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迁(1/2)

加入书签

  宠妻无度:小女人,你躲不掉!,升迁,

  晚间十点,坐上回家的车,梁凤蓉哈欠连连,思绪却仍沉浸在电影中,“这3d电影果然是看着眼花,我们也是老了”。

  “妈,下次我们别再看3d的就行了”,谢欢道:“我们看爱情片”。

  “一大把年纪了,还爱情,你妈看得懂吗”,章伟权在前方的位置上嘲笑,“她就只知道守在家里看那些个家庭剧”。

  “你还不是霸占着房里电视剧看打仗片,吵得我半夜都睡不着觉”,梁凤蓉皱起老脸,“欢欢,下次我们一块来看,别叫你爸”。

  谢欢抿着笑,眼睛笑成弯月,不答浍。

  到了家里,宅子里的灯亮着,章思璟脖子上挂着毛巾从浴室里出来,看到门口换鞋子的四人时讶异的轻轻拧起眉心,柔声道:“爸妈,你们去哪了”?

  “是啊,你弟说带我们去街上走走”,四人交换了个眼色,梁凤蓉摘下脖子上的围巾,“今晚你回来的挺早的,不是有应酬吗”?

  “人不舒服,提早回来了”,章思璟瞅了眼谢欢摘了毛巾进了自己房间茱。

  “我去瞧瞧”,梁凤蓉跟三人打了声招呼上楼去找章思璟了。

  “我也要去睡觉了”,谢欢和章盛光说了句也往楼梯上走,走了一步,后面的人拉着她,她往后一看,章盛光嘴唇动了动。

  章伟权皱眉道:“光子,你哥在家,别忘了当初答应过我和你妈”。

  “行啦行啦,知道”,章盛光不甘不愿的松了手。

  “你早点睡,有什么事明天再聊”,谢欢上去时不忍的说了句才上楼洗澡,天气冷,简单的洗了下后出来时看到章思璟端着个一次塑料杯上来,杯里泛着一股感冒冲剂的药味。

  “感冒了”?谢欢关切的问候。

  章思璟“嗯”了声,“喉咙有点痛,对了,听说昨天周鹏之在看守所自杀了”。

  “是吗”?谢欢淡淡看向他,果然又从他眼底看到了暗光,“他本来就大把年纪了,又是无期徒刑,将来的日子活着和死对来说已经没什么区别了,大概自杀对来说也是种解脱吧”。

  “这就是…当初你跟我说过章家不会受到牵连的结果吗,你早就知道了对吧,和你有没有关系”?章思璟开口,喉咙里像堵着棉花,难受。

  “你猜呢”,谢欢收回视线,“你从小喉咙痛都容易引起发烧,现在天气凉更要注意点,如果还没好最好明天去小区的诊所里去开点药”。

  她轻柔的说完后淡然的回了房。

  章思璟闻了闻自己手里的药,记得小时候他在外地读大学的时候,每次在电话里听到到咳嗽的声音,便会撒娇倔强的让她一定要去买药,还说如果不去以后就不理他了。

  上次两人无意中才饭店的楼梯上滚下来,她哭的像个泪人儿。

  而现在,她仍旧是会关心、问候、打招呼,就像寻常的家人一样,可再不会像从前一样了。

  原来女人有时候决定忘记起来是真的残忍的,从前劝过她很多次忘了自己,她都做不到,可唯独这次,却这么快,还是她的心跟着变得复杂、狠辣了,所以连感情也跟着变薄淡了。

  周三的早上,停休数日的谢欢边跟同事打招呼边往自己办公室走去,她投靠周杭松将周鹏之送进监狱的风声已经传出去了,周副检昨日收到消息升职为检察长,而她也升迁在即,只是不知道究竟会升到什么岗位。

  “小谢,恭喜你啊,高升了别忘了我们啊”,从前一向对她有偏见的老黄发现她出现先主动上来握手。

  “是啊,别忘了我们这群作战的朋友”,王和琳和几个同事笑呵呵的围住了她,“以前我们大伙都小巧立了这么大功,该不会是升到周检面前当秘书吧”。

  “以前我们大伙都小瞧了你,将来仰仗你了,一定要在周检面前提我们说好话啊”。

  “这还没影的消息呢”,谢欢笑着应答,“我倒宁愿继续呆我们科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