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来了(1/2)

加入书签

  宠妻无度:小女人,你躲不掉!,我回来了,

  “黎梦靥,你快点把南琰放出来,否则别怪我东方瑾辣手无情。”

  东方瑾站起身来,身后汹涌的死亡气息,肃杀冷血,森冷的剑芒在他的手里,因为震怒而越发的猩红,如同一团狰狞的鲜血,马上就要喷涌而出。

  黎梦靥挑了挑火红的柳眉,悠然的坐在了金色的宝座上,不以为然,“放出来?东方瑾,任何人进了我的相思梦境,只能靠自己的本事出来,我,帮不了他。”

  黎梦靥抬手,吹了吹她鲜红的指甲,媚态纵生。

  “那你就等死吧,只要你死了,南琰就可以出来了!汶”

  东方瑾墨绿色眸子,那种致命的冷,让人不寒而栗,黎梦靥被东方瑾慑人是眼神,一瞬间惊的全身汗毛都不由的竖起。

  这个世上怎么会有人,可以冷成这个样子。

  “死?东方瑾,你真以为你能杀得了我?”她轻蔑的勾唇,巧笑如花栲。

  “情爱是每个人心中都逃脱不了的梦靥,你心中没有所爱的女人,逃过了我的梦境只能算你侥幸,你不会天真的以为,逃脱了我的梦境,就是有本事杀的了我?”

  黎梦靥睨了一眼冷傲的,不把所有人放在眼里的东方瑾,暗自握紧了拳头,真是该死,想不到这样英俊凌厉的男子,心底竟然干净的不染纤尘,连一点动心的破绽都没有!

  “他不能,那我就代替他来!”突然,落雾塔第四层的鎏金朱门,嘭的一声巨响被人狠狠的踹开了,隔着纷飞的乱尘,隐隐的看到几个年轻的男男女女走了进来。

  “姐姐?”跟在东方瑾身后的洛羽瞳眼冒金光,兴奋的朝着来人奔了过去。

  “混账东西,你是什么人,竟敢在我黎梦靥的朱宣殿,如此放肆!”黎梦靥怒红了眼睛,她朱宣殿外面的四大护法,

  难道都是吃白饭的么,竟然让这些不知死活东西闯了进来。

  璃月冷然,身后的众人扔过来四个血淋淋的脑袋,“这就是你的护法,刚才下手重了,不小心把他们的脑袋,都割掉了。”

  “你……”黎梦靥瞪着地上血红一片的几个护法的脑颅,骤然咬紧了牙,这个年纪轻轻的小丫头片子,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她的四大护法。

  天下第一的南琰,都没有杀得了他们,她竟然……

  “你到底是什么人?”

  璃月雪白的长靴,每走一步脚底都散发着金色的清光,她狂傲的昂起头,蔑视着黎梦靥,倾城绝代的小脸上,那种铁血的肃杀美的妖娆,却透着恐怖的狰狞。

  “取你狗命的人!”璃月冷冷的说出几个字,就像一道爆裂的闪电,撕破云际朝着黎梦靥冲了过去。

  黎梦靥被她身上那种残忍的嗜血气息,惊的连连倒退,她在这座落雾塔呆了十几年,从来没有人能踏足过她的第四层一步。

  更没有人能在一夕之间,杀了她的四大护法,逼的她不知道如何还手。

  没想到今天,除了那个难缠的南琰之外,还冒出来一个更加凶残的小丫头片!

  “小丫头,我看你真是,小小年纪不知死活!”黎梦靥躲闪了数十步,双眸半眯,突然不再倒退。她冲着璃月笑的风情万种,像是魅惑众生的狐狸。

  “那我今天,就成全了你!”

  东方瑾看着黎梦靥那种放荡的表情,顿时警鸣大作,“小心,她要使用魅惑了!不要中她的幻术。”

  “是吗?”璃月好像本没有听到东方瑾的话,她勾唇,冲着黎梦靥笑了起来,这一笑顿时掩盖了屋子里,所有的美轮美奂的芳华。

  她美的风华绝代勾魂摄魄,大殿里所有人被璃月迷的顿时倒抽口气,齐齐沉浸在她的美中无法自拔。

  黎梦靥脸色暗沉,突然觉得就连天地间日月的光华,在这个小女人面前,也都变得黯然失色,她简直就是妖的化身,美的颠倒众生。

  “这就是南琰,爱上这个女人的愿意吗?”东方瑾剑眉深蹙,心底有股莫名的异动,眼前这个身着飘逸白衣的女子,一个狂傲和娇媚完美结合的女人,举手投足中高贵的冷漠着,孤傲出尘,却让人难以自控的移不开

  宠妻无度:小女人,你躲不掉!,我回来了,

  眼眸。

  “你……”黎梦靥张嘴,竟然被璃月迷的,忘记施展了她的相思梦境,就在她警觉的一瞬间,璃月像条白色的游龙一样,早已死死的缠在她的身上。

  黎梦靥大骇,慌张的抬手反击逃脱她致命的袭击。

  “现在才想要躲闪?晚了!”璃月冰冷的声音,如同锋利的尖刺,死死的钉在了黎梦靥的双脚上,让她僵直的逼在墙角,本动也不能动弹一步。

  黎梦靥惊恐的瞪大了眼眸,她不信,就只是一个眨眼的瞬间而已,就是那一个笑,她就如此迅速的靠近了她!

  这个女人,她不是人,她简直就魔鬼。

  璃月手中的灵殇就抵在了她细白的颈脖上,鲜红的血顺着她的脖子,汹涌而下。

  “呵……”黎梦靥垂着眼眸,朱红的唇角突然扬起了悲凉的惨笑,大局已定,现在就算她再不甘的挣扎,也于事无补。

  “你就是娜迦族流华殿等了千年的可以拔出灵殇的异公主?”黎梦靥缓缓的抬眸,那双黑亮的媚眼,透着无尽的风情,娇媚动人。

  “你不用费尽心思,你的媚术本对我没用。”璃月森冷的叉开了话题,她的灵殇又刺进了她颈脖几分。

  “我早就明白你身为娜迦族灵后的传人,又怎么会被这些魅惑心智的东西,迷了眼睛。”黎梦靥深深的叹了口气,

  “看来郁老太婆终于得偿所愿了。”

  “你就是,郁桑?”霍羽棠站在璃月身后,静静的打量了黎梦靥许久,才敢肯定,她竟然对娜迦族如此熟悉,再说到郁嬷嬷的时候,眼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