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明欣,我不能让你为我去冒险。”黄绮玲坚决的反对。“而且如果让对方知道我们欺骗了他,他定会对小恺恺不利的。”

  “玲姐,你放心,我会很小心的。你忘了,我的伪装技术很好!”她这句话是说给陈宇臣听的。“而且我相信以我的身手应该可以应付得了,除非他从八岁就学跆拳道,不过就算他八岁就学跆拳道,我照样可以打赢他。”说完,连巴明欣也讶异自己的“反讽口才”。

  陈宇臣气得都快冒烟了。

  “可是”

  “玲姐,别可是了,我定会平安的救出小恺恺的。”她仍逃避著陈宇臣的眼光。

  “是,我也觉得这个计画可行。”警方的组长是郑羽的学弟,所以他对巴明欣并不陌生。“明欣,明天由你去,我会调派些人手在附近埋伏的。”

  “r!”她笑著行了个礼。

  “明欣,谢谢你!”有说不出的感激。

  此刻,陈宇臣知道即使自己再反对,也起不了任何作用的。想想,他还真得感谢有这么次“意外”的发生,否则他也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才能让她再回到他身边;只是想到她明天将要面对的危险场面,他整颗心已悬到了胸口,而她竟还不知死活的笑著,让他为之气结。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孩?!

  “我有话要对你说。”他伸手将她硬拉至二楼。

  当他的手碰到巴明欣时,那股电流又从他的手中传至她的心中。

  她知道根本骗不了自己的,虽然她曾斩钉截铁地告诉巴正汉夫妇,也告诉自己——她和他毫无瓜葛,但是当她看到他的那刹那,所有的伪装全都瓦解了。尽管她的外表如平时的冷静。

  “你又想说什么?我们之间已无话可说了!”她口是心非地脱口而出。

  陈宇臣在心中重重的叹了口气。

  这才是她!

  个真正的巴明欣!

  是星星也好,是月亮也好,他都不由自主的被她吸引,为她迷惘,为她又气又恼,为她又爱又怜,甚至为她不知所措。这就是爱。他知道自己已无法克制的爱上她。

  尤其当他听到她提出要代替黄绮玲赴约的那刹那,害怕失去她的感觉只让他觉得心痛。

  他心疼又无奈地将她拥入怀中,他多么想告诉她他爱她当他接触到巴明欣那双翦翦如水的眼瞳时,他用吻告诉她。

  瞬间,这世界上彷佛只有他们两人存在般,他的吻中传递著他那浓得化不开的爱恋,巴明欣回应的更是缠绵悱恻的情。

  她也爱他!她不怕让他知道。

  当他放开她时,他取下脖子上直挂著的护身符,为她戴上。

  “这是我母亲替我求的护身符,也是她留给我的遗物,我直带在身边,每当有什么困难时,它总会让我化险为夷,平安度过。我把它送给你。”

  够了!

  巴明欣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轻靠在他宽阔的胸膛上,泪水浸湿了他的衣服,却温暖了彼此的心。

  清晨的阳明山后山笼罩在层薄露中。

  巴明欣穿著黄绮玲的衣服,戴上黑镜,神韵竟颇有几分神似。

  吴宗浩从树丛中跳了出来,手揪著小恺恺,手用枪抵著小恺恺的头部。

  “妈咪!妈咪!”小恺恺哭著叫她。

  巴明欣不敢出声,怕泄漏了自己伪装的身份。

  “你还是来了!”吴宗浩面露狰狞的笑。

  “妈咪!妈咪!”小恺恺害怕的直叫著她。

  “别叫!”吴宗浩更用力的揪住他的衣领,勒得小恺恺的小脸由红涨紫。

  巴明欣看得既心疼又紧张,但是地却不能自乱阵脚,否则情势会对小恺恺更不利。

  她拚命用手势叫小恺恺不要叫,哪知他根本不能配合她,反而越叫越大声。

  “妈咪!妈咪!”

  “他妈的!我叫你不要叫,你听不懂,是不是?”吴宗浩凶暴地用枪柄敲了下小恺恺的头部,只听见小恺恺喊叫声“痛”,血从他的头部流了下来。

  巴明欣情急叫道:“你不要伤害他!”

  “星星姐姐,星星姐姐!”小恺恺认出她的声音。

  吴宗浩这时已无人性可言,几近神经错乱,用枪指著巴明欣说:“你不是绮玲?!”

  巴明欣取下墨镜,强制镇定的看著他,试著跟他谈判。“把小孩放了!他现在受伤了,需要送医院。”

  吴宗浩仰天大笑,再度举起枪柄,狠狠地往小恺恺头上再敲记,血流得更多更急了。

  “我不会放了他!如果不是因为他,绮玲会跟我结婚的;他死了,就不会再阻碍我和绮玲了。”

  巴明欣打个冷颤。

  这个人已经毫无理智可言,如果不尽快将小恺恺救回,他势必会因失血过多而休克

  巴明欣伸手将预备好的小刀偷偷地握在手上,利用她射飞标的准确性,将手上的小刀往吴宗浩射了过去,她想也没想就扑到小恺恺的身上;就在她还来不及弄清楚怎么回事时,只听见陈宇臣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阵枪声划过清晨的宁静

  第十章

  场惊心动魄的风暴总算归于平静。

  吴宗浩已受到警方的制裁。

  小恺恺经过医生的诊察后已平安无事。

  巴明欣除了受到些皮外伤外,也安然无事。

  但是她却再也没见到陈宇臣。

  在事发最危急的那刹那,她明明听到陈宇臣叫她的声音,可是他却连到医看她也没有。回到陈家所得到的只是封信。

  明欣:

  也许我该称你星星,或者是月亮,但是不管如何称呼,已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平安无事。

  这几天我想了很多,但是我还是无法接受你,因为在我心中,自始至终,我所爱的人是在陈家那个温文可人的星星;很遗憾的是那个星星根本不存在,存在的是像月亮的巴明欣。

  就让我们彼此留下美好的印象吧!

  宇臣

  信被巴明欣撕个碎烂,连带的也撕碎了她的心。

  原来他所爱的只是她所伪装出来的星星,那他为什么要把护身符送给她?为什么还要吻她?为什么?为什么?

  连串的为什么打败了她。

  只因为她不再是星星,他就不能接受她吗?就不能爱她吗?

  她可以改,只要他的句话,她愿意辈子当星星的,他难道不知道吗?

  就这么封信,他就不再留恋而弃她离去,教她情何以堪?教她情何以堪?

  黄绮玲看著巴明欣肝肠寸断的哭泣,揉碎了她整颗心。

  不!她不能让巴明欣就这样

  “玲!”,拉住她,轻轻地摇摇头,阻止了她的冲动。

  “,我好难过!我真的好难过!”她哭倒在的怀中。

  “玲,我相信还会有挽救的机会,他们会有相聚的天的。”低声哄著她。

  会吗?

  黄绮玲哭得更悲恸。

  如果巴明欣和陈宇臣就这么分开,她和会愧疚辈子的。

  “让我们起为他们祈祷。”由衷的说:“我相信有情人终能眷属的。”

  黄绮玲还能说什么?

  现在她能做的就只是祈祷了。为巴明欣和陈宇臣的未来祈祷。

  巴正汉和郑羽脸的愁眉苦脸,除了叹气,还是叹气。

  他们几乎快要认不出而前的巴明欣了。

  那个冷静得彷佛没有个人喜怒的巴明欣似乎又回来了。只不过,现在的她,对每个人都生疏有礼得近乎陌生,没有人能走进她的世界;每天除了在餐桌上才看得见她之外,她完全将自己投入工作中,刻也不得喘息。

  他们心底十分清楚巴明欣的改变是为了谁,而她的倔强性子又教他们说不出任何安慰的话,毕竟他们是始作俑者,不是吗?

  想到陈宇臣,夫妻俩不免同时又叹了口长气。

  想来想去,只有向黄绮玲求救兵。

  当黄绮玲出现,他们心中的担忧顿时减轻不少。

  “明欣,”黄绮玲心疼地看著消瘦的她。“你还在想宇臣是吗?”

  “我们已经没有任何牵扯了。”她强自振作地说。

  黄绮玲鼻中阵酸楚,眼泪克制不了的掉了下来。

  “玲姐,”巴明欣见到她哭,慌了手脚。“你怎么了?是不是大哥欺负你?还是小恺恺”

  “不!不关他们的事!”黄绮玲低泣的说:“我只是替宇臣难过。”

  听到他的名字,巴明欣心中又是阵翻搅。

  “我定要告诉你事实。”黄绮玲抬起泪痕斑斑的脸庞。

  巴明欣心中阵紧缩。她到底想说什么?

  “其实那封信根本不是宇臣写的。”

  “什么?!”她简直不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那封信是帮宇臣写的。”黄绮玲豁出去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