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激(1/2)

加入书签

  糟糕!

  悌

  她心漏跳了一拍,肯定是陆瑕见她还没去打电话过来了,她不敢多看迅速的按掉。

  铃声突然寂静,车里的动静也停了下来,周鹏之缓慢的按下窗户,衬衫凌乱的他眯红着被打断好事欲求不满的双眼,脸色因为怒气微微狰狞,被他按压在下面的少女只看到她衣服撕开的白皙背部,嘤嘤啜泣声从里面传来,一只玉手努力的攀上窗户,像要抓住一救命稻草,声音沾着妖媚的和无助。悌

  “救我,拜托你救救我…他想强、暴我,我不要呆在这…唔…”,呼喊的哭声突然被周鹏之用力的捂住。

  “谢欢,你跟着我来的”?周鹏之冷的眼向她,眉宇之间哪有平时在公众之前肃然沉稳的模样。

  谀

  “周检…”,谢欢握拳实在忍不住的上前一步,忿然道:“我看她年纪挺小的,好像又嗑了药,您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苦强迫一个…比你小一大截的女孩子,传出去对您的名声和前途也不好”。

  “听你的口气是在威胁我”?周鹏之最嫉恨别人说他年纪大,当即沉下脸,厉声道:“天真的可笑,你是不是没搞清楚自己的立场,连章思璟都要敬我几分,别以为有个姓章的在后面罩着,就跟天借了胆,马上给我上去,今天这番话就当我没听见”。谀

  谢欢以前几次在局里见到周鹏之都是象个长辈似的跟她点头微笑,像这般疾言厉色可见是真的触到了皇帝的龙须,她是真的被斥的害怕,连手心都冒出了汗,“我不没敢威胁您,我就觉得她挺可怜的,您不能放了她,就当看在我大哥的面子上…”。

  “谢欢!你姓谢,你大哥还姓章呢,又不是同,别以为我不清楚你是章家领养的,章伟权父子为了把你弄进检察院也花了不少功夫,不该管的就不要管,别平白无故的带着那骨子天真器毁了自己的将来”,周鹏之放下了狠话。

  谢欢脸色陡然一片惨白,是的,她姓谢,不姓章,其实所有人都知道是没有血缘关系的。

  “我看章家也是真心对你好,别辜负了人家的一番心意,也别害了章家”。

  周鹏之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谢欢就算是傻子都明白了,如果他倒台了,那章家也不会讨好好果子吃,章家在暮市这么多年越做越大,不可能是清清白白的。

  难道她为了一时的义气救一个少女害了章家?

  “你也不笨,只不过涉世未深,今天晚上就当给你好好上堂课吧”,周鹏之冷笑,显然已经失去了耐心,“还不快走”。

  他一喝,谢欢说不出从头到脚的悲戚、愤慨。

  车里的女孩无助的发出“唔唔”的悲戚声。

  她挣扎不定的脚步挪上前又后退,最后毅然转身,两条腿像灌了铅,无比的沉重。

  “等等——”,后面的周鹏之突然开口,“你到边上看着,有人来了就敲车门”。

  谢欢一惊,周鹏之已然缓缓的摇上窗户。

  里面的撕扯声再次传来,车子的地盘一晃一晃的。

  再随着“啊唔”的撕裂哭声钻进耳里,谢欢双腿发抖,险些站不稳,连眼前都有些失去焦距。

  只有哭声,谩骂声,反抗声,碰撞声…。

  里面一个只有十八岁左右的少女在被一个年龄可以当他爸的人凌辱,而她却什么都不能。

  这种感觉仿佛把她带回了她小时候被邱子旭绑到桥下的情形,他们脱光自己的衣服拍下裸照,那时候大抵也是这个样子,嘴巴堵得说不出话,无法反抗,也没人来救她。

  那时候她就发誓等长大了要做一个有本事的成功人,她要将所有的坏人绳之于法,所以她去学了法律,走上了这条道路。

  然,如今,走上这条路的人,学着最正义的法律,却连一个柔弱的少女都救不了。

  里面的动静似乎像经过了一场漫长的战役才归于寂静。

  她几乎像耗尽了生命的全部力后,周鹏之才喘的打开窗户,“你可以走了…”。

  “你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