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他戒指(1/2)

加入书签

  宠妻无度:小女人,你躲不掉!,还他戒指,

  天涯论坛上的事爆发后,检察院里人心惶惶。

  部门里接连着召开了几次会议,谢欢也被周鹏之叫了上去,还在门外就听到周鹏之冰冷的吼声,“…无凭无据的事你们要是敢跟我胡乱报导,我会追究你们报社的责任到底…”。

  谢欢小心翼翼推门进去,便看到他气急败坏的摔掉电话,“周检…报社方面没压住吗”?

  周鹏之冷锐似冰的眼朝她投来,魁梧微壮的身子缓缓站起,“从前看他们挺听话的,这次也是跟天借了胆子,以为我周鹏之是那么容易倒台的吗,哼”。

  谢欢沉默的不吭声沱。

  “怎么,不说话”?周鹏之眯眼向她,步步走进,“谢欢,你是不是巴不得我倒台,嗯”?

  “怎么会”,谢欢面露惶然,“上次塌桥的事件,我也是收了一百万的,如果您倒了我肯定也会去坐牢,而且您跟我伯父一向交好,若是您出了事,章家在暮市少了座靠山”。

  “你知道就好”,周鹏之重而缓慢的拍着她肩膀,“别以为我不清楚这件事的背后是谁搞的鬼,过两天省里的人会下来,如果你敢胡说八道,章家的人也不会有好果子吃,你伯父他们在商场干了几十年,我私下里帮他们解决过的纠纷案件不知道有多少件”憬。

  “我知道,我不会乱说的”,谢欢低声应着,周鹏之摆摆手,示意她出去。

  从周检办公室出来,谢欢算是明白了,周鹏之无非就是在警告她,怪不得这些日子他肯把那些重要的事告诉她,原来是看死了自己有恃无恐。

  不过她也不能连累了章家,但她已经答应了周杭松合作,她已经是骑虎难下了。

  “周鹏之暂时不会知道是你泄露的”,隐蔽的石林菜馆里,周杭松淡淡的将一块河鰻夹进嘴巴里,细嚼慢咽的咀嚼。

  “你也说只是暂时,到时候若所有的证据摆出来,所有人都会知道我是内鬼”,谢欢激动的坐着,一口饭菜都吃不下去,“当时我们虽然说好,你不会对付章家,但周鹏之若是把所有的事招供出来,我怎么对得起章家”。

  “你觉得你还有路可退吗”,周杭松抬眸,深邃似海的眉眼静静的看着她,谢欢不得不承认,他是个很有压迫力的男子,让人突然之间喘口气都是困难的。

  谢欢冷笑,“你当然说的轻松,又不是你的亲人,当时我们合作时,说的天花乱坠,如今你利用完我了,就想过河拆桥是吗,你跟周鹏之有什么区别”。

  “谢欢,我还以为你是个可造之材呢,干大事的人被人三言两语就激的失了方寸,自乱阵脚”,周杭松吹了吹手中端着的茶杯,“有些事你是不是应该先找章家的人问清楚呢,我不妨透露你个消息,这次来暮市的省纪委书记是我表嫂,这世上没有解决不了的事,只看你愿不愿意做,等想通了,你再来找我”。

  抿了口茶,周杭松放了碗筷便拿上外套离开了。

  谢欢看着面前一桌子的菜呆坐了很久后才猛地意识过来他又点了这么一桌子贵的要命的菜而且只吃了几口酒丢下她走了,又得让她来数钱,这个人实在是太浪费太无耻了。

  她一个人勉强的打起神每道菜尝了几口,不一会儿就饱了,剩下的让服务员打了包提回章家。

  虽然现在真不想面对章思璟,不过她还是得先问清楚些事心里也好有个谱。

  提着两袋子菜进门,梁凤蓉正在收拾桌上的碗筷,看起来刚吃完饭,章伟权和章思璟竟也是在的。

  “咦,欢欢,你吃饭了没,我这…都不知道你要回来”,梁凤蓉微微吃惊的看了看章思璟,又看向她。

  谢欢先看了眼章思璟,见他眼神只随意的瞧了自己一眼,而且很冷的样子,心里有些不好受,但很快便又压了下去,既然决定放开了,就不要去在意了,“我吃过了”。

  走过去把手里的袋子装的饭盒放到餐桌上,“晚上和个朋友在私房菜馆里吃饭,结果吃到一半他就走了,我自己吃不完就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