后,就去收拾碗筷。听着厨房里穿出的微小噪音,林立问:“想不想出去走走?”

  “不想,还想喝点茶。”

  “那别说我没有提醒你,再过会儿,她就要走了。到时候我们就成了孤男寡女了。”

  她瞟了他眼,说:“点都不好笑。”

  又过了会儿,小阿姨走了。

  俩人谈起刘平的处境。林立的说法和姑姑的基本相同。他说:“你看,这种人根本不需要你出手,老天都看不过眼。赶上这是个要案,这次,他没个十年八年绝对出不来。以后出来了,也毁了。”

  张小冰默然。――这回可不是什么天意,这是陈涛的手笔。他也真是够狠的:比起自己的预想,这个惩罚可严厉得多。不过,刘平要怪,也得怪他自己,倾吞国家资产,还是这么大的数额。就算是现在让张小冰重新选择,她也还是会做出相同的决定――将他绳之以法。

  静默了阵,林立问张小冰她的近况如何。张小冰说,自己和王光现在的关系稳定,切都好。她告诉他,她将去市接受2个月的培训。

  “原来,是和我告别来啦?”他笑着打趣。可是,笑容却越来越僵,到最后,居然是副快要哭了似的表情。

  之前,虽然已经狠下心,也做出了某种决定。可是,当真的看到个大男人被自己逼上绝境,还是让她的心万分不忍。

  她坐到了他的身边,伸手抱住了他,手在他的后背上轻抚,试图平稳住他的情绪。

  过了好会儿,他坐在那里,仍是动不动,低头不语。

  她忍不住用手托起了他的脸。她真是万分后悔自己的沉不住气。

  ――他,哭了。

  这似乎还是第次别人为她流泪呢。之前,她试想过千百种今天会出现的局面。可是,她算漏了这条。

  手,托着他的脸。然后,她就吻上了他。她的唇小心地触碰着他的干涩的唇,用舌头仔细地为他的增添上湿润。然后,4片花瓣就紧紧地粘合在起,她的丁香小舌进入了他的。

  她环抱着他,虽然不能抱得很满,因为,他已经不是个小孩子了,他有好大的个身躯。可是,此时此刻,他的心也许正脆弱如幼儿。她怜惜地吻着他,舌头卷缠着他的,下下地调逗着他的舌尖。她想让他高兴点,哪怕只是小会儿吧。

  怀中的他有丝丝地轻颤,却还是固执地不理睬她。

  她耐心地继续,不停地用舌尖邀请着他,然后,不理会他的冷静,她自己却先步而动情了,闭起眼睛,她的心里再也没有了其他,只有那个对她最好最温柔最体贴的男人。

  也许,是她的心中所想,透过唇舌传达给了他,他急速地回应起她来。他的手紧搂住了她的腰,越箍越紧,象是,想要把她挤压进自己的胸怀。他的舌头热情地回应她,轻舔着她的,追逐着她的。然后,他的就推着她的,压进了她的口腔里。

  他和她都好兴奋。他用力地嘬吮着她的双唇,牙齿也不轻不重地咬着。她发出满足的轻呼,惹得他更加冒火。他挣脱出她的怀抱,伸手去揪她的衣服,她配合着他,方便他将自己的上半身全体扒光。

  低吼了声,他吻住了她的玫红。

  她眼光迷恋地看着他,此刻的他,象个孩子,会儿亲亲这个,会儿亲亲那个,好久,都不能满足。

  她是在做什么呢?是在背叛她的爱人吧?可是,她觉得,此时此刻,她也好爱好爱眼前的这个。她不去想遥远的那个,而专心致志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仿佛,感受到了她的目光,他抬起头,对她微微地笑。然后,他就吻住了她的嘴,边用双手抓紧她的r房,边吞咬着她,无尽的爱意要怎样向她表达?这样足够吗?你能体会吗?

  “呜,呜。”她发出的声音是对他的回答吗?他紧紧地追索着她的舌尖,与她共舞。他的下身葧起了好大,不用看,他也能感觉得到。他的情欲如波涛汹涌,澎湃激荡,就要淹没了他,和,她。

  努力地,使劲地压制住自己的愿望,他放开了她,他从裤袋里掏出那个小东西--自他接到她要来他家的电话之后,他就去准备了的东西。不期然的,他看到自己的下身支起了个大的帐篷。

  哭笑不得,他将手中的物品递到她的面前。

  她还沉迷在情欲之中,面颊绯红,白得耀眼的身子仍然轻颤。他真想立即马上继续前面刚刚停下的脚步。可是,不行,他,还有要务

  在接到她的电话的瞬间里,他就知道,她要和他了结了,哪怕,是以次缠绵作为代价。如果,是以这次的缠绵为代价,换取他永远地离开她的身边,那么,他不愿意。他要告诉她,他不愿意。

  他想要和她在起,所以,他要送给她――这个。他打开盒子,取出里面精美而闪亮的那枚钻石戒指。据他所知,这是个男人能对个女人所奉献的最珍贵的礼物之。虽然,他能笃定,她不会接受它所代表的那层涵义,但是至少,他要把它送给她,他要让她戴着它。

  执起她的手,不顾她此时的迷茫和楞肿,他将它套上她纤长的手指。

  “不必理会它所代表的涵义,只要知道,这是我的片心意。”――他用眼神向她示意。如果,她执意要离开他,那他,宁愿是让她带着这个离开,而不是象交换似的,给他她的身子。

  虽然,她的身子,是这辈子他最喜爱的样宝贝。可是,他宁愿让她觉得是欠着他的而离开,也不愿接受她如此的馈赠。

  因为,他怕日后想起,会更加后悔更加痛恨自己――放开了她的手。

  所以,此刻,他牢牢抓住她的柔荑。固执的而又绝望的,为什么,她就不能选择他呢?他见过了她的那个他,以种惨烈的方式。当时,他就告诉自己,他不欠他了,所以他任由他的拳脚相加。他甚至是以种报复式的快乐的心态接受着他的。――痛并快乐着。

  只是,她的心并不朝向他,任他如何,也是枉然。他有点羡慕刘平,至少那是个真小人。不象他,连争取都没有过,就败下阵来。

  她的目光投向那枚戒指。今天实在是太意外了,先是他的泪水,然后是它。都是她生命里的第次,说不感动,绝对是骗人的。其实,自己之所以和他约在他的家里见面,也表达了对于他某种行为的默许。没想到,对她的暗示,他却是这么解读的。

  现在,应该是有点尴尬呢?此刻的自己,上半身还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偷眼看他,他也好不到哪里去,那里肿胀得哎,她就不好意思往下说了。

  他顺着她的目光看,脸上也有点儿挂不住。可是也没有什么可以采取的办法,谁叫这物件激动起来快,而就慢呢。轻咳声,他拿过被他丢在旁的她的衣服,准备替她穿上。可是,心里这叫个纠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