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悲戚(1/2)

加入书签

  听到石槿柔要打发她回去,海棠吓得“噗通”一声跪了下去,随即磕头说道:

  “请小姐开恩,万万不要打发海棠回去,否则,海棠宁可死在小姐面前!”

  石槿柔微蹙了下眉,然后冷冷地说道:“这算什么?威胁本小姐吗?”

  “奴婢不敢!奴婢的卖身契自从交到老爷手里,奴婢便生是石府人,死是石府鬼!若被小姐打发出府,奴婢哪儿还有脸面再活在世间?”

  石槿柔闻言,缓和了语气说道:“你知道就好!从今以后,你要时时刻刻省得,本小姐才是你的主子。你若三心二意,做出背主之事,休怪本小姐翻脸无情!”

  恰在此时,另外两个丫鬟拎了热水和茶壶走了进来,见到海棠正跪在地上,被石槿柔斥责,不由均是一愣,心中不免有些害怕,其中有个丫鬟在给石槿柔端茶的时候,双手竟不自觉地有些抖动,险些将茶水洒到地上。

  石槿柔冷眼旁观,嘴角带着一丝轻蔑,并未说话。她看着两个丫鬟忙活得差不多了,这才开口说道:“你们两个和海棠去院子外面候着吧,若无本小姐召唤,不得进院!”

  两个丫鬟齐声应是,海棠悄悄看了石槿柔一眼,犹豫着站起身,和那两个丫鬟退出了屋子,然后又出了院子。

  直到三个丫鬟都出院子,石槿柔这才对丁忠说道:“丁伯,麻烦您注意着院子。”

  丁伯微微一笑,说道:“小姐放心,有话但说无妨。”

  石槿柔点点头,又转头对安心说道:“说吧,京郊大营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双方士兵为何起了冲突?”

  安心一愣,他本以为石槿柔会在第一时间询问冉轶成情况的,却没想到石槿柔最关心的竟是京郊大营里的事。

  虽是有些出乎意料,但安心依旧恭敬地答道:

  “昨日下午,段云德与易寒山进京赴宴,恭贺太后寿辰,段云德所部的士兵偷偷跑出军营,到附近村庄劫掠财物,结果在一个村庄失手打死了一名老妇人。而那个妇人又恰好是易副统帅帐下一个士兵的母亲。那士兵得知消息,岂肯善罢甘休,加之易统帅与段统帅之间平日里便多有不睦,士兵间更是水火难容,因此,这个事件成了引子,起初只是几个人之间的打斗,后来竟演变成双方士兵的厮杀。”

  “死伤了多少人?这事又会如何处置?”石槿柔问道。

  “好在易副统帅帐下当值的将领竭力弹压,加之冉将军亲率御林军赶赴京郊大营,才最终控制住了局势,没有引发更大规模的骚乱。但即便如此,死伤人数也已达百人以上,而且死的几乎都是段云德所部的士兵。也正因如此,段云德才不依不饶,不但羁押了易副统帅帐下的一批士兵,而且还羁押了易副统帅本人。只待皇上圣旨下了,再做处置。”

  “大皇子和六皇子殿下呢?他们可有什么反应?”石槿柔微微皱眉问道。

  “六爷那里,末将并不清楚。倒是听冉将军说,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