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故(下)(1/2)

加入书签

  章思璟幽深温柔的双眼里微微一滞,另一只手也伸过去想握住她时,裤子里的手机突然传来短信的铃声,他拿起一看,眉间轻轻蹙了蹙,片刻抬头道:“欢欢,我个朋友来了暮市,她人生地不熟的我得去看她”。

  “什么朋友大过年的还跑这来”,谢欢不满的嘟嘴,“女的”?

  “男的,他跟家里闹了点矛盾离家出走”,章思璟捏了捏她小脸,“跟我爸妈说一声,我晚上可能不回来了”。

  不等谢欢开口,章思璟便回房加上了件厚衣服匆匆出去了。

  “也可以带朋友来我们家啊,伯父伯母也不会介意的”,谢欢心里莫名嘀咕,总觉得失落,一回头,便对上背后章盛光嘲弄的眼神,“谢欢,有时候看着你真可笑”。

  尖锐的话像占了毒刺,带着一股冷笑话的味道,谢欢心莫名有些许慌张,冲着他背影小声暗骂:“你才可笑”。

  第二日下午,章思璟便回来了,谢欢松了口气,到了一月十几号,章思璟又回了邰市,但他似乎回去后,两人联系的越发少了,直到有一天半夜谢欢起床去上厕所,经过章伟权夫妇的房间时,隐隐听到里面传来梁凤蓉低落落的叹气声,“眼看着孩子们一个个都长大了,说实话,我这心里真的很舍不得,下半年光子也要离开这个家了,我还想着到时候思璟会回来,至少还有个儿子在身边,如今连思璟也…”。

  听到章思璟的名字,谢欢一阵咯噔,情不自禁的贴靠在门上,听章伟权在安抚妻子,“谁叫思璟有本事呢,既然公司这两年也稳定了很多,我也没那么忙了,他想去美国留学就让他去吧,难得有这个交换名额”。

  谢欢听得耳朵轰隆,险些站立不稳,章思璟要去美国留学,为什么她一点都不知道,他本没跟自己说过。

  怪不得他最近这几个月越来越冷淡,好像有什么瞒着她、躲着她,要和她保持距离似的,她起初是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