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1/2)

加入书签

  谢欢回头看着他关切的脸颊,早起的瞳孔非常明亮清晰,倒映出她的眼神那般的无力。

  本不知该如何启齿,他是体育界的骄傲,像升起的闪耀之星,大概从不曾遇到过这种事,以他的格肯定会什么都不顾的火爆上前就是狠狠的几拳。悌

  悌

  “是不是昨天晚上…太累了”,章盛光趴着头发,破天荒的古铜色的脸上难得有几分不好意思,对昨晚的事印象并不是很清楚,只依稀记得自己在包厢里喝醉了酒,后来好像她来了接了自己,然后他好像说了很多话,后来剩下的就是跟她些缠绵的破碎镜头,早上起来的时候背部很不舒服,都是她昨晚抓的不少伤口,看样子昨晚是把她弄得很疼,记忆里他昨晚好像也是蛮鲁的,而且她刚才起来时看到她身上有几道淤青,“我昨天晚上…喝醉了,没控制住自己,可能有些方面把你弄的很疼…”。

  前几天在车里要了她时事后也觉得太鲁了,还想着下次要温柔点的,结果…。

  谀

  唉,该不会刚才做噩梦也是因为自己吧。

  谢欢愕了愕,低下头垂眸不语,弦月的眉头无打采的弯着。

  “我发誓,我下次绝对绝对、一定一定会轻点的”,章盛光用力的握住她肩膀,深邃有型的脸竟带着苦恼的小心翼翼。谀

  谢欢心突然一柔,微微一笑,抿出一个笑容,努力让自己打起神来,“不关你的事,只是我昨天去酒吧接你的时候看到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喝醉了酒杯一个…老男人带走了…”。

  “噢”,章盛光盱了口气,不以为然的道:“这种事酒吧常有啊,而且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本来就应该好好呆在学校读书,跑去那种地方肯定也不是什么正经女孩子,说不定还能为傍到一个大款高兴呢”。

  “可是若那女孩不是自愿的呢”。

  “那她既然去了那种地方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也不关别人的事,你别想太多了,跟你没关系”,章盛光边说眼睛情不自禁的往下瞄去。

  她披着件长外衫,还没拉起,前的一半敞开,一直往下,两条腿光溜溜的,风景线真是美好而诱人,他下意识的舔了舔舌头,口干舌燥。

  谢欢也很快发现他好色的视线在看哪,大窘,连忙捂住身子,推着他往厕所外走,“谁让你进来的,出去,我要用厕所”。

  “是你没关门,关我什么事”,章盛光趁最后的出去的一秒,在她口上了一把。

  “啪”的玻璃门在他面前摔上,他舔了舔刚过她身体的舌头,偷偷的、坏坏的笑了。

  谢欢锁了门才想起厕所里没衣服换,只好道:“章盛光,你到我衣柜里帮我拿几件衣服进来”。

  “拿几件啊,内衣还是内裤”?章盛光故意嘿道。

  “都要都要”。

  “好吧,那我就不拿衣服和裤子了啊”。

  “衣服和裤子也要”,谢欢尽量让自己耐心的道。

  “那你到底要什么呀,刚刚还说要内衣和内裤”。

  他肯定是又在戏耍她,谢欢闭了闭眼,索打开门冲了出去,恶狠狠的将躲在门口坏笑的臭男人推开,从柜子里取出衣服,又回了厕所,整个过程一气呵成,看也不看他。

  章盛光灰溜溜的了鼻子,这女人还真是不经惹啊,待会儿出来肯定不会给他好脸色。

  可出乎意料的是谢欢换好衣服出来之后整个人平静的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她穿了件only的白黑条纹蝙蝠袖,腋下和手臂处是雪纺做的,既不是女人的妩媚又带着点脱俗的味道。

  真不敢相信这个女人昨晚还被自己压在身下啊,章盛光喜滋滋的从后方抱住她,闻着她发丝间的香味,应该是抹了点油,头发更加的柔香好闻,“我今天上午十一点的飞机去北京了…”。

  “嗯,那你还要回家收拾行李,把衣服穿上,准备准备吧,我也要去上班了”,谢欢任他抱着没有动,昨晚他说的话让她心烦意乱。

  “喂,你不要送我的吗”,章盛光像被泼了盆冷水,不过这次她好歹没有推开自己,多少有点安慰,把她身体转过来,直视着她妩媚的脸,“上班上班,天天只知道上班,你请个假会死啊”。

  谢欢拧紧秀美,“会死,我前几天出了个错,被科长骂了顿,现在全科室的人都盯死我,他们嘴巴上没说,可心里都觉得我是搞关系进来的”。

  “是吗”?章盛光愣住,这才看到她眼底的不开心,“既然你在那上班那么累,又不开心,那干脆别做了”。

  “政府机关不是你说想不做就不做的,又不是打工”,谢欢苦笑。

  章盛光看着她黯然无光的脸庞,心中涌起一股冲动,“谢欢…”。

  “穿衣服”,谢欢不想听他说下去,拿开他的手,转身帮他捡起衣服递过去。

  章盛光脸色郁郁的接过衣服,穿戴整齐后,两人一块走出了公寓。

  想到马上又要跟她分别了,不知道下回见面又是何时,章盛光灼热的眼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谢欢一步一步的往前

  走,不用侧过身去,她也能感觉到他的目光,盯的他心慌意乱。

  “不清楚”,章盛光暗喜,嘴上还是那副油嘴滑舌的模样,“你想我的话我就回来”。

  谢欢完全都不知道该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