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了眼,只见那纪仙气得面色发白,有气无力的样,可儿心里更是高兴。

  第二百二十六章仙子也疯狂

  ?

  他们这搓,真可谓是搓得山风阵阵,层云滚滚,就差没有电闪雷鸣来压阵了。虽说不能是绝后,但定算得上是空前的。古人有星夜悬棋而传为美谈,杨延融他们却是置身万仞,足底浮云,若是让世人得知他们几个竟然在这华山的半山腰上搓麻将,却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正所谓:人是铁,饭是钢,顿中吃饿得慌。纪仙就早上在华山脚下吃了点儿东西,本以为很快就能上得山门,却不曾想,杨延融这家伙上故意磨磨蹭蹭的,本来是半天的,杨延融却拖了天都还没有走完半,再这样下去,恐怕明天早上都到不了山顶。到了现在,早已过了六个时辰之久,这上山本就难行,本来就是为消耗体力的事儿,纪仙虽然武艺高强,却也经受不住了。

  到了天快黑的时候,这场惊世麻将总算是搓完了,可儿伸伸懒腰,娇声道:“杨大哥,这么快啊,怎么天就快要黑了呢?咱们接下来还上不上山了?”

  杨延融叹了口气,道:“唉,还是等明天再上吧,晚上天黑滑的,要是不小心掉到山下面去了,可就完了,嗯,这样吧,咱们先吃晚饭,找个背风的地方过夜,明天早上再走吧。”

  “好啊!”可儿举双手赞成,她碰了碰坐在她边的叶,使了个眼色。

  小叶也聪明了,笑道:“好啊,好啊!”

  在边垂头丧气的纪仙闻言,差点儿没有气晕过去,过份了,实在是过份了,不就是那天说了你桑雨初句吗?至于这样耍我吗?她见赵虎又收拾起台,摆上了刚刚热好的食物,闻着那诱人的香味,只觉得腹中有如刀绞般,这种前胸贴后背的感觉实在是快要了她的命了。

  哼,你们不叫我吃,难道我就不能上来拿了吃吗?此时的她哪里还有平时高高在上的仙模样?吃力的站起身来,步步的走过来杨延融这边来,抓起只猪蹄就用力啃起来。

  纪仙这动作,只看得可儿目瞪可呆,气呼呼地站起来,喝道:“喂,姓妃的,你怎么能这样?这是虎哥哥给我的猪蹄,你怎么就给我抢去了?”

  纪仙不仅抢猪蹄,她还抢水喝,手就将台面上的水馕抓了起来,猛喝口,又吃起猪蹄来1

  “你敢抢我的水?”可儿气,伸手就去抢,吃了点东西,喝了点儿水的纪仙体力已经回复了不少,她见可儿把抓来,足下滑,就避开了两尺开外。

  杨延融与桑雨初面面相觑,这就是那个淡然的纪仙么?怎么像有点不认识她了般?雨初轻笑声,道:“咱们把她欺负得狠了,她想来也是饿得受不住,这才做出失礼的举动出来,杨郎,世人果然如你所说的般,所谓的君之道,不过是如狼如狗般啊,此时的纪仙不正是最好的明证么?”

  杨延融笑道:“君,这世上的真君又有几个?几年能出个就不错的了。所以我常给你说,我不做君,宁做小人,也正是这个道理,世上多的是道貌岸然之徒,衣冠禽兽之辈,只要咱们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家人和朋友就成了,像这次可儿就做得对,她心里恶,憎,厌,全都用行动表示了出来,因为她是在为你出气。雨初,我想你虽然不赞同可儿的做法,但是心里必然是非常感动的吧?”

  桑雨初点点头,含笑着看了正与纪仙抢得不亦乐乎的可儿眼,喃喃道:“可儿,师父永远都会保护你,绝不会让你受到点的伤害!哪怕是受尽天下人的非议,师父也会永远护着你的。”

  杨延融握着雨初微微颤抖的手,笑道:“别忘了,还有我!”

  “嗯!”桑雨初重重的点了下头,眸里泪光闪动。

  可儿前些时候与林姑娘完了拳,正愁无人与她动手呢,今天倒好,纪先先惹到她的头上了,正好可以用她来试试招。

  纪仙仗着身法灵动,足不沾尘,手猪蹄,手水馕,不住的躲闪着可儿的攻击。若是在未全拳之前的可儿,肯定不是她的对手2但现在可就不同了,若论身法之快,这世上又有哪门轻功比得上“神行八步”的?

  可儿娇哼声,足尖点,身轻飘飘的就随着纪仙的步跟上去了,却是比纪仙犹要快上分。

  纪仙吃了惊,没想到这个小丫头如此难缠,身形闪动间,却是连连避过了可儿的几拳。

  可儿揉身直进,拳势变,招如封似闭,手呈抱月之势将纪仙给截住了。桑雨初吃了惊,道:“可儿疯了么?竟然用你教给她的拳?虽说她如此功力大进,却也不是纪仙的对手啊!”

  杨延融看了半晌,笑道:“雨初,你这可就错了,可儿已经得了拳的精髓,这天下若论拳法之妙,除了那个林姑娘外,恐怕这世上已无敌手了。”

  桑雨初不解地道:“难不成这拳还是门为高深的武功不成?”

  杨延融道:“不错,世上的武本有外家拳和内家拳之分,而你们平时得的就是正宗的外家功夫,这套拳却是内家功夫,比外家拳不知道高明了多少档次,被后世的武家称为内家拳之,我以前的拳,因为心法口诀早已失传,所以才成了人人皆可习得的强身健体的花架,至于为什么逍谷的人却懂得,这我可就不清楚了,也许是被后人会了,发扬光大的吧。”

  桑雨初点点头,她知道这些话都是未来将会发生的事情,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当世这么多武会失传,却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纪仙越打越难受,身边股若有若无的无形气劲粘着她,使她的身法郁加缓慢,不得已,她只得抛掉手上的累赘,用尽全力跟可儿过招。

  第二百二十八章打到你服不止

  ?

  可儿拳动之间,劲力饱满浑圆,那股牵扯着纪仙的柔劲却是越来越大,就仿佛使人置身在沼泽里面般,想挣挣不开,想脱脱不掉。明明自己的速比这丫头的快了十倍不止,但对方偏偏就能在差之毫厘之间险险的避过自己的力道,纪仙难受得想要吐血,这丫头还是桑雨初的徒弟,就已经是如此厉害了,那桑雨初本人的修为达到了什么地步?

  可儿拳势不住的变换,换成了云手,紧紧的缠住了纪仙,这种以慢打快的武,纪仙哪里见识过?就连逍谷的林无畏也不是非常精通,便匆匆的传授给了自己的女儿,他哪里想得到,这套传下来了不知道多少代的,据说是他林家不传之秘的绝技,却让两个不满二十岁的少女完全会了。

  桑雨初也看出来了,可儿分明是仍有余地,若要真的要打败纪仙的话,也许用不了几招,就能完全将纪仙毙于掌下。此时她也不禁骇然,这套武功实在是恐怖了,即使是她对上可儿,也不是对手。

  杨延融笑道:“后世能与拳比肩的功夫,也就唯有套八卦掌,可惜我却不会,唉,谁能想得到,可儿不知不觉中,还真的成了代高手了啊!”

  雨初点点头,完全赞同,她看着可儿,以前的可儿还需要自己处处保护,现在她已经不需要自己的保护了,想到此,心里却又有种淡淡的失落。

  “你这用的倒底是什么功夫?”累得气喘吁吁的纪仙满头大汗,被对方用这招古怪的招式已经缠了很久,就像是转在个大圆环中,环接着环,环套着环,环环相扣,让自己直疲于应付。

  可儿轻哼声,道:“你管他是什么功夫,能打倒你的功夫就是好功夫!”,嘴里说着,手里却不曾停得半秒。

  纪仙心里暗恨,莫要以为我纪晓若是好欺负的么?你这丫头实在是欺人甚,上不住的拿言语挤兑于我,今日又让我大失了颜面,我又岂能饶你?心里想着,唰的声拔出了腰间长剑,举剑便刺。她这招“投石问”本是虚招,接下来还暗藏几记杀招1

  可儿“哎哟”声,叫道:“好狠的妞儿,竟然想要杀我!我定不饶你。”,心念电转间,右手抄,以双指夹住剑尖,运力引,却又是转了个圆圈,纪仙拿捏不住剑柄,随着这股力道往向前扑去。待到纪仙力道使尽了,可儿却又是收,回身转,反而将剑从纪仙的手中夺了过来,她淡淡笑,身形如鬼魅般连闪,右手持剑随手扔,只听得声轻响,纪仙那柄剑,却又是原原本本的回到了她腰间的剑鞘中。

  这招看得边的桑雨初,杨延融,赵虎等人目瞪口呆,可儿运劲之巧妙,身法之迅疾,夺剑速之快,投剑入鞘眼力之精准,已然到了个骇人听闻的地步了,皆是平生仅见,不由得相顾失色。

  纪仙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又回过头来看了不远处正冷笑着的可儿,俏脸阵煞白。

  “你服了没有?哼,敢抢我的猪蹄也就算了,居然连我的水也敢抢。”可儿拍拍手,慢慢的踱步上前,道:“你若是不服的话,我就打到你服为止!”

  够强悍!杨延融差点大笑了出来,果然不愧是我的可儿啊,这话说得高明了,你不服气,我就打到你服气为止。

  “你,你莫要过分了!”纪仙不住的后退着,看着越逼越近的可儿,心里已然隐隐有了丝惧怕之意。她没有想到,自己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姑娘手里,竟然连十招都走不过,就凭着可儿刚才的那手,挤身超流高手之列也不为过了。

  可儿将右手摊,道:“还我的猪蹄来,你不吃完也就罢了,为何要扔到在上?难道你不知道浪费可耻么?哼!”

  “我,我下去给你买来还不成么?”纪仙打又打不过可儿,说又说不过人家,不得不服软。

  可儿冷冷笑道:“呸,你买的猪蹄我才不吃呢,这是虎哥哥留给我的。”

  纪仙面色难看,她今日实在是被欺负得狠了,望了杨延融眼,道:“融哥哥,你就任由得这丫头欺负我么?”

  杨延融呵呵笑道:“纪仙,你说可儿欺负你,你难道就忘了那天在厅中欺负雨初了?只要你给我的雨初认个错,道个歉,我想,可儿是不会跟你追究的2”

  可儿咐和道:“杨大哥说得不错,只要你给我师父跪下磕个头,只要我师父放过你了,我就不再打你,否则,哼哼!我的拳头可不是吃素的。”,她自动把杨延融的话升了个档次,由认错道歉,变成了跪地磕头。杨延融听了,也不禁莞尔笑,好个厉害的可儿啊!

  要这冰清玉洁,又性格高傲的纪仙磕头认错,她是万万不肯的,纪仙怒道:“你休要折辱于我,让我跪地磕头,那是万万不可能。除非你将我纪晓若杀了,哼!”

  可儿大怒,都到这份上了,你还不肯服软?她几步冲上去,便要打纪仙,哪知道这纪仙却是硬气得很,干脆将双眼闭,你要怎么就怎么样吧,我不还手就是了。

  可儿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拳头几次都扬起来了,重重叹了口气,无奈放下了,她不屑地道:“就凭你这样的,也配与我师父齐名?江湖上的人是瞎了眼了!我张可儿才不打不还手的人呢。”,她说着,却是又退了回去抱着桑雨初的手臂,笑道:“师父,可儿给你出气了,你开心不?”

  “你这小妮,武功都如此厉害了,还像个小孩样,也不知羞!”桑雨初笑着在可儿的鼻上刮了下,惹得可儿娇笑连连。

  可儿笑道:“即使有天,我的武功天下第了,你还是我的师父!我要永远都跟杨大哥和师父在起,辈都不分开,谁也不能来欺负你们,否则,我就,嗯,我就打得他见到我就怕。”

  第二百二十九章陈抟老祖

  ?

  “可儿姐姐,你真厉害!”小叶双目放光,羡慕的看着可儿,道:“我也要功夫,可儿姐姐你教我,好不好?”

  “好啊!小叶要,可儿姐姐当然愿意教了。”可儿咯咯笑,拉起小叶的手,笑道:“等咱们到了京城了,可儿姐姐再教你好吗?”

  小叶甜甜的道了声“好”,她又看着边失魂落魄的纪仙,歪着头问道:“可儿姐姐,你为什么要打纪姐姐呢?是她不听话么?”

  可儿咯咯笑,凤目闪,道:“是啊,那人不是好人,又不听话,所以可儿姐姐才打她的嘛,要是她听话的话,可儿姐姐就不打她了。”

  小叶低下头,小声道:“我很乖的,可儿姐姐不要打我,好不好?”

  看着这个乖巧无比的小叶,可儿哪里舍得打她,拉起小叶的双手,笑道:“可儿姐姐疼你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打你呢?你说是不是?”

  “嗯,我最乖了!”小叶重重的点头,像了个岁大的小姑娘。

  纪仙抬起头,缓步走到雨初的跟前来,对着她盈盈福,道:“桑姐姐,先前小妹多有不是之处,还请姐姐见晾。可儿姑娘说得对,小妹根本就不配与姐姐齐名于江湖,无论是见识,眼光,还是武功修为,都远远及姐姐,因此,我决定了,此次之后,便在华山潜修,有朝成之日,小妹必挟剑来京,与桑姐姐决高下。”

  桑雨初微微笑,道:“纪仙言重了,雨初微末之技哪里入得了高人的法眼,此次回京之后,雨初就淡出武林,不再问武林纷争,至于比武较技,更是末流。”,她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夫君,眼里尽是爱意,又道:“再说,咱们同为女人,终有天是会要嫁人的,以后相夫教,享那天伦之乐,岂不快哉?何苦终日奔波在江湖之上,受那风霜之苦?”

  纪仙微微愣,不解地道:“桑姐姐乃是代雌英,此时正值大好年华,怎么可以就这样离开江湖,何不趁此在武林中干番事业,以期有朝日闻名天下呢?难道要那凡俗之人,终日为柴米油盐而斤斤计较么?”

  桑雨初咯咯笑,摇头道:“纪仙此言差矣!杨郎曾经说过,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没有人能脱离得了江湖1代新人换旧人,我们终有老去的天,终然成就了方霸主,那又怎么样呢?年之后,又有谁能够记得你我是谁?”

  可儿道:“师父,杨大哥还说过,常在江湖漂啊,哪能不挨刀啊,这话说得正确没有了。要是哪天不小心,被人给咔嚓了,那才叫冤呢。哼,你还是继续当你的纪仙吧,我师父不想在江湖上走了,你就不用再劝了!还有,咱们家不欢迎你,希望你不要来找我师父。”

  纪仙面色窘,不过随即恢复了正常,道:“可儿姑娘实乃是武林中年难遇的奇才,难道也要跟桑姐姐样,从此离开武林,作那普通人么?”

  可儿撇撇嘴,切了声,道:“什么武林奇才,我才不稀罕呢,谁要做谁做去,反正我只要跟师父还有杨大哥在起,我就满足了。倒是纪仙你,口口生生不离江湖,那我问你,江湖中人是谁人来养活的?是你自己么?”

  桑雨初愣,嗯,可儿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呢?好像是在哪里听过似的。

  纪仙嘴角抽了抽,却没有回答。

  可儿又续道:“纪仙你不事生产,二不打工赚钱,凭的是什么在江湖中立足?哼,还不是人家孝敬过来的?难怪杨大哥总说,咱们江湖中人其实就是大堆蛀虫,直都在吸食着天下姓的血汗,边的乞丐你不会去给他钱买吃的,贫困的农夫你不会看他眼。人家凭什么就要养着江湖人,是因为你武功比人家高?还是你比人家聪明?呸,什么江湖,我最恨的就是江湖。”

  这些年,可儿直跟着雨初可谓是看尽了人情冷暖,终日奔波尚且需要些人的孝敬才能满足生活所虚,她跟雨初样,早已厌倦了在江湖中打拼的日,以至于杨延融在京中办酒厂以后,可儿还常常到那里帮忙,说是不白食白住,要凭自己的力气赚钱吃饭呢2

  雨初想起来了,这话正是当日过大同的时候,杨延融曾经说过的话,却没有想到可儿直都记在了心里。她暗暗叹了口气,难怪可儿如此痛恨江湖,原来是这样啊≡打到了京城,可儿就像是出了笼的鸟儿样,终日都是笑吟吟的,从来都没有见过可儿那么高兴过。

  纪仙面色胀红,嘴唇诺若了半天,却是个字也说不出来。她还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每年华山附近的乡绅姓都会捐献笔钱来,供他们华山派的人用,她也直以为这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她也跟派中的师兄弟们样,从来都不会去看那些农夫们眼。难怪师父他老人家直都不曾在派中居住,只是觅石方,常年打坐悟道,不论风吹雨打,也绝不修半方茅舍,这些年下来,也不曾用过姓的分银。

  可儿的这番浅显的道理,不正是对恩师他老人家的真实写照么?想到此,纪仙顿生惭愧之心。

  “哈哈,这位小姑娘很有见识啊,倒叫老朽好生佩服!”个清朗的声音传来,纪仙豁然抬头,惊喜地道:“师父!”

  杨延融回头看,只见来人是个面容古朴,须发皆白的老者,正缓缓而来,虽然看起来行得异常缓慢,但他步好像能跨出几丈远似的,只在眨眼之间便已到了跟前。老者越过纪仙,却是连看都不看眼,径直走到了可儿的面前,笑道:“小姑娘有栾凤之姿,必是出身于帝王之家,能如此看透尘事,知晓天下苍生姓疾苦,倒也难得。”

  可儿闻言,俏脸立白,身也摇摇欲坠。

  第二百三十章可儿是公主?

  ?

  杨延融与桑雨初两人,左右的扶住了她。可儿的手心里全是冷汗,肌肤更是冰冷片。

  “你,你别胡说!”可儿赶紧反驳,看着陈抟的眼神中有着抹恐惧之意。

  “可儿,你别怕!切都有我呢!”杨延融小声安慰声,微笑着看着来人,道:“老头,你就是扶摇子真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