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好意思地道:“杨哥,我能不能打包给我爹送点去?”

  “哪里话?都是自己人,这样,我再叫店家做桌菜给李老伯送过去。”杨延融感念李彬的孝心,不禁大为感动,自己前世吃喝玩乐时候,可就没有想到过父母,不由得暗道惭愧。当下,便吩咐店小二再做桌模样的菜打包。

  李氏兄弟见杨延融如此开明,起起身抱拳道:“多谢杨哥了,以后上刀山下油锅,我兄弟绝不皱眉头。”

  “见外了不是?来来,咱们喝酒!回头,李彬你就给你爹送去吧,哦对了,这五十两银给你3”杨延融见李彬要推辞,便板着脸说道:“这不是赏你们的,也不是为感谢先前救了我的恩情,这是你们兄弟的薪水,可不能不要。”

  李彬感激的看了杨延融眼,点头收下了。

  第百二十章雨初与可儿

  ?

  杨延融觉得这酒不错啊,怎么要绝产了呢?叫过店小二问,才知道这家酒坊开了两年时间不到,再加上掌柜的不善经营,做不下去了,不得不停产。这次的酒也是最后批了,喝完了就没有了。杨延融问清楚了那家酒坊的位置,暗暗记在了心里,准备第二天去拜访下。

  酒足饭饱之后,行人带着打好包的食物回到了杨延融的宅去。李彬认好门之后,便提着食物要离开。杨延融唤住了他,将院里的马匹牵了匹出来让李彬骑上。

  李彬心里暗暗感激,但他也不说什么,只是记在了心里,同李山,李林两兄弟道了个别,骑着马离开了。

  杨家七兄弟见老八终于回来了,纷纷迎接出来,兴高采烈的抬着杨延融进了院,直奔里屋头去,放下他,便个个都跑了。

  杨延融对这帮热情过了头的哥哥们相当无语,见屋里头正直直的盯着他的桑雨初与可儿两人,不禁头上都冒出了冷汗。

  “这个,雨初啊,现在有点事,回头再找你!”杨延融见情形不对,赶紧开溜。

  雨初笑了笑,没有说话。看到杨延融离开了屋,这才叹了口气。张可儿气愤地道:“杨大哥越来越不像话了,会儿可得好好教训教训他,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告诉我们声。哼,可恶!”

  桑雨初微笑道:“可儿,你先不要这样说,我相信他定有不得已的苦衷。会儿,咱们好好问问他。”

  杨延融出来,正躲在外头偷听的几兄弟个个面面相觑,连忙跑了。

  “老八,我还有事,先走了!”

  “这个,我尿急!”

  “我也急!”

  “”

  “靠,帮没义气的家伙!”杨延融朝七个哥哥们伸了个中指,无限鄙视的说了句1给李林,李山两兄弟安排好了住处之后,杨延融才慢条斯理的晃到了老大的房门口,敲了敲门,说道:“大哥,我睡不着,咱们聊聊吧!”

  “是老八啊,我都已经睡下了,有事明天再说啊,啊,好困!”

  “二哥啊,我是老八啊,睡了没?”

  “啊,明天再说啊,困得很呢。”

  “老七啊,我是老八啊,睡了没?我来看看你!”杨延融脸已经黑了,没想到,个个都不敢开门见他,间间的问过去,最后的希望都快破灭了。

  “呼噜,呼噜!”

  “靠,是不是兄弟啊!”杨延融恨恨的骂了声,这才悻悻的离开。

  可儿随时报告着最新的情报,直笑得桑雨初都快直不起腰来了,轻哼道:“现在七位叔叔都听我的了,你想躲起来,可没那么容易。”

  过了许久,不见杨延融回来,可儿急了,说道:“师父,那个坏人不会是不敢进屋了吧?”

  桑雨初笑了笑,说道:“别急,他会回来的。很快!”

  果然,雨初话音刚落,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杨延融的声音在外面响起:“雨初啊,我回来了!”

  “来了!”可儿板着俏脸,把门打开了,对着杨延融哼了声,转声便往门外走去。

  “可儿,可儿”杨延融呼唤几声,见可儿根本就不理他,无奈放弃了,关好门,对着雨初尴尬笑,说道:“雨初!”

  “哼!”

  “夫人!”

  “哼!”

  “美女!”

  “说吧,为什么要瞒着我和可儿!”桑雨初头痛不已,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见他的称呼越来越肉麻,不得不开口说话了2

  “嘿嘿,还是我的老婆好啊。”杨延融腆着脸,走过去,拉过把椅死皮赖脸的靠在雨初的旁边。

  “就你会甜言蜜语,我这辈就是受你欺负来的。”雨初无奈摇摇头,狠狠的白了杨延融眼。

  杨延融抓起雨初的小手,本正经地说道:“雨初,我疼你不来不及呢,怎么会欺负你?其实事情是这样的。”,当下,杨延融便将与湘云发生的事情,以及后来的所有事情都原原本本的说了。

  杨延融虽然自认不是个好人,也不是什么正人君,但他不会对自己最亲密的人隐瞒什么,况且,雨初才是他在这个世界的第个女人。听了杨延融的话,桑雨初也就释然了,既然他都如此坦白了,我还计较那些干什么呢?

  “以后可不许再到外面拈花惹草了!哼,连公主,郡主你都敢去招惹,我看这天下没有什么事是你不敢做的了。”桑雨初狠狠的拧了杨延融腰间的软肉,疼得他差点没跳起来。

  “好好,我下次不了!”看到杨延融服软,这才放过了他。

  桑雨初看到杨延融身上脏兮兮的,哼了声,道:“平时叫你练功,你就会偷懒,这下好了,掉陷阱里头,还得叫人拉你上来。”

  杨延融嘿嘿笑,道:“练功有什么用,我老婆是高手就成了嘛,谁敢惹我,老婆你动动手指头,就叫他灰飞烟灭3”

  “你啊!”桑雨初无语了,这是什么理由啊,又道:“其它的功夫你可以不练,但轻功你得好好练,将来逃跑起来也快些。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明明有个天下四大高手之的师父,却就是不想武功,要是其它人啊,早就高兴得不知道怎么才好了。你就是个怪胎。”

  嘿嘿,杨延融笑了笑,正要把雨初把抱住呢,谁知道可儿下就闯了进来。

  “哼,不准对师父使坏,水烧好了,快去洗个澡吧,你看你,全身脏死了!”可儿故作不悦地道。

  杨延融吓了跳,讪讪笑了笑,说了声“我去洗澡!”,便又溜了。

  “师父啊,你都不管管杨大哥,你看看他,现在都敢欺负你了!”可儿走到师父身边,不满地道:“将来还不得把咱们俩欺负死啊!”

  雨初摸了摸可儿的脑袋,摇摇头,说道:“可儿,你可不能这样想,杨郎是个好人,他跟其它男人都不样,在这个世上能找到个真心对自己好的人不容易,再说了,此次的事情也不能全怪他,我们也有不对的地方,所以,你不能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他个人的身上去。而且有些事情也是身不由己的,咱们做女人的,得多多体谅谅他才是。”

  第百二十章好男不跟女斗

  ?

  坐在冒着热气的浴桶里,杨延融舒服得差点呻吟出来。没想到可儿这小妮庭乖巧的嘛,懂得给老公我烧洗澡水了,要是再来给我搓搓背,那就更完美了。嘿嘿,杨延融意滛阵,擦干净身上的水珠,穿好早由可儿准备的干净的衣裳,昂然走了出去。

  晚上到哪儿过夜可成了个问题,嗯,就雨初了!想起雨初那绝美的身,杨延融就兴奋得直流口水,好像就做过次吧,直都找不到机会,唉,让雨初久等了,都是我的错啊!

  晃晃悠悠的走到雨初的门口,轻轻敲了敲门:“雨初啊,我来了!”

  房门“吱呀”声,打开了,可儿气哼哼的走了出去,临走还不忘了踢杨延融脚。杨延融呵呵笑,也不介意,笑着打了个招呼:“可儿,早点休息啊!”

  可儿回头狠狠瞪了他眼,不再理他,转身就走了。

  杨延融关好门,滛笑着走向雨初,把搂住美人的细腰,口花花地道:“老婆,天晚了,咱们休息吧!”

  雨初并没有拒绝,淡淡笑,说道:“是啊,是该休息了,会儿可儿该回来了,你先回房去吧!”

  “呃!”杨延融听这话,被噎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尴尬笑,挑逗道:“老婆,这么久了,难道不想么?”

  雨初俏脸红,向杨延融勾了勾手指,眼角带媚,细语柔声地道:“想你快回房去休息。”

  杨延融见雨初那勾人魂魄的表情,心里早就酥了大半,痒得不行,哪知道雨初话锋转,竟然是这个意思。靠之,终日戏美女,没有想到我也有被美女戏的时候啊。杨延融顿时泄气了,无精打采地道:“那好吧,我回去休息了!”

  雨初见杨延融老实了,这才哼了声,说道:“你身上有其它女人的问题,天不准碰我!”

  杨延融听,心里又活络了起来,笑道:“老婆,我这不是刚洗完澡了么,是不是可以通融通融?”

  雨初对这家伙实在无语了,俏脸板,冷冷道:“没得通融,还不快走,我要睡了!”

  杨延融死了心,知道这妞儿今天自己是推倒不了的了,讪讪地道:“那你睡,我出去了,明儿见!”,刚打开门,却又见可儿这小妮回来了,杨延融想起这小妮的强悍,还真怕又被踢脚呢,赶紧闪人,惹得可儿直瞪白眼1

  桑雨初见杨延融走了,这才噗嗤笑,小声道:“你这个小色狼,不给你点厉害尝尝,还当我是好欺负的么?”,她看了可儿眼,说道:“可儿,你看看那家伙现在在干什么!”

  可儿点点头,轻嗯声,将门留了条小缝。

  杨延融此时正兴奋着呢,哪里睡得着?在院里来来回回的转着圈圈。躲在屋里头的可儿俏俏的探出小脑袋来,咯咯笑,轻声说道:“师父,你看杨大哥在那里转着圈呢,真是奇怪。咦,又开始跳起来了。”

  雨初淡淡道:“管他呢,可能在跳大神呢!”

  可儿嘀咕道:“跳大神也不是那样的吧。我看他像在练功呢!”

  “练功?这家伙要真能老老实实的练功的话,就谢天谢地了。”雨初尽管这样说,也忍不住好奇之心,也跟着凑到门边向外打量。

  “师父,你看杨大哥他,又在那里跳了?真是好奇怪唉!”可儿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指着不远处跳高的杨延融,抿嘴笑道:“像个大笨猴似的,师父,要不咱们去问问他?”

  “要去你去,我可不去。”雨初嘴角翘和高高的,想来也是强忍着笑,心想:你个坏蛋,老是做些莫名其妙的古怪事情出来,真不知道你这家伙是怎么想的2

  杨延融暗自得意,这种方法老都想得出来,轻轻摸了摸下面的小家伙,嘿,还真管用啊,再跳会儿,就应该能消了。

  可儿实在是忍不住好奇之心,开门走了出去。

  “可儿啊,这么晚了还不睡觉,出来干什么?快回去,外面风大。”杨延融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看着步步走来的可儿说道:“哦,对了,你师父呢?”

  可儿却不作答,哼道:“师父叫我来问你,在这儿干什么?蹦蹦跳跳的,像个大马猴,难看死了。”

  晕,你以为我想啊。杨延融脸上黑,心说,要不是小延融跟我捣蛋,我能在大半夜的出来跳高么。当然,这可是不能说的,随便编了个理由,说道:“哦,这个啊,我练的是门绝世神功,以后专门用来跑用的。可儿,你要不要,我来教你。”

  “切,还绝世神世呢,我只手就能把你打爬下。”可儿切了声,不屑地道:“我看你这门功夫也就是些梳平常,即无招式,又无内力,点用处都没有。”

  杨延融谎言被揭穿,顿时恼羞成怒,气道:“你个小丫头片懂什么?这是我祖传的门神功绝技,想来你也不会明白的。”

  “真的吗?那咱们来比划比划。”可儿心里暗笑,说道:“看看是你的神功绝技厉害,还是我的掌法精妙。”

  杨延融停下身来,不怀好意地看着张可儿,皮笑肉不肉地道:“真的要比吗?到时候输了可不许哭。”

  “你才哭呢。”可儿对杨延融可谓是知根知底,哪里会怕他口中所说的什么神功绝技,便道:“好哇,比就比,谁怕谁呢。”

  杨延融看可儿亮起了招式,不禁心里寻思,我的乖乖唉,可儿可是我未来的老婆之啊,跟自己老婆打架,若是还用异能的话,那可真是丢人丢到家了3如果不用异能的话,只怕十个我捆在起也打不过她啊,这可怎么办呢?

  “这个,可儿啊,我看咱们还是不用比了吧,所谓好男不同女斗。再说了,你看看我这身板,明显你不是我的对手嘛,就这样了,我回去睡了,明儿见。”杨延融想了下,还是觉得不比的好,用异能赢了可儿的话,丢人。不用异能输了的话,那更丢人呐。唯的好办法就是,不输不赢不比。

  可儿见杨延融要走,可就急了,身纵就落在了杨延融的前面,挥掌向杨延融胸口击去。

  第百二十二章厉害的可儿

  ?

  杨延融转身想溜,却被可儿拦住了。,当我好欺负的么?反正也没人知道我会异能,用就用吧。

  双眼瞪,精神力集中起来往可儿看去,果然,可儿的动作便慢了下来,就像是电影中的慢镜头样。杨延融心里大爽,妈的,有异能在身,果然牛逼啊。可儿的动作变慢了,杨延融的动作可不慢。绕到可儿的身后,记狼爪便往可儿的屁股上抓去。

  可儿吃了惊,没想到杨大哥的速这么快,猝不及防之下,差点着了他的道儿。刚才她根本就没有使出全力,用了平时成的功力都不到。哪知道她小看了杨延融了,心有计较之下,身往旁边滑,躲开了杨延融的魔爪。

  杨延融咦了声,这小妮居然还躲得过我?我再抓。

  可儿越打越惊奇,自己已经将身法运转到了五成,杨大哥竟然还得躲得过?这可真是奇了怪了,难道他刚才练的真的是门我从未见过的绝世神功么?

  殊不知,杨延融吃惊,可儿吃惊,躲在门口偷看的桑雨初更是吃惊。这坏家伙居然跟可儿打了个不相上下,要知道可儿可是经过她从小调教出来的,而且最近又练了门新的绝顶轻功,在世上也可任意去得的了。要知道可儿修练的乃是被称为天下第轻身功法的神行八步啊!

  说起这套功法,还是上次杨延融杀人越货,干掉那采花滛贼李飞鱼的时候得来的呢。不过,后来他又送给雨初了。以杨延融的武功见识,自然看不出来这轻功的精妙来。

  个是天下第的身法,个是从未有过的异能。两大绝技比拼的结果就是——平手。当然,可儿现在功力较浅,若是由桑雨初施展出来的话,即使以杨延融的异能,只怕也只能望其项背。

  当天龙啸教训杨延融的时候,即使杨延融全力施展异能,也敌不过龙啸。主要是因为龙啸的功力实在是深不可测,加之杨延融初获异能,尚不能运用自如的原因了。

  可儿想要打到杨延融,杨延融更想去抓她的小屁屁1当然,谁也奈何不了谁。杨延融虽然不会武功,但他的眼力很快,可儿拳打来的时候,杨延融却又转到另边去了。

  桑雨初感觉头疼不已,她早看出来了,这个杨郎根本就不懂得什么招式,全是胡打蛮打,仗着动作快,才能躲得过可儿的招式。而可儿呢,明明招式精妙,可杨延融就是不与她硬拼,两人打到现在,却是连手都没碰到过。

  这种奇怪的比拼,个抓,个打,却偏偏又都没有交过手,看得桑雨初直想笑。

  可儿气,停下手来,怒道:“杨大哥,你这不是比武,你这叫耍赖,不要躲。”

  “你要打我,我当然要躲了,我又不是傻。”杨延融呵呵笑着,看着已经累得气喘嘘嘘的可儿,更是开心不已。

  论体力,可儿当然不是杨延融的对手了。可儿可不傻,看出了杨延融要与她比体力,她知道再这样下去的话,自己肯定会输在这个不会武功的杨延融手上。暗哼声,可儿将功力提到至,身旋,像只鸟儿似的扑向了杨延融。

  杨延融见可儿的速突然猛增,便明白这小妮是要发威了,当下不敢怠慢,精神更是集中,双眼牢牢的锁定住了可儿的身形。突然,脑中阵刺痛,股眩晕的感觉袭来。杨延融暗暗叫苦,,不会是用脑过了吧?

  杨延融还真猜对了,他的异能来自于大脑,由精神力来控制,精神力越强大,异能越厉害。反之亦然。他虽然有异能在身,却尚未完全开发出来,加之先前与龙啸对阵的时候就运用到了异能,好在当时的时间不长,杨延融倒没有过疲累的感觉。但如今可不同,与可儿交上手,杨延融就又开始使用上了异能,最后更是全力催动精神力。这样来,他那点微弱的精神力哪堪如此消耗?逐渐到了枯竭的边缘。

  可儿这掌可是用上了全力,加之她身法快,在杨延融眩晕的时候双掌就已经到了他的胸口2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在边的桑雨初可是看得分明,杨延融那瞬间的愣神,雨初就暗道声不好。果然,在可儿掌力即将吐实的时候,雨初大喝道:“可儿,还不住手?”

  但是已经晚了,发出去的掌力哪有那么容易收回的?只听“呯”的声,可儿双掌结结实实的印在了杨延融的胸口。

  “噗”,杨延融张嘴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