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1/2)

加入书签

  宠妻无度:小女人,你躲不掉!,迷失,

  谢欢抽了口气,胡乱抓他胳膊,尖锐的指甲掐进他皮里,将他吓了一跳,“怎么了,很疼?是不是上次流产还没好…”。

  谢欢艰难的摇了摇头,心里面像藏了团火,半闭着眼睛喘了会儿,哑着嗓子呜咽,“不疼”。

  章盛光呆了下,很快明白过来,狂喜的扶住她腰,极快的推进,“疼的话…跟我说…我会轻点…”。

  “嗯…”,谢欢弓起身子,抬腰相迎。

  章盛光几乎从没见她这么主动过,尤其是致的脸上洋溢着迷离的欢愉,令他激动的瞪红了眼,满头大汗,“这样行吗,喜不喜欢我这样,我厉害吗”渌?

  谢欢说不出话,甚至连一个正常的眼神都无法给予,他速度太快了,电闪雷鸣般的出动,一下又一下在她体内挑起惊涛骇浪,一波又一波的将她感官席卷。

  她的身子随着他的撞击不停地颤动着,柔媚的呻吟从红唇中婉转逸出…。

  章盛光覆了上去,腰间的动作丝毫没有迟缓丐。

  大床在这安静的夜里发出摇晃的动静,被单卷成一团,谢欢仿佛身处在大海上,一不小心就会从船上掉下去,娇声轻吟:“章盛光,你慢点…慢点…”。

  他从不曾听到她语气这般甜腻,像在撒娇,差点欲火烧身,幸好奔腾的火焰硬生生的踩了个刹车,为了怕自己控制不住,他猛地将她抱起来,让她坐到他身上,慢慢的抬着她双腿要她。

  两人紧紧秘密的缠绕在一块。

  谢欢趴在他身上了,软绵绵的,渐渐的也忘了羞涩,昏昏沉沉的,整个人就像团火在烧,每一次进出就仿佛有火星聚拢,不久便融合成一团滔天大火,这种火焰叫她既渴望又害怕,身体在迷茫中刺激的抽搐不断,体内那团火突然像失去控制,无法言语的奇妙感觉将身体包围,心田里像被浇灌了一阵润雨,浑身关节都透出满足和舒畅,令她控制不住的眼角划出了湿润的泪水。

  她第一次体会到这种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极致快乐,和以往是不同的,没有痛,没有难堪,怪不得世上这么多人都迷恋这种事。

  “谢欢…”,章盛光凑过来吻去她眼角的泪水。

  谢欢半天没回过神来,一双沾满的明眸像蓄了水一样荡漾,他心下一荡,轻轻吻上她眼睛,低笑,“土包子”。

  她猛然一醒,“你说什么”?

  吐出的声音娇媚嘶哑,连她自己都吓了跳。

  “我想起了咱们初见面的时候”,章盛光笑盈盈的搂着她,黯淡的房间里,只依稀辩的清他刀削斧凿的眉峰,高挺的鼻子,“我那时候一定没想到我会这么的喜欢你”。

  谢欢心中荡起一片涟漪,连忙低下头。

  “今晚…怎么样,不痛吧”?章盛光继续小声问。

  谢欢娇靥通红,推开他,把不知何时掀掉的被子拉上。

  “有没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章盛光粘上来问。

  “你总是那么多废话,我累了,要睡了”,谢欢扭了扭肩膀,试图甩开他。

  “不说,那就是舒服”,章盛光盯着她后脑勺笑吟吟的得出一个结论。

  谢欢无地自容的抓起枕头朝他扔去,“你烦不烦”。

  “我不烦”,章盛光像阿塔一样爱黏糊上主人的身体,“他们说做完之后至少要拥抱女人十五分钟,事后也得让她感觉到安稳”。

  “哪里来的歪论,你抱着我才觉得不安稳”,谢欢哭笑不得的扭了扭身子,甩不掉,也只能由他抱着自己了。

  不过这样靠着他,似乎的确也挺安稳的,总比一个人孤零零的躺边上要好。

  第二天早上没什么课,睡的稍微晚点,醒来时,竟不像以往一样周身酸痛,而是神清气爽,也不觉得累,看来有时候适当的、正确的欢爱方式,也不见得会影响工作、身体。

  打开门,阿塔孤零零的在客厅里乱转,地上又被它撒了好几次尿,狗一般都喜欢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