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破(1/2)

加入书签

  拖着疲乏的身子走进家门,梁凤蓉带着老花眼镜在客厅里批改作业,“欢欢,你今天又跟同事去玩了吗”?

  “嗯”,谢欢踟蹰的点点头,“伯母,刚刚我在小区门口碰到了大哥和苑青姐,他们俩怎么…”。

  悌

  “哦,今晚苑青在咱家吃饭,思璟送她回去呢”。悌

  谢欢看她神情,多半是两人走出家门才吵的,所以梁凤蓉不知道,心思一动,道:“不过我看苑青姐不大高兴的样子”?谀

  闻言,梁凤蓉略带无奈的叹了口气,“可能是为了结婚的事吗,今天晚上我特意郑重的跟他们俩提了提,不知思璟在想什么,又说公司在忙着搞开发,要过些时日,我看的出来苑青不高兴,不过那丫头懂事忍着没发作,欢欢,你跟你哥是同一年代的人,以后有机会好好开导开导他”。

  “嗯”,谢欢失魂落魄的点点头,回到房间,睁着眼一直等到一点钟也没见章思璟回来,早上醒来时才知道章思璟昨晚一夜没归。

  没归,想来是睡詹苑青那了吧。

  她控制自己不去胡思乱想,强打起神陪着李东浩询问犯罪嫌疑人,这人是暮市一家幼儿园老板,一个月前喝醉了酒在ktv打伤了客人,这一审就是一个钟头,谢欢把嫌疑人说的一些重要话用本子记下来。谀

  审完后,两人一块回办公室,谢欢忿忿的道:“据公安局送来的资料和他口供,我看各方面证据齐全,完全可以起诉他了,只不过最多坐几个月牢,像这种人仗着自己身份作威作福就该永远关着他不出来”。

  李东浩笑了笑,“你自己也算是半个执法者,应该明白很多事情都是无可奈何的,就像你从前当律师的时候,明明心里清楚这个人可能是犯法的,可作为律师哪怕你的案件人是错的你都得拼尽全力帮他洗清嫌疑”。

  “不管我是什么,我永远都会站在正义的一方”。

  “但愿你能一直保持着这份神”,李东浩意味深长的微笑,推开办公室的门步入,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正坐在里面玩电脑。

  “你是谁,谁准你乱进来的”,李东浩迅速的变脸几步过去捡起桌上的资料。

  男人回眸,摘下挡住大半边脸蓝色的墨镜,一双桀骜不羁的双眼露出来,锥型下巴上,感的薄唇微撇,李东浩吃惊的张大嘴巴,狂喜,“章盛光,你是…前年奥运会的冠军章盛光”?

  “怎么来了”,谢欢同样也吃了一惊,“李哥,他是我二哥”。

  “你二哥回来怎么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啊”,李东浩哈腰过去握住章盛光的手,“你好你好,我是谢欢的同事,也算她半个师傅”。

  章盛光不耐烦的抽回双手,眸中闪过厌恶,右腿一直,突然站起身来,挺拔的身子足足比李东浩高出了半个头。

  “我对你是谁没兴趣”,冰冷的说完一句令人尴尬的话后章盛光重新戴上墨镜,霸道的拽起谢欢往办公室外走。

  “李哥,不好意思啊…”,谢欢朝后面喊了句,就被章盛光牵风筝似的牵了出去。

  “章盛光,你干嘛对我的上司那么没礼貌啊,我以后还要在这里上班的”,谢欢拍了拍他手臂,生气的怨怪。

  “我干嘛要对他有礼貌,他又不是我的谁,而且我看他那张小白脸就恶心,说话跟娘娘腔一样”,章盛光把她拉出检察院大楼,才厌恶的哼道。

  谢欢好笑又好气,“他声音本来就是那个样子,天生的,人家长相都得罪你了”?

  “相由心生,阳怪气的,我敢打赌他肯定不是个好东西”。

  谢欢讥笑,“你都会看相了,干脆改行去当算命先生算了”。

  “我们一见面讨论那些无关的人做什么”,章盛光反感的拉着她往检察院门口走去,一辆没上牌照的白色迈腾停在边上,“车子内部都装饰好了,你自己看看,喜不喜欢”。

  从外面透过窗户贴了太阳膜已经是看不清里面了,谢欢打开门,控制台上装了个崭新的dvd,方向盘、后视镜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