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不会辜负她(1/2)

加入书签

  谢欢心潮起伏的凝视着那只指尖,一寸寸的挪进,就在她呼吸提起来的时候,指尖突然在她离唇半厘米的地方顿住,俊美的脸在斑斓的灯光中给覆盖住。

  半响,他别开脸,手指搭上了倚靠的扶栏,浴袍的领口微咧,完美迷人的唇角轻柔的掀了掀,“还以为你嘴唇上有脏东西,想帮你拿掉,结果看错了”。悌

  “是吗”,那升起的希翼忽然幻化成更重的失落沉沉掉下来,心终究冰凉,她用手触了触唇,只有两滴晶莹的水珠。

  悌

  “你怎么就出来了”,烟蒂重新放进嘴唇里,章思璟吸了口,又吐了出来。

  谢欢不喜欢抽烟的男人,可觉得他无论是做什么都是好看、养眼的,她觉得自己也挺无可救药、犯贱,“我不习惯…没穿衣服的时候被人捏来捏去,虽然对方也是女的”。

  “那你可以别叫她按摩,好好泡会儿,你天天上班也挺累的”。

  “泡着我想睡觉,我怕睡过头去”,谢欢看过去,“你不也一样吗,该不会是为了苑青姐怕消受不起里面的美人,所以提前出来透气吧”。

  章思璟轻笑的烟了抖,不语。

  “其实你们为什么还不结婚呢”,谢欢转过身去,靠着后面的扶栏,“我记得璟哥哥你已经二十八岁了,也不小了”。谀

  章思璟意外的一怔,夹着烟的指尖微微用力,蜷起,“你觉得我很大了吗”?

  “至少是时候结婚了”。

  “你很希望我结婚”?章思璟再次反问,回过头去,眼眸复杂难言的盯紧她。

  “你跟苑青姐在一起快十年了,有时候说出去的诺言就要做到,不要把诺言当做一场游戏,既然做了就要负责”,谢欢大声道,乌黑的眼睛里终于忍不住流出悲伤,一丝一缕,绵延不绝,她不曾想自己有一天真的会劝自己所爱的人跟一个女人早点结婚,也许是想让自己也早日解脱吧。

  “我跟她什么时候在一起十年了”?章思璟褶皱起眉头,满脸的怔然,“我大学的时候一直在跟你在交往…”。

  “现在来算这些本就没有意义”,谢欢扬声打断他,“你们交往了很久很久这是事实,你要想想人家詹苑青跟着你出国、又跟着你来暮市,她为你付出了一切,你这样拖拖拉拉的算什么,以为女人的青春很好玩吗”。

  “原来我现在在你的心里形象如此糟糕”,章思璟嘲弄的摇摇头,斩钉截铁的道:“我会娶苑青的,这辈子我绝不会辜负她的”。

  谢欢身子一僵,心里没有丝毫的解脱,反而被人狠狠扎了针,她低着头,嘴唇近乎灰白,“记得自己说过的话”。

  章思璟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她,先前帮他按摩的女郎突然捧着他的手机匆匆走过来,“章先生,您电话响了”。

  “谢谢”,章思璟接过,对着电话“嗯”了声“我这就过去”后回头无奈的对谢欢道:“苑青住的地方的灯泡坏了,她最怕黑了,我去帮她换个灯泡,我跟光子说一声,待会儿你们俩一块回去”。

  “嗯,你去吧”,谢欢点点头,很快便听到匆匆走远的脚步声。

  她忽然想起前几年在伦敦的时候,住的地方又潮湿又暗,几个女生住一块灯泡坏了也不知道怎么换,后来特意到老远的坐车去买灯管,结果老板又拿了跟坏的给她,后来还是求助卫豫桓帮忙搞定的,女人终究是女人,很多事都不敢、也不会做,那时候她想如果他在身边该多少,什么都不要想,一切有他解决。

  可这么多年来,他心里紧张牵挂的是另一个女人会怕黑,在对方最需要的时候他会赶过去,还坚决的说会娶詹苑青。

  眼眶再也控制不住的酸了、也涩了。

  泪模糊了视线,不争气的幻化成水珠连绵不绝的往下掉,打湿了脸颊,手臂,却不敢哭出声,只能无声的流淌。

  “谢欢,你有完没完啊”,咒骂的声音在头顶响起,章盛光痛心疾首的看着她低头默默流泪的样子,咬着唇片,连哭也不敢哭的太大声。

  他坐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