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院(1/2)

加入书签

  “什么”?章盛光大吼的嗓门差点把她耳膜给震聋,“你科长叫什么名字,马上给我回去”?

  “我现在还不能走…”。

  悌

  “已经知道人家是色狼你还回想被人吃豆腐啊,谢欢,你脑子被车轮压了吗,我告诉你,检察长跟我爸关系好,他不敢拿你怎么样”。悌

  “我有办法全身而退的”,她才进院里,跟部门同事的关系已经有了间隙,她害李浩东的事绝对不能传出去,“反正你听我的话就是,你不打我找别人”。

  谀

  “谢欢,你有种”,章盛光磨牙。

  那一边,包厢的门打开,贺科长正朝她挥手,“小谢,菜上来了”。

  谢欢点了点头,和章盛光又磨叽了几句,才挂掉电话重新调整下呼吸走回包厢,桌上摆着几道小菜,她坐回原位,贺科长盛了碗汤给她,另一只手重新落上她肩膀,抚着她肩胛骨,“来来,多吃点,我看着你太瘦了”。

  “谢谢,不过医生说我…喉咙痛不能吃、鱼这些东西”,谢欢挡手推拒,突然对着贺科长剧烈的咳嗽了几声,一些口水溅出来,让贺科长几不可微的拧眉,脸部离她保持了些距离。

  “那我就不勉强了”,贺科长只好把汤倒进自己碗里,“刚才你男朋友打电话过来的”。谀

  “嗯”,谢欢瞅了眼他放回自己面前的碗。

  “你男朋友做什么的”,贺科长笑盈盈,一副长辈的模样,只是肩胛上的手已经朝她后背滑下去,若有若无的停留在她内衣扣上,“不知道谁幸运能找到你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下回聚餐带他出来瞧瞧”。

  谢欢笑笑,这时章盛光又打来了电话,她又趁机拿着手机出去,在外面讲了五六分钟才进来,回来后又过了几分钟,电话又响起,半个小时章盛光打了六个电话过来,几次下来贺科长眼色也不是很好了,“小谢啊,你这电话还真多啊”。

  “不好意思,跟我男朋友有点小矛盾,他这人有时候就就是有点孩子气,让他别打了,非要吵我、闹我,让我快点过去”,谢欢歉意的说。

  “既然这样的男朋友那不如分了算了”,贺科长眼底的耐心已经不见多,手臂几乎完全的搂住了谢欢,强行的按着她往膛里带,手也握住她小手,“小谢啊,你这手真白真滑,平时用的护肤品多吧”。

  谢欢僵硬着身子快速把碗里的饭全部吃完,看的出来他已经不打算再忍了,忽的用力的咳嗽起来,咳得膛都颤抖了,喉咙里的饭和口水乱溅,全部溅到了贺科长脸上、头发上,喷的他满脸口水,她状似失宜的把纸盒递过去,“科长…咳…抱歉…咳,我这人实在不舒服,难受的紧…咳…咳,既然吃过饭了…那我…咳咳…先走了”。

  “没事没事”,贺科长边说边嫌恶的拿纸巾擦拭脸上的口水,“你再坐会儿吧,我再让人送碗冰糖雪梨过来,吃过后我们一块走”。

  “…咳,您看我…咳的这么厉害…,我都感觉好想吐了,我必须地去医院…再看看是不是发烧了…咳,科长,咱们下回再见…”,谢欢充满懊恼的说完就抓起沙发上的包飞快的出了包厢。

  她发誓,再也不要跟这个老色狼独处了,也不看看自己有多大了,接触的时候只觉他祥和的像个长辈,后来又对他敬畏有加,原来不过是假正经,她记得以前还去过他家吃饭,他的老婆孩子人都挺好的,忽然觉得他们挺可怜的,恐怕相处了半辈子,还不知道自己丈夫的真面目。

  不过以后想到还跟老色狼一块工作,她便觉得头更加晕了。

  坐上计程车回家,感觉身子越来越不舒服,肌肤滚烫,该不会是发烧了吧。

  “你逃出狼爪了没”,章盛光急不可耐的打电话询问。

  “出来了,正在回家的路上”。

  “那就好,下次除了我之外少跟男人出去吃饭,我让我爸帮你换个部门,要么你别工作了,我养你”。

  “下回再说这么头疼的话题好吗,我很不舒服”。

  “你不舒服马上给我去医院”,章盛光命令道,“看你是不是发烧了”。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