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论第一更求花(1/2)

加入书签

  谭平s带着苦笑也带着丝许震惊看着毛锋之,他的心情此刻还是比较复杂,他从内心上根本就不希望毛锋之出事,他对国内的形势看的非常的清楚,没有人能取代毛锋之,没有人能与毛锋之比肩,这和能力无关,这是现实。

  他与不少故交都私下谈过这方面的事情,不仅仅是他就是他不少故交都是认可这个观点,现在的中国正是应该大力发展,正是应该奋起直追的大好时机,内战不应该再继续了,也没有丝毫理由继续,如果这个时候再继续内战,那么就是内贼,就是为了一己私利,说破天都是如此。

  谁能有毛锋之这般屡屡打破潜规则,国内不少尘封已久的现状或者说根深蒂固的利益圈都被毛锋之无情打破,这里面不能说毛锋之没有私心,但是公大于私,不要吹毛求疵,换位思考一下恐怕没有人能在毛锋之如此的年纪就能做到。

  毛锋之状态有点亢奋,但是也没有持续多久,他就开始吃药,丁筱雅亲自拿着药进来服侍毛锋之喝药。

  谭平s在一旁静静看着,他对于毛锋之家事没有什么异议,不少人都是指责毛锋之好色,但毛锋之没有丝毫违反法纪,这是双方你情我愿的事情,这些人恐怕都是羡慕嫉妒恨,恐怕都是不怀好意,这些人都是不值得自己相交。

  很快丁筱雅就离开,毛锋之喝了药也开始冷静下来。谭平s则是微笑说道:“主席,你现在身体恢复看上去很是不错。”

  毛锋之虽然不是政府主席,但却是党内主席,所以谭平s这么称呼毛锋之也没有喊错,只是很多人都喜欢喊毛锋之委员长或者委座。

  毛锋之知道这是缓和一下当前的气氛,他知晓谭平s此刻的心思,他知道**这些人都是想施展自己的抱负,都是想把自己一套想法施展出来,但是因为政学系的牵制以及国民d不少元老的抵制,这让他们都举步维艰。

  对于统一思想毛锋之是持肯定态度,思想不统一那意味着就是不团结,那意味着就是内患,那就意味着根本无法举全国之力奋发图强。但是这思想是什么,这就需要好好商议,整合两党目前来看只是表面上成功,这还是自己一力推行的结果,一但自己有什么不测,那么这目前的脆弱的平衡恐怕一下子就会打破。

  毛锋之沉声说道:“国家之未来如何走你我现在都是无法知晓,如今你我所做的就是绝不能有错,大方向绝不能有错,否则你我必然成为历史罪人,这点你我都应该有这个心理准备,记得你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问过我如何看待马列主义,不得不说马列主义非常符合当前大多数民众,因为中国穷苦的民众太多了,太多人连温饱都没有解决,有太多的孩子连上课都无法实现,甚至很小的时候就出来打工,成为童工,平等?共同富裕?这世界上有这样的国度吗?看看苏联,他们那一套集体农庄,苏联那一套完全不能试用在咱们中国,看看苏联,他们现在平等了吗?何谓平等?那就没有高下之分,没有贫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