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动(1/2)

加入书签

  第二天,章伟权夫妇连同章盛光也请了假一同送章思璟去邰市上飞机,谢欢借口人不舒服,到底是没去,她怕看到章思璟和詹苑青手牵着一起走进飞机场那副刺眼的画面,借口说人不舒服,梁凤蓉夫妇也没为难她。

  去的路上只有梁凤蓉唠唠叨叨的叮嘱个不停,章思璟偶尔应着,到了飞机场,詹家人也在那等候着,詹副局长亲自过来跟章伟权打了个招呼,拉着詹苑青的手放到章思璟手里,“思璟,我这女儿从小娇生惯养的,在那边人生地不熟,一定要麻烦你照顾我她了”。

  “爸,瞧你说的”,詹苑青不高兴的哼鼻撒娇,“读大学的时候还是我常给思璟做吃的啊”。

  “是吗”?梁凤蓉脸上掠过欣喜,看来儿子跟这姑娘多半是有点什么,还不愿承认。

  “妈,我去回洗手间”,章思璟不禁意的皱眉,转身往洗手间走去,进了男厕所,掏出手机,没有一条短信憬。

  “还在等谁的短信”?洗手台的镜面里露出章盛光兀肃冷的面孔,“谢欢吗”?

  章思璟不语的收起手机,打开水龙头洗手,一旁的章盛光突然用力把她推开,他踉踉跄跄的侧退了几步,沉下英俊的脸,“光子,你干嘛”?

  “我干吗,我还想问你干嘛,脚踏两只船吗,有了谢欢还跟詹苑青勾三搭四”,原本章盛光不明白那晚谢欢流泪的原因,今天来送他算是真正明白过来了,他实在难掩愤怒,“哥,我没想到你是这种人,既然喜欢詹苑青为什么还要去招惹谢欢,你把她当什么了,还是想展示你的魅力有多厉害,很好玩吗”脓。

  “我跟苑青没什么,是她喜欢我,我从来没答应过她…”。

  “就算没有答应过也是暧昧不清,你们没关系会让一个女孩子来你家做饭照顾你吗”。

  “她说已经放弃喜欢我了,只把我当朋友,我有什么办法”。

  “虚伪,都是虚伪,如果你真有很喜欢谢欢就不会撇下她离开”,章盛光大吼,咆哮声引来周围上厕所人的侧目,“你会后悔的,一定会”。

  他一字一句的说完扭头便走,章思璟追了上去,“光子,这段日子拜托你好好照顾下欢欢吗,她可能会想不开,等我回来,如果…我们都还没变,我还是会娶她的”。

  “屁话,好端端的要变做什么,我今天就看死了,四年后你肯定是和詹苑青一块回来”,章盛光摔开他的手,到了关卡处,把章思璟和詹苑青送了进去后,他打电话给谢欢打不通,让章伟权当日上午就开车赶回了暮市,他直奔学校,看到谢欢坐在教室里上课时才松了口气。

  他还真怕这小丫头想不开,幸好比他想象中的好些,心里又有点好笑,他怎么就忘了,谢欢最拿手的就是化悲愤为读书。

  结果过了个星期上完体育课回去时无意中发现谢欢站在他们教室门口,孤零零,低着头,靠着墙壁。

  “阿光,小欢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大事,她可是班上的优等生,哪怕犯点错误老师本不会为难她的…”,易南枫惊奇的道出他的心声。

  章盛光冲了过去,正好下课铃一响,老师也走了出来,见到他立刻唤手道:“盛光,你是谢欢的妹妹,来的正好,你这妹妹到底怎么回事,上课发呆出小差睡觉就算了,默写的单词一个都写不出来,晚自习还天天跟我请假,这几天还开始逃课,这次月考还从年级第一降到了班上二十多名,我们几个老师都对她寄予厚望,她虽然读书厉害,可高中是分秒必争的,落下了点功课就很难跟上去了,再这样下去我都只能去找梁老师好好谈谈了”。

  “老师,你别跟我妈说,我一定会教训教训她”,章盛光撇了谢欢眼,她嘴唇苍白脆弱的抿成一条线,他生气的拽住她手腕拨开人群往安静的地方走去。

  谢欢一路跟着他,难得的沉默,像丢了魂,他气急戳着她脑门,“不就是我哥走了吗,谢欢,你至于这样要死要活吗,你以为是你朱丽叶还是祝英台啊,是不是要去殉情啊”。

  “你别管我”,谢欢像只小野兽似的挥开他的手,“你本没爱过,一点都不明白我心里有多痛苦”。

  “爷是没爱过,爷就算爱了也不会向你一样丢脸,被人甩了你怨天尤人给谁看啊,你以为你不读书他就会回来,你别做梦了,到时候我哥是海外留学生,你就是个文盲,继续滚回农村里去卖西瓜,当一辈子的农民”。

  “不许你说了,不要你来指责我”,谢欢捂住耳朵,无助的逃开。

  她知道,一切她都清楚。

  她也想要将来以了不起的地位站在他面前,可要站起来何其辛苦,他离开的痛带给了她致命的打击啊,她是被遗留下的那个人。

  她像变了个人,自从章思璟离开的第一天和唐栖尝到了喝酒的滋味,便像上了瘾,需要酒来麻木自己。

  上课时无法喝酒,便吃槟榔来刺激自己,到了晚自习有时候和唐栖或者一个人跑去铁路边的悬崖上喝酒。

  看着仿佛没有终点的轨道,再将酒瓶扔下去,她小小年纪却能体会到为什么那么多人愿意做醉鬼,愿意被酒刺激的感觉,好在她每次都没喝醉,最多也只喝到吐,吐完了便没事了。

  时间长了,梁凤蓉也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劝过她很多次,可都没用,又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不好用打的、骂的,只好让章盛光多注意下她。

  章盛光起初还不知道她喝酒,还是有一晚唐栖打电话哆嗦的跟自己说谢欢在后山的崖边上喝酒,喝的迷迷糊糊起身时不小心滑了下去。

  他也没顾及还在上晚自习,急急忙忙往后山冲,好在赶到时唐栖已经扶着惨兮兮的谢欢从小路爬了上来。

  她那副模样披头散发,裤脚、手肘都被撩起来了,擦破了皮,脸和手掌脏兮兮的,挂了几道彩。

  一双眼微混混沌沌,见到他时“哇”的弯腰吐出一堆酸水。“你…你来的正好,她需要…去医院看看”,唐栖瞧着夜色中的章盛光眼神,唯恐自己被他灭了,说话也有点语无伦次,当时谢欢滑下悬崖时,她真吓傻了,“幸好…幸好这个崖不算陡,下面都是树…”。

  “唐栖,你别担心,我没事”,偏偏谢欢还没察觉到好友的害怕,等吐完,虚弱的握紧唐栖的手,“一点都不痛”。

  章盛光霾的瞅了眼地上袋子里装的几罐啤酒,一脚朝悬崖下踢飞,回过头冷然的看着谢欢,“我还以为你有大能耐呢,结果就是跑这种地方喝点啤酒,你喝啤酒算什么本事啊”。

  唐栖和谢欢愣愣的看着他。

  他突然冲过去暴的拖着谢欢往山下走,“你要喝酒,老子陪你喝个够,去酒吧喝,喝白酒,保证醉的你爬都爬不起来”。

  谢欢被他懵懵懂懂拖着往山下走,还是唐栖反应过来,追上去,“你是他哥哥,还带她去喝白酒,疯啦”。

  “既然要喝酒喝个够,老子今天灌死她”,章盛光凶神恶煞的拖着她下山,上的士带她去了以前他去过的一家酒吧,结果保安见谢欢太小了,不让她进,没办法,只好在路边小摊上,让夜宵老板来了瓶烧刀子。

  谢欢先前一点啤酒带来的醉意被他一折腾也完全醒了,看着章盛光替她倒满的一杯白色的体,到底是有点畏惧,这种东西一杯就足够她醉的一塌糊涂了。

  “怎么,怕啦”?章盛光端起一杯倒进自己肚子里,喝完后冷笑,“谢欢,你就是个孬种,逃课敢,喝啤酒敢,现在爷带你来喝真正的酒就怕啦,原来你就这点德行,没本事的话下次就别再…”。

  他话还没说完,谢欢被他激的拿起酒杯一股脑儿的倒进肚子里,火辣辣的味道辣的喉咙、肠道全部痛,她本就憋的痛苦,现在顿觉任何烦恼都没了。

  章盛光暗自骂了句,还想去倒,结果去酒瓶,便发现脑袋有点晕乎乎了,暗呼糟糕,以前大多都是喝啤酒,有几回跟朋友也只是喝上半杯,刚刚一时生气全部喝了没想到这么醉,再看对面的谢欢以前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