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愿望(1/2)

加入书签

  宠妻无度:小女人,你躲不掉!,三个愿望,

  “你什么时候买的”?谢欢小声启齿,指腹抚着“永远”那半个字。

  “你去洗手间的时候”,章盛光用钥匙打开车子,对着她的侧脸微微发红。

  “这东西…我不能要”,谢欢想把那块木牌取出来,取到一半就被章盛光抢了去。

  “谢欢,今天是我生日,你就不能别惹我不爽吗”?章盛光英挺的脸呈现出浓浓的不悦,双目灼然盯着她。

  “可是我真的不能收,你应该知道我是为什么才会来北京陪你过生…”,她已经跟章思璟在一起了,永远又怎么可能会有呢菌。

  “你别再给我说下去”,章盛光暴躁的打断她,“这东西你也不要也得要,如果你不喜欢等明天离开的时候大可以将它扔了,但是在我视线内,你休想”。

  他挂好,把钥匙还给她。

  他都这样说了,谢欢也不好再说什么,把东西收好,章盛光脸色好看了些袒。

  回市里的路上,谢欢不到十多分钟便打起了瞌睡,睡得很香,章盛光把音乐调小点,一路开进市区她都没醒过来。

  到全聚德时,车子停下来,谢欢才嘤咛的睁眼,睡得太久,地下停车场里昏暗的,她也分不清是白天还是晚上,只眯着一双眼打哈欠,似乎在想她怎么会在这里。

  章盛光看她刚睡醒的傻乎乎模样,实在可爱,低笑的凑过去双臂压在座椅两边,啜住她小嘴,她的香唇微微干燥,他用舌尖慢慢的润湿她,嘴唇被吻的很舒服,她本能的含糊张开小嘴与他碰触了下。

  他便如吃了蜜糖一样,像只大狗一样呼着热气在她脸上舔来舔去。

  谢欢总算是清醒过来,躲闪的用手捂住他俊脸,他在她掌心轻轻咬了一口,她触电似的飞快收回手,被这种暧昧的气氛折腾的受不了,赶紧收拾了东西跳下车。

  章盛光哈哈大笑的紧跟了下来,两人一块走进预订好的包厢,里面的鸭皮酥脆,鸭鲜嫩,用荷叶饼一包,再加点酱油和蒜泥好吃的谢欢舌头都差点给吞下去了。

  以前在北京读书时也是吃过烤鸭的,不过味道总是不大对味,没有今天吃的香和脆。

  章盛光也很喜欢吃,两个人不一会儿便把一只烤鸭给解决了,又觉得味道还没尝够。

  两人自小熟识,谢欢也不在像昨晚那么扭捏,“再来一只…好不好”?

  “不行,待会儿还要去好吃的”,章盛光见她吃的满脸通红,一双眼在灯下亮晶晶的,心里也格外的满足,“要么我待会儿让服务员真空打包一只带回去”。

  “也好,干脆打包三只吧,我想给唐栖他们带两只”。

  “好”,章盛光招呼来服务员又让店里烤三只吃到八点半才从全聚德出来后开车去地安门那边,这边的小吃很有名,街上飘着香气,排着队伍。

  谢欢毕竟年轻,又是女孩子,好几年没来过北京了,尤其喜欢吃这边的酪,章盛光到胡同里去排队买酪,她在外面逛着买了些豌豆黄、驴打滚、油炸糕,与章盛光碰面后,他又买了不少,到后面时,两人手上都堆满了吃的。

  找了一处地方坐下,买的东西都尝了几口,开始吃着觉得还行,多吃两口便也觉得味道一般,谢欢搅着杯里的酪可惜的道:“以前这里的酪很好吃,现在反而没以前做的好了”。

  “那你尝尝我这个年糕,我觉得还行”,章盛光把自己咬了口的年糕递过去,谢欢看那上面的牙印,在后面没咬过的地方轻轻咬了一口,味道又粘又香,的确还不错。

  “好吃吧”,章盛光把手上的年糕全塞进嘴里,腮帮子笑的鼓胀,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谢欢觉得他这个样子真的特别孩子气,让人不自觉的放松下来,跟着他这个东西尝一口,那个吃一块,有时候他见她吃的香,以为好吃便凑过来在她指尖咬上一口。

  等到两人把买的东西差不多都尝过后,谢欢已经胀到肚子都快撑爆,站都站不起来了,“我肚子胀的好痛”。

  “谁让你傻撑啊”,章盛光笑话她。

  “谁让你买那么多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