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年过去了,仍然无人能举得动的。

  众人屏着呼吸,看着杨延融慢慢的将双手搭在了镔铁点钢枪上。

  第二百三十三章分文不取

  ?

  杨延融举枪托,房梁阵“喀嚓”之声传来,上面的积灰更是“溯溯”的往下掉,但大家都没有人在意灰沾在头上,仍旧是眨不眨的盯着头顶。

  “起!”杨延融大喝声,手上加力,店老板赵虎二人立马上前扶住刚才顶着的那根木头,后怕就这样倒了下来。

  随着杨延融力量的加大,那杆镔铁点钢枪也是点点的向上升起,杨延融将枪打斜,那根顶替的木头恰好顶住房梁,而此时的那根做了几年的房柱的镔铁点钢枪也握在了杨延融的手里。

  人人目瞪口呆,这杆重达千二斤的镔铁点钢枪就这样被取下来了?杨延融哈哈笑,双手挺枪身,用力震,涂在枪身上的黄泥纷纷自动脱落,露出了里面黝黑无比的枪身出来。

  好霸道的枪!

  好重的枪!

  这杆枪在手,任你剑法绝顶,枪法精妙,也挡不住这枪之威啊!

  “杨大哥,你好厉害!”可儿惊呼道:“这么重的枪,这天下无人能挡得住你招啊!”

  杨延融呵呵笑,看了看赵虎,道:“虎,选件兵器吧,让我来和你试试招!”

  赵虎吓得哆,大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赶紧就退到边去了。

  “杨郎!我来试试!”桑雨初“呛”的声拔剑出鞘,笑道:“咱们认识以来,还从未与你过过招呢,我可记得,你曾经说过要打得我满地找牙的。来来,今日咱们就比试下!”

  杨延融嘿嘿笑,道:“原来阁下便是有着江湖四大美人之称的俏罗刹,桑雨初啊!甚好,今日我便与你决死战,看看是你的剑厉害,还是我的杨家枪厉害!”

  众人心里暗笑,看着他们在这里演戏,都自觉的退到边去了1

  “接招!”桑雨初娇喝声,身如缕轻烟般举剑飞纵而起,便往杨延融身前靠过去。

  杨延融手里的枪实在是长,若真让桑雨初近了身的话,只怕要不了几招就会被桑雨初制住。桑雨初聪明,杨延融也不笨,精神全力集中,异能自然的就用上了,足下猛地后退几步拉开距离,举枪就刺了过去。

  他这枪实在是快了!桑雨初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杨延融却又将枪倒转回来,剩桑雨初愣神之机,当头砸下。

  那股迎头而来的恶风惊得桑雨初出了身冷汗,力大沉猛,速奇快,快到她根本就来不及反应。杨延融却又将枪收了回来,这时候桑雨初才堪堪落地。

  “雨初,我这刺,砸,觉得如何?”杨延融笑嘻嘻地道:“我还有最后招,我扫!”

  桑雨初还来不及回答呢,杨延融的枪身已然在他的腰间猛地汀了,刺耳的破空之声刮得雨初的裙角飞杨。

  桑雨初呆呆的看着这柄枪,无奈地道:“杨郎,这天下间能挡得了你枪之力的人恐怕还没有吧!”

  杨延融虽然不懂得武功,更不会什么枪法,但他来来回回就几个动作,刺,扫,砸。却是打得江湖中的流高手桑雨初都反应不过来。两人若是真的拼上了命的话,杨延融在先前那刺中,就已经能够取得了桑雨初的性命!

  杨延融将枪扛在肩榜上,笑道:“老板,这枪我要了!”

  老铁匠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他奔出屋,就跪到了门口,大声道:“张大的列祖列宗在上,你们费尽心力打造的那杆枪,终于有了主人了!不肖肖张望远在此向你们磕头!以慰你们的在天之灵!”

  老铁匠涕泪交流,头也不知道磕了多少个!

  杨延融行人出来的时候,老铁匠已经哭得声音沙哑了,他赶紧上前扶起老铁匠,道:“老板,此枪真乃是当世第枪啊,你们张家能铸出这柄绝世好枪,将来必然会闻名于世的!你放心,小不会辱没了这杆枪,更不会辱没了铸造这杆枪,看护这杆枪的张家列位先人2”

  老铁匠抹了把眼泪,在杨延融的搀扶下,慢慢站了起来,他笑道:“客官,你天生神力惊人,正好合适用这杆枪,以后这杆镔铁点钢枪就是你的啦!”

  杨延融大喜,先前还以为这老板在吹牛呢,原来他说的都是真的啊,感念这位张铁匠的诚信,杨延融当然不能小气了,他也知道这位张铁匠是不会要他的银的,因此将张铁匠铺里的所有东西都古恼儿的全买了,当然,价钱比原来的贵了倍不止。

  张铁匠不肯,坚持要以原来的价格买给他。

  杨延融笑道:“老板,你们张家祖上能铸出这等绝世好枪,那就是千古第的铁匠师父了,而你老又是张家的嫡系传人,技术自然是没得说的,若是我买得便宜了,岂不是砸了你张家的千古第打铁世家的招牌?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买东西,从来都是论货不论价的。”

  刀剑之内的兵器就不说了,就连梨地的犁铧,打桩的榔头,劈柴火用的斧都买了。

  张铁匠摇头苦笑,几年都没有卖出去的那些古懂级家伙都被人客官给买走了,他如何不知道这年大方的年轻人心中的想法?不过,他也再没有阻止了,也许在明天,就能在哪个角落里头找到这些东西呢。

  雨初几女心里暗笑,知道杨郎不肯占别人家的便宜,这才想出了这么个绝妙的主意来报答人家。

  杨延融付了钱后,找了块大木板,用那杆镔铁点杆枪在上面刻下了几个大字:第名家。刻罢,谐着行人坐着马车飘然离去。

  “杨大哥,这马车厢只怕是要塌了!”可儿胆颤心惊的扶着车厢壁,大气也不敢出口,道:“马儿也可怜了,增加了这千二斤的重量,只怕走不了多久,就要给累死了!”

  杨延融笑道:“幸好先前有雨初的提醒,让咱们并着匹马拉车,否则,此时的我们可能还在那张铁匠那吧3”

  街上的行人见到了幕古怪的事情,匹高头大马正吃力的拉着车厢,摇摇晃晃的步步的走着,车厢后头露出大截的铁棍

  第二百三十四章杀伐

  ?

  桑雨初微笑道:“千多斤的重量,哪匹马儿能够拉得动?你们是净顾着看热闹了,自然没有想那么多!”

  杨延融点点头,叹道:“雨初啊,你真的是越来越聪明了,都快赶上我的半了,唉,真担心哪天,你赶上我的时候,我可怎么办?”

  “就你作怪!”桑雨初轻拧了他下,突然手上顿,脸上的笑容刹那就消失不见了。

  杨延融问道:“怎么了?”

  桑雨初身震,娇喝声:“大家小心,有杀气!”,说时迟那时快,手中利剑早已出鞘,举掌打飞了车厢的顶篷,身如离弦之箭般就窜了出去。

  杨延融冷冷笑,托着镔铁点钢枪就跳下了马车,可儿几人早已将他团团护卫在了中间。

  原来马车已经到了处荒地上,周围几十名手持强弓硬驽的蒙面黑衣人将他们团团围住了,弩上箭,弓满月,只等声令下,数支利箭就会射出来。

  好嘛,这么大的阵丈!杨延融暗暗吃惊,这么多支硬驽强弓,着实令人头疼。

  “桑姑娘,你们跑了这么多年,没想到,还是落在我们的手上了吧?”为的名黑衣老者越众而出,叹道:“追踪你们,足足花了我们‘楼’五年的时间,你也足够自豪的了!从南到北,漠北草原,辽都上京,来回行程不知道有多少里了,到了今天,你应该不会再逃了吧!”

  桑雨初咯咯笑,指着老者,道:“我还觉着奇怪呢,原来这些年来像狗样追着我们的人,居然是天下第杀手组织‘楼’!多谢你坦言相告!想来那‘金铃血杀’楚望山,也是你们的走狗吧?如果你觉得寂寞,可以下去陪陪他。”

  老者却是不为所动,淡淡地道:“做杀手这行的,有生有死,再正常不过了,桑姑娘,你是要束手就擒呢?还是要我们亲自动手?这里有六十四名神箭手,任何个都足以取了你们的性命!”

  桑雨初不屑地道:“就凭你们这些土鸡瓦狗,也敢在此大放撅词?真是可笑之!”

  老者也不恼,他又看向可儿,摇头叹道:“没想到你都长得这般大了,就算此时死了,也算不得夭折1”

  杨延融小声地道:“可儿,千万小心!”,不待可儿应声,就哈哈大笑着走向那老者,大声道:“我说老头,你的废话也多了点,要打就打!”

  老者淡淡笑道:“杨公,老夫念在你是忠梁之后,不与你计较,此时若你就此离开的话,尚得以保全性名,否则,今日就是你命毙之时。”

  杨延融呵呵笑,举枪指着老者道:“笑话,这天下能取我杨某人性命的人还没有生出来呢,就凭你?也配?”

  老者哼了声,冷冷地道:“你这是在玩火!”

  “玩火么?我最喜欢了!”杨延融微笑着道:“我现在已经很生气了,我数到五,若你们还不退开的话,休怪我下手不留情了!”

  “你可以试试看!”老者眼神顿时冷了下来,他盯着杨延融道:“莫说数到五,就是数到五又如何?”

  “”杨延融吐出这个字的时候,双手已经将枪举了起来。

  老者不屑地笑了笑,待他数到二的时候,突然觉得眼前花,身前已经失去了杨延融的身影,顿时大吃惊,暗道不好,厉声道:“大家小心!”

  然而已经迟了,这次杨延融知道到了生死关头,若不先把这些弓箭手,弩手都消除掉的话,实在是最大的威胁,只怕到时候动起手来,就会束手束脚的。因此,便用了个小小的计谋,骗对方说是数到五,先数到的时候,让对方放松警惕,当数到第二的时候,异能已经全部调集起来,以自己最快的速,期进那些弓手,驽手的身边,长枪直划过去,这圈六十四名黑衣人竟然就被杨延融枪给划断了脖2

  这速实在是快了!快得根本就没有个人反应过来,待到黑衣老者知道上当了之后,杨延融已经将枪尖紧紧的抵在了他的喉咙。

  “你输了!”杨延融微微笑,说道:“我说过,我数到五的时候,你们还不退开,我就绝不留情。”

  老者瞪着杨延融,咬牙道:“你卑鄙!说好数到五,为何数到二就开始出手?传扬出去,难道不怕江湖中的朋友们笑话么?”

  杨延融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道:“老头,你不会有病吧?江湖朋友?你哪支耳朵听说我杨延融是江湖中人了?别忘了我老爹是杨业,老就是杨家的八少爷,还是妃笑的老板,我用得着去闯江湖么?老要钱有钱,要权有权,哪个敢笑话老?你就是傻逼。”

  老者气得须眉都竖了起来,喝道:“小,我‘楼’是不会放过你的!”

  杨延融又如何会怕他的威胁?笑道:“正好,楼是吧?我们打个赌如何?个月,老只要个月,就能将你们什么狗屁楼杀个鸡犬不留,你信不信?要是老放过了你们楼只狗,老就跟你姓。”

  老者不怒反笑,道:“大言不惭,莫非你以为你就天下无敌了么?哼哼,今日老夫不慎,上了你的当,下次你可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杨延融摇头,叹道:“说你是傻逼吧,你还不相信,你以为我会亲自出手么?别忘了我老爹是杨业,我岳父是潘美,柴王,秦王,连当今的皇帝老都是我的丈人,只要句话,集齐千军万马,踏平你的‘楼’,老只用得着在边喝茶看热闹就行了。唉,雨初,你说,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

  老者闻言,反而笑了,他道:“你尽管试试!小,你今日已然为你杨家惹上了不测大祸,知道那女孩儿是谁么?哈哈哈,恐怕你还不知道吧?她便是”

  老者话音刚落,杨延融已经举枪“哧”的声划破了他的喉咙3

  “多嘴!有些话,你还是烂在肚里的好!”杨延融看了眼怒目圆睁的老者,提枪而回。

  “阁下好手段,没想到我们终是来迟了步啊!”杨延融悚然惊,回头见,只见可儿的脖上已经架着把明晃晃的钢刀。

  第二百三十五章霸道

  ?

  原来刚才杨延融几枪干掉这批黑衣人的时候,可儿等人都看得呆了,根本就不曾有丝毫的防备,这才让对方有机可剩,落到了对方的手里。

  不仅是可儿,桑雨初,小叶,赵虎等人,就连跟随的纪仙也被对方制住了。

  来的共有十人,皆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个个都玩味的看着杨延融,似乎在嘲笑般。

  杨延融暗叹口气,妈的,今天真的是载到姥姥家去了,早就应该想到对方不会只出拨人手的,如今看来,这楼的杀手,今日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啊!

  “你们是什么人?”杨延融将长枪挺,指着众人,道:“难道你们也都是楼的人么?”

  “阁下也不怎么聪明嘛!这也用得着问么?”其中年跟杨延融不相上下的少年,大笑道:“不怕告诉你,楼能在江湖中闯下诺大的名头,靠的就是咱们十鹰。”

  “鹰?”杨延融吸了口冷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今日若不想出个万全之策的话,只怕雨初可儿等有人性名之忧,他笑道:“我看不如叫十犬,那还差不多!你看看你们,趁人之危,将我的妻制住,算不得什么本事!有种的,跟爷爷我单挑,如何?不是爷我瞧不起你们,即使是你们十人联手,也不是我的对手,啊哈哈,哈哈哈,”,杨延融嚣张之的大笑,气得这十鹰个个面色铁青。

  “小,休狂!”刚才与杨延融对话的那个年轻人喝道:“只要我个人就能将你收拾了!”

  “就凭你,老用只手都能把你打趴下!”杨延融不住的冷笑,道:“你敢试试吗?”

  那个年轻人大怒,厉声喝道:“小,记住了,我是十鹰中的卫平,到阎王面前可别报错了名头!”

  卫平用的是把圆月弯刀,刀面寒光照人,他跨前几步,站定了身,冷冷笑,以刀指着杨延融,道:“出招!”

  杨延融暗哼声,将手中的镔铁点钢枪往地上插,另只手背到背后,道:“我说过,就你,只手就够!”,他嚣张的话,气得卫平爆跳如雷,也是将圆月弯刀往地上扔,面色狰狞地道:“别说我姓卫的占你便宜,来吧!”

  杨延融说完,缓缓走到卫平跟前来,道:“我打你的头!”,说时迟,那时快,杨延融紧握头拳头,呼的声就朝卫平脸上砸了过去1

  卫平脸色为难看,没想到对方如此托大,原以来自己已经够嚣张的了,对方比他更嚣张。说打头,就打头,没有点的虚招。卫平心中狠,左脚轻跺地面,右脚乎的声就往杨延融丹田踢去了。

  杨延融冷冷笑,拳头不停,另只手抄,将卫平的那只脚紧紧的捏在手里,用力捏,只听“咔嚓”声响,伴着着卫平的惨呼声,他的那只腿却是被杨延融捏得粉碎。惨叫声未落,杨延融的拳头又到了,卫平又惊又骇,想要闪躲,但是他那只虽然已骨头粉碎的右脚粘连着皮肉,根本就容不得他闪开。

  “呯!”,这拳头结结实实的砸在了卫平的脸上,却是连鼻,眼睛,嘴唇都砸得凹进了头颅里面去了。

  杨延融这捏砸,看得其它的十二鹰相顾失色。这厮根本就不会招武功,全凭的是股蛮力和迅捷的速,卫平在他的手里连招都撑不过去,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杨延融将手上的血泥在卫平的身上擦了擦,喝道:“还有谁!”

  其余的十二鹰齐齐惊,这声嚣张之的“还有谁”,却是骇得他们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不服的,全都给我站出来!”杨延融就像是个巡视着自己领土的将军样,目光扫过其余的十二鹰,这才道:“在老面前,就千万别比老嚣张,否则,死!”,那最后个“死”字,就像是从牙齿里头迸出来的般,透露出股霸道和嚣张2

  “你,出来!”杨延融暗笑,脸上却是露出阴寒之的阴蛰气息,随手指了指着那位制住桑雨初的年轻人,道:“那是我老婆,如果不想死得很难看的话,最好放开她。”

  那人嘴角抽了抽,在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杨延融面前,他却是连骨头都软了,根本就生不出丝的抵抗力来。

  杨延融察颜观色,早已看出那人已吓得肝胆惧裂,步步的走到那人面前,将他手中的刀慢慢的扯了过来,手提着他的脖就扔。

  “妈呀!”那人却是连轻功都忘了,看着自己飞到了半空中,哇哇大叫的掉了下来,“扑”的声闷响过后,身抽搐了几下,就这样被活活摔死了。

  “不想死的,全部给老滚蛋!”杨延融扶着桑雨初,看着那些仍然在发愣的十鹰,双眼瞪,喝道:“还不快滚!”

  其中鹰狞笑道:“小,你的人现在都在我们的手上,想就让我们这么走了,以后咱们十鹰如何在江湖中立足!你今日杀了我们两个兄弟,这个仇咱们不可不报,如果你自断臂的话,咱们可以考虑放过你。否则,这里的人全都得死。”

  杨延融仰天大笑,道:“很好,很好!你只管杀!我还就不相信了,你们十鹰就是从石头缝里迸出来的?咱们尽管可以比比,看谁杀的人多,他们中间若是死了任何个,老就将你们的家人,父母,妻儿,朋友,族人,个个的统统杀光,死了的,老也会刨坟取尸,跟老比狠,你们还不够格!”

  他的这话,却是说得众人脸色狂变,在江湖中最忌讳的就是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