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能回到从前吗?(1/2)

加入书签

  宠妻无度:小女人,你躲不掉!,还能回到从前吗?,

  谢欢先跟周鹏之打了声招呼后朝章思璟走去。

  他前的几粒衬衫扯开了几粒,俊脸微微泛红,薄唇鲜艳,眼睛微阖。

  “大哥…”,她轻轻推了推他,章思璟睁开深黑的眼,眯着,一半醉意一半清明。

  “哟,章总,这你新妞吗,水嫩嫩的,长得不错啊,这、这屁股翘的…跟山一样”,谢欢后面餐桌上的一个秃顶男人突然返过身来往她屁股上一。

  谢欢几乎是下意识的摔开那只手,正要开骂,身边的人突然站起来,抓起秃顶的手往后一反,关节发出脆响声菌。

  “历总,我警告你,以后说话客气点,她是我妹妹,仔细我砍了你的手”,章思璟寒着眼一字一句低冷的开口,将桌上的气氛降到了零度。

  这些人也是常跟章思璟接触的,他在商场多年,可对人从来都是儒雅的,这般厉色几乎是头一次见。

  “我错了,我错了,我这是喝醉了酒头昏眼花了,章总,你快放开我,我有肩周炎”,秃顶疼的哇哇大叫檀。

  “叫你少喝点,偏不听,这回喝醉了惹出事来了吧”,周鹏之在旁边打哈哈,“思璟,你就别生气了,我看他现在酒醒了”。

  章思璟这才郁的松开他,站起身,跟桌上的人打了声招呼脚步微晃的拉着谢欢走出了包厢。

  谢欢凑过去想扶他,却被他突然推离开了段距离,难看的拧眉,“你怎么会来这里”?

  “周检说你喝醉了让我来接你,没想到你尽跟这种色鬼在喝酒”,谢欢嘟囔了句,想起刚才的一幕羞恼的也懒得再去扶他,撇下他就往前走,走了段距离,见他还倚在墙壁上,没动。

  她终究是忍不下心,只得再返回去,他抬起眼帘,不过眼睛却有点睁不开,“我没醉,你走吧,待会儿我叫个的士回去”。

  “你没醉,我也要管”,谢欢强行拉起他身子往楼下走。

  “欢欢,我真的不需要你管”,到楼下,章思璟又用力推开她的手,霓虹灯下的脸色黯淡,“你走吧”。

  “我不走,章思璟,我告诉你,我要管,你的事我就要管”,谢欢斩钉截铁的说完从他裤带子里抢走车钥匙,拉着怔愕的他走到车前,把他塞到了车里。

  车上的香水上面还贴着他跟詹苑青的照片,她当做没看见,车子一开动,里面又放着音乐,章思璟昏昏沉沉的闭着眼,到了章家时,谢欢再扶着他进去,正在客厅里带着老花眼镜边看电视边批作业的梁凤蓉看到他们时微微惊讶,“你们俩怎么一块回来了”?

  “大哥跟周检他们应酬喝了点酒,就让过去接他”,谢欢刚说完,手上的人挣开她晃着步子往楼上走。

  “唉,我这改作业没时间,欢欢,你去给他熬完汤暖下胃”,梁凤蓉心疼的叹口气说道。

  “好”,就算不用她说,谢欢也会去做的。

  到厨房花了二十分钟的时间准备了碗桂枣山药汤,端着上楼时,章思璟俯趴在枕头里,一只手抬锤着脑袋,房间里有股酒味。

  谢欢轻轻放下汤,伸手帮他在脑袋后轻轻揉了揉。

  “苑青…”,章思璟迷迷糊糊的回过头,眯眼时看清楚身后的人才清醒过来,“对不起…”。

  “那你听清楚了,我不是詹苑青”,谢欢双手微微用力,紧扣住,在她叫出那个名字的时候,只觉悲彻心凉,她用尽手段的让詹苑青离开,为了给他时间透气,这一个多月来从没主动找过他,也没打过他电话,是让他渐渐的遗忘,可这一刻,突然明白,八年的时间,詹苑青在他心里也许有着不可磨灭的习惯,这种感觉让她无法忍受,“詹苑青已经离开了,你们分手了”。

  “我知道”,章思璟身子僵了一僵,坐起身来。

  “你还要去美国找她吗”?谢欢继续问道。

  章思璟干涩的唇抿了抿,“欢欢,就算我不去找她了,我跟你…”。

  “你上次在美国找了她一个星期,我只问你会不会再去找她”,谢欢打断他,“我不管你对她是歉疚好,还是有感情,我就问你,你这辈子是不是会等她,等到非娶不可,除了她你是不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