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的仪式(1/2)

加入书签

  宠妻无度:小女人,你躲不掉!,告别的仪式,

  “是,我们是在一起了”,跟这个从小到大最讨厌、最恨的家伙。

  也许命运就是爱开玩笑的,谢欢认命的用水雾的眼珠看着他。

  章盛光动作一顿,突然暗沉着眼,更加用力的索取,手指狂的揉搓着她前,毫无往日的技巧可言。

  谢欢忍着疼,双手用力抱着他,既然这是注定的,没办法逃离,那就去接受吧,接受他给予的,她双腿勾缠住他脖子。

  “谢欢…”,章盛光一阵激动、颤抖,奋力的冲撞着,连眼睛里都是足以焚烧一切的感情浍。

  世界仿佛要崩塌了、毁灭了,连眼前的人都模糊的看不清楚,谢欢呻吟着、喘息着,两腿使劲的缠住,扭动着、迎合着,快乐并痛楚的承接他的每一次力量,那湿润的地方一次次的包裹着他的利刃。

  初冬的房间里,没看着暖气,却像有烈火在焚烧,很热很热,大床上,幻化成一幅绮丽的色彩,谢欢掐住他的手臂,随着章盛光的一声低吼,两人浑身抽搐。

  他倒在她边上,谢欢闭上眼睛,无力的喘息茱。

  章盛光也没说话,整个人像平静下来似的,膛起伏。

  两个人安静了很久,直到他的膛逐渐平复下来,他侧着身子望着她潮红的侧脸,被褥只遮住了她下半身,身上的淤痕令他呆了呆。

  他双手轻轻抚了上去,才忽然之间明白过来自己究竟有多鲁,“疼吗”?

  她没睁眼,沉默的摇了摇头。

  他喉咙一涩,“谢欢…你刚才哭了,是不是还忘不了我大哥…”。

  “我可以告诉你,我还没忘,我也没打算去忘”,谢欢眼睛忽然睁开,直视着他,“有些东西是美好回忆,哪怕那段感情再痛、再伤,我想珍藏着,我哭,不是忘不了你哥,而是我没想到…最后会跟你在一起”。

  章盛光呆了呆,“跟我在一起让你痛到想哭吗”?

  “不是痛”,谢欢轻轻摇了摇头,“我小时候想长大了一定要嫁给温柔、体贴、文质彬彬的好男人,可等长大了,才发现所有的都跟你想的是不一样的”。

  “我不温柔、也不文质彬彬,现在还把你弄得满身是伤”,章盛光抚着她湿漉漉的额头,“不过…也许我做不到那些,但是为了你我可以试着做到体贴”。

  面前的男子手臂骨干修长,健硕的古铜色皮肤,像是天然大理石雕刻的眉峰衬着一双有神的眼睛,谢欢覆住额头上的那只手,“你什么时候回去”?

  “还早呢”,章盛光握着她手放到湿漉漉的膛上,声音压低放缓,“我还想再来一次…”。

  赤、裸裸的感情,谢欢忽然想起刚才的情景,浅浅的皱眉。

  “这次,会温柔点的”,章盛光哄着说。

  谢欢不再说话,他将被子拉上点,被窝里,两具身体慢慢的胶合在一块,不一会儿,房间里又响起了满足又难受的呻吟。

  几个小时,谢欢被他要的疲惫不堪,有了她的允许,他真是体力惊人,中间除了换了姿势停顿一瞬,连中途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只是重复着最古老的动作,进去,又出来…。

  每一次都给她带来致命一样的电流,让她承受不住的疲惫睡了过去。

  昏昏沉沉之间好像有热水浇到身上,她睁开眼,人已经在浴室里,他的手揉着沐浴露在她身上摩擦。

  她累的站着的力量都没有,依靠着他闭上眼睛。

  简单的洗了下,章盛光擦净两人的身子将她抱到了床上,把被子盖上,他把地上的衣服捡起来一件一件穿上,然后坐到床边上看她,也许是欢爱后又洗完澡她蜜色的肌肤呈现出一丝粉色,安静蜷缩着的像只漂亮的波斯猫。

  他轻轻抚着她脸颊,“谢欢,我要走了…我要很久很久才能见到你了…”。

  “嗯…”,被他他的声音和手弄得谢欢再次吃力的扯开一条眼缝,他弯下腰亲了亲她泛着香气的侧脸、鼻尖、唇,她又累的闭了眼。

  “我真的走了,你好好睡吧,明早就别来送我了”,吻足足在她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