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

加入书签

  “你看我做什么,还知道不好意思吗”,章盛光口气和脸色依旧臭臭的。

  “不好意思四个字怎么写啊”?谢欢懒洋洋的问。

  悌

  “你…没救了”,章盛光用力戳了戳她额头。

  谢欢头往边上一晃,咳嗽止也止不住,越咳越像在撕扯喉咙,突然一股强烈的呕吐感涌上来,她弯腰急忙推开章盛光痛苦的全吐在地上。悌

  谀

  早上吃的药和感冒冲剂难闻刺鼻的她止也止不住,连长胆水都全吐出来。

  章盛光看她这样样子,微微着慌的冲了出去,大吼大叫的把医生嚷了进来,“医生她吐的很厉害,怎么回事啊,你们的药水是不是有问题啊”。

  “你放心放心,这是消炎水,有些人没吃饭或者没吃饱打了后是会想吐,不过吐过后就好了”,医生忙安抚他,“多让她吃点东西胃里就会好受些,咦,你长得怎么这么像奥运冠军章盛光啊”。

  “这世界上相似的人多了去了,既然没事你可以出去了”,章盛光不耐烦的把医生丢了出去。

  谢欢吐尽了,全身虚弱无力的躺回去,鲁的臂膀又把她捞起来,一勺粥递过来,她抬头看到的是章盛光凶神恶煞的脸,再想起先前章思璟也这样喂过他,不过两人还真是天差地别啊,温柔永远不会出现在章盛光身上。谀

  “愣着干什么,吃啊”,章盛光把粥塞进她嘴巴里,谢欢艰难的吞下去,一点都不舒服。

  “我不吃了,我吃不下”,她苦着脸偏开头,整个胃部都感觉好难受。

  “你没听到医生说吗,你不吃会更想吐”,章盛光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扳过她脸,又喂了几勺。

  “我真不吃了”,谢欢实在咽不下去,无力的挡住他手,“你再喂我又要吐了”。

  “你不吃也吐,吃也吐,到底想怎么样啊”,章盛光烦躁的把粥重重的放到床头柜上,发了顿火,心情稍微平静了点,“你不吃粥,那就吃其它的吧,想吃什么”?

  “什么都吃不下”,谢欢苍白着脸躺回枕头上,看他又纠结起来的脸色,仔细想了想,不忍道:“要不…喝点甜酒吧”?

  “真麻烦”,章盛光嘴上抱怨,眉宇之间相反的松了口气,“那你在这等着,我现在就去给你买”。

  谢欢点点头,看着他走出去,心里有几分感动和暖融融的。

  躺了十多分钟,有护士进来看她药水差不多了就帮她拔掉了针管,替她量了下体温,“章总已经帮你交了钱办了手续,你的体温还是很高,你得再住一晚,观察下情况,明天早上再帮你输次才能出院”。

  “好的”,谢欢道了声谢,护士在病房里磨蹭了半天却是没急着出去,谢欢有点纳闷,没多久章盛光提着几个塑料袋走了进来,护士神一震,一双大眼睛怦怦的关注着章盛光的脸颊,激动的脸色通红,嘴唇张着,不好意思开口的样子。

  谢欢人虽晕,可有些方面不用动脑子也还是看出来了。

  可能是从小跟章盛光一块长大,她都快忘了如今的他早已是全世界都敬佩喜欢的体育明星了,很多人对他的迷恋已经不亚于影星了。

  “喏,我买了你要吃的甜酒,快喝了”,章盛光自顾自的揭开盖子,一股甜酒的香味溢出来,谢欢闻着有了些胃口,尤其是热热的、甜甜的酒从干涩的喉咙里滑下去应该会舒服很多。

  “那个…你这甜酒里有蛋,她已经感冒的很严重了,不能吃、鱼、辣的那些东西”,护士在旁边红着脸弱弱的提醒。

  “你怎么不早说,靠,早知道就不让他放蛋了,那现在怎么办”,章盛光郁闷瞪大眼,咆哮的嗓门将护士吓得傻眼,为什么跟电视上看到的那副爽朗模样完全不同。

  “算了,我没那么多忌讳,一点点没关系”,心知他刚才离开的也挺久,想来他为了买碗甜酒也不容易,谢欢不忍的伸手去端,还没碰到章盛光狐就把碗收了回去,还不满的劈头训她。

  “你没听到护士说的吗,不能吃还要吃,怪不得笨到把自己弄医院来,反正离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