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家的恐吓(1/2)

加入书签

  宠妻无度:小女人,你躲不掉!,詹家的恐吓,

  谢欢眉尖一动,“那当初桥梁完成时,安监局里面是怎么通过检测的”?

  王鹏皱眉小声道:“这事肯定是有人花钱买通了,你啊,少问,少说,过会儿你跟我去规划设计院一趟,这件案子重大,部门里也只有你让我放心些”。

  “王科长,您放心,我和您都是周检的人”,谢欢笑道。

  “你心里清楚就好,不管到时候是由谁出来担罪,反正少不了你我的好处”,王科长提起“好处”便眉开眼笑。

  谢欢点了点头,下午便和王科长一道去了设计院,一直忙到傍晚和公安局、质监局的人吃了饭,到了深夜十点谢欢才返回家里沆。

  刚从车里出来,面前就被四个人围住,三个大男人,个子高大,另外还有个二十七八岁的女人。

  “你就是谢欢吧”,横在谢欢前头的男人,一米七五的个子,五官英俊却偏瘦,倒显得兀肃冷,身上笼罩着淡淡的冷气让人极不舒服。

  谢欢心里划过不好的预感,就听那男人道:“我是詹苑青的大哥詹天齐,就是你从抢了我妹妹的男人”腚。

  “你们想干什么”?谢欢没想到她特意避出了章家,詹家的人竟然找到这来了,只能尽量佯装淡定的抬起头,“这里可是暮市”。

  “我知道是暮市,你别以为有章家撑着我就不敢动你”,詹天齐夹着烟指着她脸,“你在背后干的事我妹都跟我说了,苑青是我们家的掌上明珠,格老实、单纯,就凭你这里乡里来的野丫头也敢跟她抢人,拿块镜子照照你那贱样,我警告你,识相的话就马上跟章思璟分手,如果你再敢招惹苑青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谢欢脑袋往后偏,那指过来的烟随时会压到她脸上,这种时候,对方人多势众,她只能沉默。

  瞧她畏首畏尾的样子,詹天齐轻蔑的笑了笑,“苑青跟章思璟结婚是迟早的事,我今天就暂时放过你,不过有下次的话,我找人毁了你这张漂亮的脸蛋,让章思璟看到你都恶心”。

  詹天齐狠狠的戳了戳她脑袋,才带着几个人离开。

  谢欢靠在车上,双手紧握成拳头,脸上如何掩藏不住被羞辱的苍白。

  她没想到詹家的竟然如此嚣张,在这群眼里,她好像就被狠狠的踩在脚下。

  詹苑青是公主,她就是蝼蚁。

  一股浓浓的不甘心、气愤和害怕笼罩着心头,她慌慌张张的从包里找手机打给章思璟,响了几下被人按断了。

  她只得收了手机快速往光线明亮的公寓里走,从电梯出来拿出钥匙想去开门,忽见自己的门口站着几个户主和保安。

  她快步走过去,公寓门上用油漆写满了难堪的字语:此屋的女主人专抢别人的男人、不要脸的小三、贱女人、臭三八…。

  “谢小姐,我们刚才上来的时候就看到你们家门口写满了这些东西”,保安抽着嘴角看着她,旁边围观的户主一个个都避开她,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面露鄙夷和轻蔑。

  “没事,我会打电话过来让人洗掉的”,谢欢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烧,心里头气的厉害,拿出钥匙就冲进了屋里,用力摔上门,找出手机给詹苑青打电话,响了很久才响起詹苑青的声音,“谢欢…”。

  “詹苑青,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我们两个人之间的战争你让别人手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单枪匹马的来跟我抢啊”。

  “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你别装了,我门上那些东西难道不是你哥哥做的吗,我告诉你,我谢欢什么都不怕…”。

  “谢欢,都这么晚了你打电话给苑青又想跟她吵什么”,谢欢还没说完,里面一个冷冷的男音一瞬间令她脑子里窒息的空白。

  “阿璟…”。

  “你想跟她说什么,跟我说”,章思璟冷乏的道,“你们这样吵来吵去你觉得有意思吗”。

  “没意思,确实没意思”,谢欢没等他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她打电话给他,没人接,倒是打给詹苑青,反倒站了出来。

  明明是自己的未婚夫,在关键的时候却站在另一个女人的身边。

  &

  宠妻无度:小女人,你躲不掉!,詹家的恐吓,

  nbsp;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