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Chapter 119(1/2)

加入书签

  这可能是一个鬼故事

  很显然,夜叉不是神, 也没有看破红尘遁入空门的打算。

  不消片刻, 他已来到熟睡着的立小花旁边, 继而蹲下, 伸手拨弄了一会儿后者乌黑的鬓发,眼底淌过一丝若有若无的怀念。

  那个笨女人……

  他才来到这里五天,但不知怎的, 竟漫长得像是五个月一样。无法否认,自从他意识到自己已经把石原立花当成真正的女人看待后, 所有的东西都变得面目全非了,赶走秋山的时候是,般若在森林里乱窜需要他们分开去找的时候也是。夜叉有些忧虑, 未来的石原立花如果没有他在身边该怎么活着到达京都。

  自家队友可没几个靠谱的。

  “嘶——”

  立小花忽然吃疼,躺在床褥上倒吸一口凉气。

  夜叉下意识地低下头, 见自己手中正捏着一撮脱离了表皮的秀发, 而那落发的主人就这么一瞬不瞬地睁大眼睛瞪着他。

  误会大了。

  “本大爷只是……”

  话刚说到一半,他便看见立小花的眼皮子快速耷拉了下去。敢情这小丫头根本没睡醒, 刚才的反应只不过是条件反射而已。

  半个时辰后, 微风携带着晨曦吹进屋内, 窗外的雾气逐渐消散开来。

  立小花是捂着侧脸起床的。

  “夜叉先生, ”她委屈地蹙起眉头, “我昨晚梦见我被人打了, 那人还拽下了我的头发。”

  还没等对面的夜叉有所回应, 她又惊呼了一声, 因为她发现自己貌似真的少了撮头发。

  见状,夜叉轻挑眉梢,不紧不慢地说道:“你昨晚一直躺在被褥上对着空气拳打脚踢,本大爷还以为出了什么状况,现在看来,肯定是你在做梦的时候以自己把头发给拽下来了。”

  无形甩锅,最为致命。

  而对这件事情完全没印象的立小花几乎当场就相信了夜叉的锅,并且还一个劲儿地梳理头发,试图把缺掉的那一块给遮掩起来。

  “没必要,”夜叉径直走上前,将她掩在耳边的头发往后捋,“还没丑到这种程度。”

  “tat你骗我……”

  “本大爷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夜叉丝毫不觉得这话有什么不妥,只相当随意地拍拍立小花的头,道:“别让本大爷再讲第二遍。”

  武力压制是个好方法。

  一阵插科打诨后便要迎来新的一天。思及此处,立小花不由得看向夜叉,夜叉也非常自觉地转过身去,让背后的人能安心换衣服。

  其实换衣服这些琐事本应交给仆人来做,但石原家却没这个规矩,一是石原矢也不喜欢把孩子养得过于娇惯,二是石原夫人教导有方,她从很久以前就开始手把手地教立小花该怎样打理好个人卫生,时间一长,再有仆人来帮忙倒不怎么习惯了。

  “喂,”夜叉很不耐烦地催促道,“好了没?”

  立小花慌忙整理好下摆:“好了好了。”

  “怎么这么磨蹭。”

  “……心情影响手速。”

  她到现在都还惦记着那几根造孽的毛发。

  见立小花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夜叉也不好再抱怨什么。只见他双眼一眯,嗓音顿时变得低沉了些:“女人,你认为妖怪有没有可能和阴阳师生活在一起?”

  前者表示疑惑:“阴阳师和妖怪不是经常生活在一起么?”

  “本大爷不是那个意思!”

  “有什么可以用来说明的例子吗?”

  “从前有一只威武霸气的高级妖怪和一个笨得无可救药的白痴阴阳师,后来……”夜叉的语言组织能力明显有所欠缺,他紧锁眉头,憋了好一阵子才憋出一句,“后来他们成功地在一起了!”

  ……

  真是难为你了。

  午后,立小花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墙根脚下学布谷鸟叫,和昨天一样,她顺着歪脖子树爬上墙头,打算跳下去与鹤田加崎会合,但出乎意料的,她在中途停了下来。

  “夜叉先生,”她低声问道,“你要和我们一起出去玩吗,京都很热闹的。”

  闻言,夜叉懒懒地扫了她一眼:“本大爷没空。”

  立小花吃瘪,小脸一皱,愤愤地跳下墙头,不过与此同时,夜叉也迅速消失在原地。

  浅蓝色的天幕中没有半丝浮絮,空气也格外清新,但并非每个人的心情都会因此变好。

  感觉到自家妹妹不断散发着低气压,鹤田开口道:“你今天怎么回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