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说道:“我看这位龙前辈武功深不可测啊,你能作他徒弟,也算得上是件奇遇了。”

  “嗯,那倒是,好像这老家伙是什么武林四大奇人之,反正是什么乱七八遭的武林高手吧。”杨延融呵呵笑道:“不过,这老家伙为老不遵,就是个大骗,顶个着武林高手的头衔,就到处行骗,这不,就把我给骗了。”

  “武林四大奇人,龙啸,啊,我知道了,这位前辈可是名震天下的世外高人啊,还有刚才那位,我隐隐听到龙前辈说的什么逍谷,又称那位老者姓林,那定就是天下第大门派的逍谷谷主林无畏林前辈了。”柴郡主沉吟片刻,这才大声道:“哎呀,这位林前辈可在江湖上大大的有名啊,与龙前辈乃是同辈的人物,并称为武林四大奇人之。”

  第百零八章你逃我追

  ?

  杨延融大是好奇,这些事儿,你个长在王府的郡主是怎么知道的呢?还没问出口呢,柴郡主好像知道他想的什么似的,只是抿嘴笑,说道:“不用觉得奇怪,我们柴家以前是后周的皇族,在江湖上有很多探的,因此,对武林中的些大门派,世家,以及各个高手都会有记载,而我恰好也比较喜欢看这些东西,所以知道也很正常。”

  我靠,不是吧?难道这就是最早的特务监察机构?杨延融吓了跳,道:“那你们在江湖中有多少这样的探?现在还有吗?”

  “当然有了,自从祖皇帝陈桥兵变之后,我柴家君权旁落,转而经商,虽然如此,但我们柴家的这些势力也随着转为暗处,却仍然有着不下于人的队伍在监察着江湖中的举动呢。”柴郡主也不打算瞒他,五十的说了。

  要知道这些可都是为机密的事情,要是被当朝皇帝之知道了,哪还得了?只怕也不会容忍柴家还存在着这样个大的机构吧?杨延融也知道这是柴郡主对他的信任,不禁感动莫名,搂住柴郡主的细腰,轻声道:“这些事情,你可以不用告诉我的。”

  柴郡主把捂住了杨延融的嘴巴,微微笑,说道:“我既然已是你的人了,以后便只会对你个人好,即使告诉了你这些事情,难道你还会去告诉皇帝么?”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杨延融只是将怀中的美人儿搂得更紧了,正色道:“不会的,永远都不会。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以后可再也不许告诉别人了。知道吗?”

  柴郡主轻嗯了声,觉得自己真是幸运了,竟然得到了这样个好男人。轻轻将头埋在杨延融的怀里,感觉竟然是如此的温馨。

  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无意间说出的个家族秘密,竟然把他感动成这样。原来,这个男人还是满可爱的嘛。

  感受到怀中的美人儿的笑意,杨延融捏了捏柴郡主的小鼻,笑道:“你在笑什么?这么开心?”

  “不告诉你!”柴郡主咯咯笑,又将小脑袋埋在杨延融怀里去了1

  “哎呀,不告诉我啊,你知道吗?人在紧张的时候,就想找个东西来抓抓,我抓!”杨延融嘿嘿滛笑声,右手探,顿时个温软的宝贝落在了他的魔掌中了。

  “哎哟,你这色狼!”自己的重要部位被袭击,柴郡主顿时羞得满面通红,把推开杨延融,吓得跳开了。

  “嗯,真香啊!”杨延融坏坏笑,拿起手来在鼻上长长的嗅了口。

  这家伙实在是坏了,柴郡主轻呸声,却再也不敢来招惹这家伙了。先前的事儿弄得自己到现在还没有缓过劲儿来呢,还真怕这坏家伙忍不住又来次,只怕自己得被这家伙活活累死。

  看着柴郡主像是只受惊了的兔似的逃开了,杨延融得意地笑了,不怀好意的冲美人儿奔去。

  柴郡主是真的怕了,还以为这坏蛋又想那样了呢,赶紧又往后退去。只见她美丽的大眼睛里透着丝惧意,紧咬着下唇无限可怜的看着杨延融,可以说,美丽的柴郡主被这厮的强悍吓着了。

  杨延融见她吓得花容失色的样了,便忍不住阵得意,妈的,老果然够强悍啊,把个武功高强的柴郡主吓成这样,看来,以后得多多注意点啊,嗯,得怜香惜玉。

  “老婆,你误会我的意思了,这天色也不早了,咱们是不是该回去了?”杨延融收起嬉皮笑脸的表情,本正经地道:“现在我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不宜在外面逗留久,还是早些回去吧,嗯,免得家里人担心。”

  柴郡主阵无语,心说这回不回家和长不长身体有什么关系?再说了,看你这身板,哪还需要再长身体啊,即使不用再长了,也是杨家最高的个。不过,这话她可不敢说出来,要是惹得这坏家伙恼羞成怒的话,只怕自己还得再吃回苦头啊,当下强笑声,说道:“是啊,是啊,咱们是该回去了2哦,我走前面,你走后面。”

  看着急匆匆落慌而逃的柴郡主,杨延融嘿嘿暗笑声,蹑手蹑足的慢慢跟在她后面。哪知道现在这妞儿也乖了,警惕性提升了不少,发现杨延融跟了上来,马上便加快脚步,始终保持两人的直线距离在十米开外。

  杨延融要真想追上柴郡主的话,只要施展下异能,就能马上追上去,但是这样来,可就缺少了不少乐趣。他要的就是这种猫戏老鼠的游戏,看着前面慌不择的柴郡主,杨延融心里那得得意劲儿啊,可就别提了。这种追逃的事情,实在是好玩了,就像自己在扮演色狼似的,前面逃跑的柴郡主不自觉间便扮成了个可怜的被色狼追逐的弱女。

  前面的柴郡主哪里知道后面这大色狼打的龌龊主意,尤在得意地想:哼,想要抓住本姑娘,可没那么容易!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后面的大色狼这样做完全是故意的,为的不过是满足自己内心那黑暗的面罢了。

  杨延融笑得都快直不起腰了,这小妞儿有趣了,还真以为自己追不上她啊?嘿嘿滛笑声,杨延融大声道:“别跑,看我会儿追上你,怎么收拾你,哼,敢跟老公我比赛跑,真是那个啥了,嘿嘿,会儿抓到你,罚你再来两个时辰!”

  啊?两个时辰?柴郡主听,这还得了,可不能让这家伙给抓住了,得尽快离开他远远的才是,嗯,十米的距离不安全了,还是得保持在米开外才是。想到此,柴郡主便又加快了速,迅速将两人的距离拉开了。

  杨延融见柴郡主果然上当了,见她跑得比兔还快呢,也加快了速,身形像吃了春。药的公牛似的,猛地往前面窜去了。

  “哎哟!谁这么没公德心啊,做这么深个陷阱?”杨延融跑得正疾呢,却没有想到脚下软,身便陷到猎人布置的陷阱里头去了。

  第百零九章女人太多,麻烦

  ?

  由于他跑得比较快,身下落的势头也比较急,摔到里面的时候实在是悲惨了,屁股猛地坐下去了,差点没把杨延融的屁肌摔成了十七八瓣。

  柴郡主正跑着呢,却听到了杨延融发现的声惨叫,顿时吃了惊,回头看,只见杨延融正直直的往那个深深的洞里面掉。

  “啊,杨郎!”柴郡主惊呼声,生怕杨延融有什么危险,不要命的直奔杨延融落下的位置而去。

  由于此时天已大黑,外面虽然有月亮的微光照着,但在这黑黝黝的坑里面,仍然是伸手不见五指。

  “杨郎,杨郎,你怎么样了?”柴郡主焦急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杨延融艰难的应了声:“我在这里!”。

  想要活动下身,哪知腿部以下竟然全无知觉,妈的,不会是把腿摔断了吧?幸好双手还能动弹,摸出怀中的打火机,打亮了起来。

  柴郡主见到下面突然闪动着的火光,心中喜,她也看清楚了下面的情况:洞倒不深,也就米的样,只是洞里面的地方不怎么大,杨延融横座在地上,若是再加个人进去的话,就显得拥挤了。不过柴郡主却没有想那么多,纵身跃,身轻巧的落在了杨延融的身边。

  洞里地方本来就不大,柴郡主跳下来的时候,也差点踩到杨延融腿上去了,好在柴郡主收力及时,否则,杨延融只怕会惨上加惨,当然柴郡主肯定不会说出来的,只是脸上红红的,小心肝儿也扑通扑的乱跳。

  杨延融不凝有他,笑问道:“老婆,你怎么下来了,我还想让你去找根绳拉我上去的呢,这下好了,咱们都上不去了。”

  “你要不要紧,伤哪儿了,我看看!”柴郡主俯下身,在杨延融身上细心地检查起来。

  看着柴郡主那焦急得不得了的样,杨延融就想笑,不过,屁股痛得都麻了,想笑又笑不出来1

  “看看我的腿是不是断了?”杨延融吸了口冷气,哀叹道:“唉,这都是报应啊。”

  “别乱说,什么报应不报应的,你又没干过什么坏事儿。”柴郡主小心的翻动着杨延融的双腿,发现没什么问题。

  “腿没断啊,这不好好的吗!”柴郡主问道:“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唉,为什么我没有知觉呢,双腿就像是断了样。”杨延融强笑道:“老婆,要是我的腿真断了,你还会不会跟我?”。

  “我再看看!”柴郡主听他这样说,也不由得急了:“你可不要乱说,人家都是你的人了,不管以后怎么样,我柴美容都永远是你的。”,说着伸出玉手要杨延融的双腿上轻轻的拧了下。

  “哎哟,痛!”杨延融惨呼声,痛得直吸冷气。

  柴郡主吐吐舌头,小声道:“我只是试试看,你的腿怎么样了,不好意思哈。”

  既然有了痛感,杨延融也就知道自己的腿没问题了,刚才没有知觉,可能是摔得痛了,引起神经麻痹。

  “我刚才说的是真的!”杨延融看着柴美容的眼睛,微笑着说道:“我干的坏事儿多了,真的,我觉得是报应。”

  柴美容在他的眼睛注视下,很快就败下阵来,红着脸垂下了头去,轻声道:“你,你不要乱说,我知道你是个好人。”

  手中的打火机面外壳已经非常炽热了,杨延融这才松开手来,关掉打火机。刹那间,洞里面又变得黑漆漆的,

  柴郡主突然以现这里又变黑了,猛地心中颤,呼吸也不由自主的急促了,差红着脸哼道:“干嘛又把火弄熄了,是不是又想干什么坏事儿了2”

  “不会了!”虽然是黑夜,但柴郡主的眼睛仍然是亮闪闪的,像了黑夜里的颗黑宝石,杨延融突然猛地将柴郡主抱住了,横放在自己腿上。柴郡主吃了惊,正要大声叫出来,红润的小唇已经被杨延融红封住了。

  “啊!呜”柴郡主只来得及发出声惊呼声,微微挣扎了下便放弃了,任凭这个坏蛋贪心的吮吸着自己的甘甜。

  哼,这个坏蛋,都成这样了,还不忘使坏,就会欺负我。柴郡主心里怕怕的,好在杨延融也没有乱来,只是亲吻她的香唇。

  良久,杨延融才松开在怀中娇羞不已的柴郡主,小心的捧起美人儿的俏脸,正色道:“你是个好姑娘,我今天不该那样对你的。”

  听到他又提起今天的事情,柴郡主顿时羞不可抑,伸出小手在杨延融胸膛轻打了下,轻啐道:“你还说,以后不许再提了。”,迟凝了半晌,又小声道:“我都没有怪你,切都是赵紫烟惹出来的,哼,我不会放过她的。”

  杨延融哑然失笑,摸着柴郡主柔滑如帛锦的秀发,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你心里恨欣宜公主,但你最恨的人应该是我才对。”

  柴郡主迟疑了下,小声道:“不要再提她了好么?在我们两个人在起的时候,我不想你提起那个坏女人。”

  “好,我答应你!”杨延融深吸了口气,果然啊,柴郡主对赵紫烟心里的恨意丝毫没有减弱,要怎么样才能化解她们俩的这段恩怨呢?不管怎么说,欣宜公主已经是自己的女人了,将来无论如何也是会娶回杨家的。只是想起两女的关系,杨延融就感觉到阵头大。唉,曾经的对多么好的姐妹,却因为自己走到了现在陌的地步,不得不说,这也算得上是件奇事了。

  想起自己来到这北宋,短短个月不到的时间里,跟自己有关系的女人就有好几个了。先是张可儿,后是桑雨初,继而潘湘云,现在倒好,次来俩,而且两女的身份又都不般,个公主,个郡主,而且还都是金枝玉叶的天之娇女的身份3这还不算,还有个安阳郡主也是自己未来的老婆啊!

  再这样下去,那还得了啊!嗯,看来女人多了,也是件麻烦事啊!

  第百十章我来当你的腿

  ?

  我草泥马的小鬼,敢烧我国大使馆,支持蜀中老乡,坚决抵制小鬼的货。我草它皇后。

  “你好些了么?”柴郡主轻轻的碰了碰杨延融的双腿,轻声道:“要不,我给你揉揉?”

  听柴美容这么说,杨延融还真觉得自己的腿渐渐有知觉了,轻轻动了下腿,嘿,还真动了,杨延融呵呵笑道:“好些了,现在才有感觉了。”

  柴郡主伸出双手,轻轻的给杨延融的双腿搓揉起来,自责地道:“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跑得快的话,你也不会受这份苦,你怪我不?”

  “傻瓜,我疼你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怪你呢?老婆,你先头在上面好像叫我什么来着?我没听清楚,能不能再说次!”

  哎呀!柴郡主双手僵,顿时羞得差点坐到地上去了。刚才在上面的时候,自己急得不行,脱口而出便叫出了“杨郎”的称呼,这不是只有夫妻之间妻称呼丈夫用的词么?自己怎么就说出口了呢?

  “再说次吧!”杨延融嘿嘿笑,拉起柴郡主的小手。

  “不说,就不说!”柴郡主被他桥小手,心里更慌,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真的不说?”杨延融坏坏笑,另只手就奔柴郡主的胳膊窝里去,轻轻的挠起痒来。

  柴郡主被杨延融挠了痒处,顿时忍受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不住的摇动着身,想要摆脱这双魔手。无奈不管她怎么动,就是逃脱不了杨延融的手。

  “咯咯,我说,咯咯,杨郎。”柴郡主实在是忍受不住了这种又麻又痒的折磨,只得缴械投降了。

  听到柴郡主叫自己杨郎,杨延融这才放过了她。

  “你坏了!就知道欺负我!”柴郡主呼呼的喘了几口气,在杨延融的身上轻打了下1

  “我就是要欺负你,而且还要欺负你辈,下辈,下下辈!”杨延融顺势捉住了柴郡主的玉手,紧紧的捂在了自己的胸口,笑道:“你注定是逃脱不了我的魔掌了。”

  柴郡主脸上火烧,只觉得脸上滚烫得很,想来此时自己的脸已经羞得红了,听着杨郎说要欺负自己辈的话,竟然心里异常的开心,甜甜的,就像是吃了蜜样。

  “坏蛋!”柴郡主轻啐口,轻靠在杨延融的怀里,说道:“刚才真是吓死我了,还以为你真的出了什么事呢。以后你定要好好的保护好自己,可不要再让自己受伤了,好么?”

  环抱着柴郡主的细腰,杨延融轻轻的来回摩挲起来,笑道:“老婆,如果我的腿真的断了,成了个废人,你会怎么办呢?还会不会让我做你的杨郎啊?”

  柴郡主轻轻的捂住了杨延融的嘴唇,微笑道:“如果你的腿真的断了,我就当你的腿,当你辈的腿。你想到哪儿去,我就推你到哪儿去。我会带你去看高山,去看大河,带你去你想去的任何地方。”

  我日啊,被这小妞给感动得。杨延融暗暗汗颜,难怪别人说女人天生是说情话的高手呢,没想到自己还没有开发她呢,这情话就筐将自己给砸晕呼了。没想到我杨延融这天才泡妞高手,也有被妞泡的天啊!唉,看来还是自己的功力不够高深啊,得继续深造才行啊!要不然哪天,就这个柴郡主就将自己给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紧紧的抱着柴郡主娇柔的身体,很想将她都揉进自己身体里面去。这妞儿啊,真是想要感动死老啊!杨延融将脑袋靠在怀中玉人儿的肩膀上擦了擦眼睛,呵呵,这里风大,被沙吹到眼睛里去了。

  “你怎么了?杨郎,是哪儿不舒服吗?”柴郡主感觉到杨延融的异样,急忙说道:“让我看看,是不是哪儿伤着了。”

  杨延融吸了吸鼻,强笑道:“没有,我好得很,老婆,我们怎么上去啊?这个洞好几米深呢2”

  柴郡主看了看头顶上昏黄的天空,也不禁暗暗叹了口气,若是她个人的话,凭自己的轻身功夫出去点问题都没有,可是若要带着个人,那可就不行了。

  看着柴郡主为难的表情,杨延融笑了笑,问道:“你个人能出得去么?”

  “能!”柴郡主点点头,说道:“我真没用,不能带着你跳出去。”

  杨延融摸了摸柴郡主的脑袋,在她的小鼻上刮了下,笑道:“话可不能这么说,别说是你了,就是个大男人也带不起我跳出去了。嗯,我看这样好了,你先出去到四周看看,能不能碰到几个人,叫他们起来拉我出去不就好了么?”

  柴郡主放心不下他,摇头道:“我可不要你个人孤伶伶的留在这里,要是会有什么猛兽掉下来咬你了,那你可就危险了。我不走,我要留下来陪你。”

  “傻瓜,你要是不出去叫人的话,我们两谁也别想出去。现在我们两个人,只有你个人能够出得去,这不叫做丢下我,这是在救我,知道吗?再说了,你看我这身板,哪只不开眼的野兽敢来咬我?”

  柴郡主考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