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给桥鼻走,这种奇怪的事情真是令黑衣妇人又气又恨,却是没有点办法。随着可儿拳劲的逐渐加大,那股粘劲更是强大。待那黑衣妇人想要张口向阁主求救的时候,却是连张嘴也是不行了。

  黄衣女心里也是大为奇怪,这种拳法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慢腾腾,软绵绵的,这种武功也能伤人么?可是看着自己人的样,明明已经快要累到虚脱的边缘了。她心知此时自己若是不出手的话,只怕覃银栾会被那个女活活累死。

  想到此,黄衣女甫动身,突然道银光划过,条长枪紧紧的横在了她的前面。

  “想要二打啊!先过我这关再说!”杨延融心里气得不行,恨不得让可儿把那个黑衣女给掌毙了,此时的雨初脸色苍白如纸,酥胸也在急剧的起伏着,显然已经身受重伤了。竟然有人敢在我的面前把我的妻打成这个样,这么久以来,他何曾吃过这么大的亏?

  “找死!”黄衣女娇斥声,足尖轻点,倏地接近了杨延融的身边,玉掌如刀般直劈下来。

  杨延融吓了跳,没想到这个黄衣女的速这么快,快到他都反应不过来了。但想起自己不怕内功打击的事情,顿时个主意浮现起来。假装自己躲不开的样,手中的镔铁点钢枪横扫而去。

  第三百六十四章全灭

  ?

  黄衣女淡然笑,对他那横扫来的枪视而不见。因为,在她的玉掌击中杨延融的胸口的时候,那把枪还没有近她的身呢。只要这掌能打中杨延融,那么他那枪也就扫不过来了。

  “呯!”声闷响,黄衣女的手掌直击在杨延融的胸口上。但很快,她就感觉到不对劲儿了,她看到了抹诡异的笑容。那是杨延融在笑!待她想要抽身后退的时候,杨延融已经把将她的玉手抓住,同时脚下随着黄衣女疾退的步跟了上去,另只后顺势抄,将黄衣女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怎么可能?”黄衣女大惊!手上不停的变换着,掌,指,爪,连着换着不同的招式打在杨延融的身上,根本就没有点儿的效果≡己的腰肢反而快要被这可恶的家伙给搂断了!

  她对自己的武功可是为了解的,别说是个人了,就是块铁,也能被她的掌给拍成粉。然而,自己已经打了他那么多掌,为什么他点事儿都没有?

  “还要打吗?对我,点儿用处也没有!”杨延融呵呵笑,将黄衣女把提起来扛在了肩头,大声对着可儿道:“尽全力,莫留手!”

  黄衣女又惊又怒,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人家活捉了!

  “混蛋,快放开我!”黄衣女拼命的挣扎起来,她虽然武功高,内力也为雄厚,但她的力气却实在是小了点,跟杨延融这个变态比,差得不是星半点的。

  黑衣妇人覃银栾大惊,阁主竟然被那个家伙抓住了?在这失神的功夫,可儿招式立变,使出了绷劲,两只手缠着覃银栾的双臂绞。

  “咔嚓”两声轻响,却是可儿将覃银栾的两只手臂骨绷断了。

  “啊”覃银栾惨呼声,身顿时委顿下来,被可儿纤指连点,封了身上几处要岤。可儿恨她把自己的师父打伤了,跟里会跟这个黑衣女人客气?不觉间就使了重手法1

  “可儿,好样的!”杨延融赞了声,笑道:“大伙儿起上,把这些望月阁的余孽全捉了!会儿咱们开个公审大会。”

  得了杨延融的招呼,干武林高手尽皆扑了上去,要是单对单的话,武剑二殿的殿主谁也不怕,但对着这么多的高手连手攻击,很快就败下阵来,其中武殿主被慕容复掌拍晕了过去。剑殿主又被上官鹏掌打在胸口,已经重伤。

  “杨延融,快放开我,有种的咱们再比次!”黄衣女郁闷得想要吐血,自己在江湖中的地位何等崇高?此时的她就像是小孩样被人家给扛着,虽然手足能动,口也能言,但偏偏就被这家伙给制得死死的,根本就挣脱不了。

  杨延融心里火,妈的,都到这个地步了,你还想要跟我打?右手抬,狠狠的在黄衣女的屁股上拍了记,喝道:“给老闭嘴!你真想要打吗?好,那老把你的衣服剥光了,捆起来,让你去跟我手下的七千人打如何?你要不要试试?”

  黄衣女惊惧不已,若这混蛋真让那七千人上来那样对她的话,真是生不如死了!到了现在,她也认载了,冷静地问道:“杨延融,你想要怎么样?如今我望月阁已毁在你手里了,难道你还要将我们赶尽杀绝不成?”

  杨延融摇摇头,根本就懒得理会她。这里面虽然不泛高手,但这女的身手实在是过高绝,般人根本就看不住她。只得手扛着她,用蛮力紧紧的压制着。若是换成了般人,只怕早就被她逃脱了。

  “雨初,你怎么样了?”杨延融走到桑雨初的身边来,心疼地道:“受了这么重的伤,都怪我没有把你保护好!”

  其实刚才桑雨初虽然受了伤,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重。后来又把那口血水咽下去之后,脸色才变得苍白起来。这些杨延融哪懂啊?还以为自己的老婆伤得很重呢,才给可儿下了“尽全力,莫留手”的命令。可儿心急之余,也没有细看,这才酿成了覃银栾臂骨齐断的杯具。

  桑雨初心中柔情顿生,这会儿她也明白过来了,赶紧大家都以为她身受重伤了啊!她拉着杨延融的手臂,微笑道:“我不要紧,只是内息有点紊乱罢了,歇息会儿便可痊愈!”

  “没有骗我?我刚才见你的脸色不对劲儿,还以为你被那女的给打伤了呢2”杨延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又道:“既然没事了,那咱们就可以将这些个人审审了!”

  他当即传下命令,将望月阁的所有人集中起来,男女分开,个个的审,并且要她们互相举报,在如狼似虎的禁军喝骂之下,场声势浩大的互相指责运动开始了。开始还有几个刺头想要企图蒙混过关,但被赵虎通收拾之后也变得老实了,把鼻涕把泪的全都给招了。

  当然,最难啃的硬骨头要属望月阁的核心人物,几大长老,十凤卫,四殿殿主这些人了。

  杨延融将她们分隔开来,让人慢慢的审问,反正时间多的是,他也不着急。

  杨延融走到哪,就把这个黄衣女扛到哪,惹得周围的禁军士兵和绿林好汉们俱都窃笑不已。桑雨初也深感不妥,把杨延融拉到边,然后顺手把那黄衣女的岤道给点了,这才说道:“杨郎,你要如何处理这个望月阁主?俱审查的结果来看,她虽然是望月阁的脑,但平生并没有做过什么坏事儿,全都是那些长老她们指使人干的。这人武功绝顶,若是不妥善处理的话,旦让她跑了,事后报复起来。那可就遭了。”

  杨延融看着昏迷过去的黄衣女,也是无奈,若说把她就这样杀了吧,但人家没做过恶事儿,若是放了吧,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雨初,你给我拿个主意,说说看,应该怎么办?”杨延融想了想,也想不出个好主意来,便问道。

  桑雨初诡异笑,悄悄在杨延融耳朵边上说了句话,却是惊得杨延融目瞪口呆,失声道:“雨初,这个不合适吧?你别看她这么年轻,只怕都有两岁了,对这样个老,我实在是不去手啊!”

  桑雨初使劲拧了他把,嗔道:“你哪知眼睛看到她两岁了?人家明明就是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而已3而且我现在也知道了,望月阁主是代代传承的,每代阁主用种高深的秘法将毕身的修为传递给下代阁主,这个女年年纪其实就跟小姨差不多,而且她武功又高,你若是得了她相助,日后上了战场,身边岂不是又多了员大将了?你呀,平时的聪明劲儿跑到哪里去了,怎么到这事上就变笨了呢?”

  杨延融尽管脸皮已经厚了,但此时仍然有些脸红,呐呐地道:“雨初,要不咱们再想个别的主意?这样,我感觉像是在犯罪啊!”

  “犯你个头的罪,柴美容,赵紫烟,还有苏云卿是怎么得来的,我可是清楚得很,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些事儿。”桑雨初白了他眼,哼道:“这事儿你又不是第次做了,还跟我装假正经吗?”

  “这个”杨延融尴尬笑,“为难”地道:“既然雨初你这样说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桑雨初心里气愤不已,这都叫什么事儿嘛,敢情自己变成恶人了,看着他在那里坏笑,忍不住又出手在他腰间的软肉上拧了把,这才从怀中掏出本书来,说道:“杨郎,这是本为上剩的双修法门,名叫云何摄心术!对你有用处,会儿你就用这上面介绍的法门与她双修,要把她这个武林四大奇人之的望月阁主给折服了,对你来说,想来定然不是件难事。”

  “双修?”杨延融大吃惊,这玩意儿可是传说中的东西啊!

  桑雨初点点头,说道:“不错,就是双修!杨郎你只要与她双修,得来的好处定然不小。而且我看她体态,此时仍然是纯阴的处之体。这回真是便宜你了!”

  杨延融鬼鬼祟祟的往四周看了看,小声道:“雨初,到时候可得由你来亲自教导啊!”

  桑雨初脸上顿时红,啐道:“你这人真是坏透了,做这事儿,还要让我来帮忙,罢了罢了,我就让你再得意回吧,我刚才看了,前面有座厢房,还没有完全被火烧着,俱事物也都是全的。咱们就去那儿吧!”

  杨延融跟雨初商量完比,扛着黄衣女,拉着桑雨初的手便往那里走去。

  众人觉得奇怪,他们个去干嘛啊,望月阁的人已经被网打尽了,难道前面还有什么人藏在那里不成?

  “杨兄,要不要我来帮忙?”慕容复抱了抱拳,郎声说道。

  杨延融脸上黑,妈的,老要去双修,你来帮什么忙?但这么不光彩的事情怎么能够说出来呢?而且这次是与桑雨初合伙去做件犯罪的事儿,更是不能让他们知道了。杨延融轻咳声,说道:“不用,你们先在这里等着,没有我的招呼,谁也不要进来。上官大哥,慕容兄,还有虎你们几个可得给我把好关,不要让任何个人闯进来了。”

  众人面面相觑,这又唱的是哪出啊?既然他都说出口了,众人俱都点头应是。

  杨延融与桑雨初两个对视眼,均有种干坏事儿的感觉,桑雨初心虚,脸上顿时就红了,被杨延融拉着如飞而去。

  “上官盟主!望月阁从此在江湖中除名,真是大快人心啊!”慕容复感慨声,叹道:“没想到杨兄的武功如此高强,望月阁主竟然被他几招就给擒下来,如此修为真可谓是震烁古今!说他是当世第高手,也不为过了!”

  上官鹏苦笑声,说道:“谁说不是呢。望月阁主掌功雄浑无匹,纵然是我挨了她掌,也得命毙当场。杨兄弟的这身功夫,啧啧,已经不是我们这些个凡夫俗所能仰望的了。”

  外面的人说了些什么,杨延融也不知道,当然,更不想去知道。他把黄衣女放倒在床上之后,问道:“雨初,接下来该怎么办?”

  “你会不知道该怎么办?”桑雨初倒吸了口凉气,瞪眼道:“你平时不是自诩为善解人衣的么?现在你居然问我应该怎么办?哼,我都懒得说你了。”

  “马蚤蕊,马蚤蕊!”杨延融挠挠头,呵呵笑,下五除二的就把仍然昏迷中的黄衣女剥了个精光。他脱衣的速实在是过快速,桑雨初都觉得眼前花,眼前就出现了俱白花花的人体。

  哼,还说不会呢,你这坏蛋!桑雨初心里面气苦不已,你和人家做这事儿,我还要从旁教导,这天下间只怕也只有我个人会这样做了吧?

  杨延融看着躺在床上人事不醒的望月阁主,都有种不知道如何下手的感觉,这个女生得也是美的,皮肤嫩得像是要滴出水来样。伸手在她那滑腻的不带丝赘肉的小腹上轻轻的抚摸起来,叹道:“摸起来真是舒服啊,雨初,要不你也来试试?”

  桑雨初咬咬牙,恨不得上前去踢这家伙脚,我是女人好不好?我要跑去摸其它的女人了,那成什么事儿了。

  杨延融看雨初那爆走的眼神,赶紧回复了正经,说道:“雨初,那我接下来做什么?”

  桑雨初暗恨不已,真是被这坏家伙给整得点脾气也没有了,闻言没好气地道:“就跟洞房样,你先把那东西放进去,然后再听我的指挥就行。”

  杨延融暗暗咂舌,看来还是得小心点儿了,若恼了桑雨初,可没有好果吃啊!伸手往她下体摸,干干的,也没法进去啊!看来,还是得用非常手段了!

  第三百六十六章公审

  ?

  通法国式湿吻过后,白梦环张俏脸憋得通红,纵然她武艺绝顶,内功深厚,也敌不过杨延融的这记绝招的,再说,她以前又哪里有过接吻的经历?对这些都是片空白。

  看着气喘吁吁的白梦环,杨延融笑着道:“感觉如何?第次接吻都是这样,我以后再慢慢的教你!”

  白梦环觉得自己这个什么劳什武林高手真是白当了,被这家伙生擒了不说,就连两人嘴对着嘴儿的接吻,自己也是很快就败下了阵来,难道自己这个高手名头来得虚了不成?

  杨延融刮了刮她的小鼻,顺势翻,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面,两人脸对脸的互相瞪视着。

  白梦环吃了惊,赶紧闭上眼来不敢去看他。心里却是羞怯得不行,哪里敢再睁开眼睛来?杨延融也知道她的想法,毕竟两人之前连面都没有见过,更别说有什么感情了。这倒好,被桑雨初这个坏主意出,这望月阁主白梦环竟然就成了他的女人了,而且两人已经进行了最深入的了解过了。

  杨延融轻轻摸了摸白梦环的脸,微笑道:“别怕,虽然这次是我和雨初不对,但我以后会好好的补尝你的。让你做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最后那两个“之”二字却是在心里暗暗的加了句,嘿嘿,我可真是聪明啊!

  白梦环越想越气,越想越委屈,小嘴儿扁,又哭了起来。杨延融吓了跳,赶紧安慰。白梦环哭了半天,也是哭累了,再说刚才杨延融这厮下手又没个轻重,将这小姑娘折磨得是死去活来的,好在她身体不错,否则,还不被这家伙给活活弄死啊?

  杨延融见她不再哭泣了,便说道:“梦环,你如今已经是我的女人了。咱们是不是应该去找你的父母谈谈,关于咱们俩人的婚事儿,也好给定下个日期,将你名正言顺的娶回来啊。”

  “我没有父母,父母早就死了,我是个孤儿!”白梦环心里虽然喜,但脸上仍然要装作副冷冰冰的样,说道:“我从小就是被吴长老给带回来的,后来老阁主见我资质不错,便将我选作了这代阁主的继承人1前年老阁主以秘法将全身的功力传给了我之后便撤手而去,我这两年也直在闭关,连接任阁主的事儿都是老阁主她安排下来的。”

  杨延融听,顿时大喜,没想到这个白梦环也是被人给拐带来的啊,这下倒好,会儿将那吴长老给审问下之后,以后白梦环可就不会再对我灭了她的望月阁有什么介惕之心了!杨延融强忍着心中的狂喜,小心地问道:“梦环,如果说你的父母还在这个世上呢,你会怎么办?”

  白梦环听,双眼顿时亮,随即又暗淡了下来,摇头道:“不可能,吴长老她也不敢骗我!她说我的父母死了,定然就是死了!”

  “真是个傻姑娘啊!”杨延融摸着白梦环的绣发,微笑道:“你被那个吴长老给骗了,你们这的很多人都被骗了,你知道你们望月阁的小孩们是怎么来的吗?难道全都是父母双亡的孤儿么?这天下又到哪里去找这么多孤儿?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定是吴长老在你们幼年之时,将你们从父母身边给偷偷抱走的。”

  白梦环面上僵,直直的盯着杨延融,寒声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定要杀了她!”

  杨延融也吃了惊,见才白梦环这小姑娘浑身散发出股萧杀之气来,就连他也不禁心中凛,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高手的气势?

  “你如果相信我的话,会儿就由我来做场戏,保证能让你知道你的身世的来龙去脉,以及望月阁上上下下所有可怜的人的身世我都会查出来。”杨延融翻身坐起来,边穿衣服边说道:“不过,中途我在审问吴长老的时候,你不能出声,只能躲在后面静静的听着。要是被你破坏了,我也是无能为力了。”

  白梦环点点头,这才开始件件的穿起衣服来。美人脱衣如同美人穿衣般,令人看起来有心颤神飞之感,杨延融正提着裤头,还没有往上套呢,就被白梦环这穿衣服的姿势给吸引住了,真是举手抬足都是那样的完美和谐啊!

  “你,转过身去!不许偷看!”白梦环手上的动作蓦然停,脸上陀红片,手捂着自己的双峰,另只手紧紧的把下体的幽黑用那件黄铯的衣裙给挡住了2

  杨延融耸耸肩,心里赞叹声,反正也不急在这会儿,以后慢慢看,让她给我脱衣穿衣,让我次性看个够,嘎嘎!

  很快,两人穿戴完毕!杨延融率先走了出去,白梦环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小声问道:“你准备在哪儿审问吴长老?她武功不弱,心志之坚更是天下少有,要想从她嘴里审问出些什么东西来,估计很难。就连以前的老阁主也对她颇为礼遇,从不肯忤逆她的意思。”

  杨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