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关欲望(1/2)

加入书签

  宠妻无度:小女人,你躲不掉!,无关欲望,

  “我没心情陪你玩,你要说就去说”,谢欢聊的跟他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拿起包就走。

  “你觉得我是玩,那我打电话给我哥了”,章盛光慢悠悠的拿出电话,谢欢回身瞪着他。

  章盛光像没看见她的警告目光,拨出了章思璟的电话,还开了扩音。

  “光子,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最近有好好搞训练吗”?

  “嗯,想跟哥说件事,关于谢欢的”,章盛光斜睨了眼紧张的脸色惨白的女人,慢条斯理的拿起筷子夹了块淮山进嘴里汶。

  “欢欢,她什么事”?

  “她上次不是去上海吗,其实…”。

  手机突然被飞快的抢走,谢欢按了挂断的键,“啪”摔在桌上,章盛光也不生气,双手交叉抵着下巴挑眉望着她栲。

  谢欢口微微起伏,连嘴唇也彻底的失了颜色,“章盛光,你何必逼人太甚,你对我做的事我并不欠你什么,是非要让我给你跪下吗,好,我给跪下求你放过我好吗”?

  她屈膝欲跪,章盛光凛然飞快的把她拉扯进怀里,浓眉狠戾的带着巨大的怒气,忽然用力的将他唇压到她唇上,强悍的臂力,狂风暴雨的掠夺,谢欢本感觉不到他的吻,只觉他胡子扎的她火辣辣的痛。

  她一反抗,他的唇移到她脖子上,用力的吻着。

  谢欢着急的用手挡着,他的吻就落到她手心里,包厢里的沉默被重的喘息代替。

  “走”,章盛光猛地站起来拉起她就往柜台走去,丢了张两百块,连找都没让服务员找就往楼下的车子走,边走边抢了谢欢手里的包拿了钥匙就把她丢了进去,然后飞快的开车,不到四分钟便到了暮市的皇廷酒店。

  “下车”,章盛光伸出长臂把她拖出来。

  力道太大,谢欢上半身出来了,高跟鞋却从脚上摔下来掉到地上。

  章盛光弯腰捡起她鞋子也没给她穿,干脆就将她腾空抱起来。

  “把鞋子给我”,谢欢指尖颤抖的去抢自己腰边上的鞋子。

  “反正待会儿还要脱下来的,何必穿着那么麻烦”,章盛光不理她,大步抱着她走进电梯,他在这里有专用房间,不一会儿便到了顶层,抱着她走了进去。

  用卡打开门,谢欢脚刚沾地,他就扑过来,将她撞到门上。

  “你走开”,谢欢使出吃的力气把他推开,“你说的话太多假的了,就算我今天陪你上了又怎么会知道不会有下一次、下下次,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要怎样才相信”?章盛光被推开几步,一双黑眸炯炯的盯着她,“为什么你不相信我”。

  “狼来的故事你没听过吗”?谢欢讥讽。

  “好,我发誓”,章盛光吸了口气,“反正你明天就要结婚了,我就算再喜欢你也不会对一个已婚妇女做什么,过了今天我要再纠缠你、威胁你我…我就走出去被车子撞死,坐个电梯都会被摔死,我明年也拿不到冠军,这样你满意了吗”?

  “我不信”,谢欢一闭眼,睁开后,“这样吧,我们各退一步,我陪你,但是你不能进去”。

  “我不进去”?章盛光冷笑,“你忍得住”?

  “不行算了,你要真说了,大不了我们玉石俱焚,不过我谢欢就算剩最后一口气都要把你弄得身败名裂”,谢欢眼底泛过冷冽的寒光。

  章盛光眼神微黯,攥紧拳头,“好,我答应你,我不进去”。

  他缓缓走到她身边,双手挽住她腰,重而缓慢的抚着,柔声哑道:“那今天…我们就什么都不要想,我不会说出去的”。

  谢欢冷着脸望向别处不动。

  章盛光当做没看见,低头用鼻子轻蹭着她嘴唇,鼻子和嘴唇的温度凉了下,她身子僵的更厉害。

  他张嘴用力的往里刺,重重的吻,含含糊糊的逼她,“既然都已经决定了,何不暂时忘了他,就跟我在一块,你忘了我们俩在北京的时候玩的有多开心吗”?

  这是她心里的一不愿去触碰的地方,可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