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嘛,谁知道爹定要让我去读些书。这不,有空,我就和大姐,二姐,姐他们起开溜出来玩了。”

  “什么大姐二姐姐?什么乱七八遭的东西,宛若,你上面就只有个姐姐,哪来的二姐姐?尽瞎说。”杨业话虽然这样说,却没有丝毫生气的样。

  “哦,你说她们呀?当然不是我的亲姐姐了。”呼延宛若像个跟屁虫似的走在杨延融的身后,说道:“大姐便是欣宜公主,二姐呢就是柴美容郡主,至于姐么,当然就是安阳郡主了。咱们四个都是在院里面认识的,便结为金兰姐妹了。这事儿爹爹也知道呢。”

  你结识的可都是公主郡主之流的人物啊,真是够牛逼的了。杨延融心道:帮不无术的权贵富家女,还真干不出什么好事出来。嗯,好像我未来的六嫂就是那个什么柴美容郡主吧。妈的,那个安阳郡主倒底是怎么样的个人,难道我杨家所有的事情都要和她扯上关系不成?

  杨延融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突然停下了步,让后面跟上来的呼延宛若猛地下就撞了上来,把个杨延融撞得个大趔趄,差点儿摔了跤。

  “走不长眼睛啊?”杨延融怒气冲冲地道:“你干嘛要撞我?你走前面去。”

  呼延宛若裂裂嘴,也不说话,嘿嘿娇笑声,像只快乐的小燕似的走前面去了。

  看着这个小丫头片连个道歉的话都不说,杨延融心里有些不爽。跟在小姑娘的后面,亦步亦趋的跟着。

  “杨家哥哥,你生气了啊?”呼延宛若突然转过身来,却不曾想到,杨延融也正好踏上前步,这下,两人倒真的撞成团去了1

  “哎哟,你怎么搞的?”杨延融摸着撞得都痛得麻木了的脑袋,有些气恼地道:“你干嘛又转过身来,真倒霉,又撞上了。嘶,疼死我了。”

  呼延宛玉委屈地摸着额头,气鼓鼓地道:“你还说我,明明就是你先撞上来的,把我头都撞痛了。哼,你才是故意的。”

  看着这两孩互相恶狠狠的盯着对方,杨业只感觉到好笑,劝解道:“算了,这里窄,不小心撞上了也很正常,你们就不要再吵了。”

  呼延宛玉得意的扬起小拳头,向着杨延融示威的哼了声,这才又转过身去。

  “小丫头,跟老斗,你还嫩了点儿。”杨延融暗哼声,故意小声的说道:“回头找阎王老哥喝杯酒去,这阳间有些家伙又不老实了。看来,得弄几个人过去才行啊。”

  呼延宛玉听了这话,小脸顿时变得煞白,连走也快挪不开步了,她这才想起这个杨家哥哥可不是普通人啊,他是火德星君坐下开山大弟转生的神仙呢,哎,自己怎么把他给得罪了?要是他公报私仇的话,会不会害我爹爹哥哥他们啊?小姑娘越想越害怕,顿时对自己先前的鲁莽行为大是后悔,心里想着用什么方式来弥补自己的过失呢?

  两个孩们的举动全都落在了杨业的眼中,微微摇摇头,也不去说他们了。

  到了大堂,杨延融直直向柜台走去,说道:“老板,买单,多少钱?”,说着,从怀里拿出锭五两的银来,扔在了柜台上。

  掌柜的笑道:“共是两分银,收你们两好了。”

  杨延融也不跟他客气,待他找了银,就跟着杨业出了门去。

  “那个,杨家哥哥,刚才对不起啦,你不要去找阎王喝酒好不?”小丫头犹豫了半天,这才扭扭捏捏地说道:“我下次再也不那样了,好不好嘛?”

  杨延融差点儿笑得喷了,唉,这年头的人怎么都这么迷信啊,我说是神仙,她还就真信了,看来,以后用这种方法来骗骗小姑娘啊,大妈大婶什么的,还真管用啊2

  “嗯,不请我阎王大哥也行,不过你得答应我个条件。”杨延融强忍住笑意,装作高深莫测的样说道。

  “好吧,你要怎么样,我都答应你。”小姑娘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落入了别人的算计之中呢,听到这个杨家哥哥不去找阎王喝酒了,不由得高兴起来。

  “嗯,这个,我暂时还没有想好,等我想到了,我就告诉你好了。现在,你先回去吧,我们不要你陪着了。”杨延融挥挥手。

  “哦,那好吧,我就不去了。杨家哥哥,你不会骗我吧?”小丫头不确定的又问道。

  “你看我的样,像是个骗人的人么?”杨延融板起了脸,不悦地盯着呼延宛玉,看得小姑娘心里头发毛。

  “我,我走了。杨伯伯,杨家哥哥,再见。”小姑娘好像看出了这个神仙杨家哥哥心里已经不高兴了,连忙向两人道了别,此时的她哪里还敢停留,溜烟的跑得个无影无踪。

  “八郎,宛玉这样个活泼的小丫头,却被你吓成了这样。你呀,还真是她的克星!”杨业呵呵笑,又说道:“听你呼延伯伯说过,这丫头鬼精鬼精的,只有她吓唬别人,还从来都没有人吓唬过她呢。改天,我给那老家伙说道说道,让他也开心下。”

  杨延融汗了下,笑道:“刚才被她给吓了跳,现在我也吓她下,这也算扯平了吧。”

  “哦,对了,八郎,刚才那个能自动冒出火来的物事,倒底是什么东西呢?怎么会如此的神奇,此物为我平生所仅见啊,说它是件稀世珍宝也不为过啊!”杨业想起先前的幕来,不禁奇怪地问道3

  唉!后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个打火机,在杨业的眼里居然便成了稀世珍宝了,杨延融很是无奈,也难怪,在这年头,哪里见过这玩意儿啊,毕竟打火机可是未来的东西。

  第九十二章秦王府

  ?

  推荐几本好书,驭兽至尊简介:你的宠兽很了不起?你的宠兽能修炼仙术?你的随从宠兽能施展诱惑术吗?最重要的是你宠兽是美女么?都不是吧,不是就闭嘴!骨龙了不起?他是驭兽之王,麾下有蛤蟆仙人,七彩蜈蚣,水元素小萝莉等等,到底是炼灵士的召唤之术厉害,还是炼气士调动天地五行的法术厉害?请关注驭兽至尊。封面是书中蛤蟆小雪化形后的模样新书上传,求支持。

  地址://。r。/r//

  世家弟痞天尊】://。r。/r/99139/:注】本不遵循常理,只认不认人,美女?爆她!帅哥?扁他!厄。。。大神?走为上!

  “这个叫打火机,是专门用来点火的。”杨延融将手中的打火机递到老爹的手中,教他怎么使用。别看杨业大把年纪了,对这种新事的物事还是挺好奇的,拿在手里不住的把玩着,不住的啧啧称赞。

  杨延融暗暗好笑,信口胡诌道:“这玩意儿没有什么奇特的,除了能点火外,什么也不是。”

  “八郎,你可不能这么说!”杨业本正经地道:“这物事结构精巧,放在咱们大宋朝,可以称得上是个宝物了。虽然西洋人我没有见过,却是听说过的,长得像鬼似的,红头发,蓝眼睛,听说还吃人呢。”

  杨延融大汗,这是哪传出来的啊,还吃人,除非是非洲的食人族还差不多。不过,这事儿可不能跟老爹说,只是讪讪的笑了笑。

  杨业把玩了半天,也就没有什么兴趣了,将打火机还给杨延融,指着前面不远处的座高大的府门,笑道:“看,那就是秦王府了。会儿见了秦王,可不要失了礼仪。”

  “嗯,我知道!”,对这个后世影视,小说,戏剧作中常见的八贤王赵德芳,杨延融还是觉得很好奇的,不知道真实的八贤王是不是如后世所说的那样,真的是手握打王鞭,上可打昏君,下可打谗臣的代名王呢?

  “老爹,八贤王今年多少岁了?咱们要不要送点儿礼物过去?”杨延融看着两手空空的老爹,笑道:“咱们空着手上门去,总归不好吧?”

  “八贤王?这是哪个王爷?我怎么没有听说过?”杨业停下步,不解地问道1

  “什么?你不知道八贤王?”杨延融差点儿吃惊的跳了起来,这玩意儿不会又弄错了吧?还是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八贤王?

  杨业摇摇头,说道:“祖共有四,除了燕王与秦王外,另两位皇都未封王,至于当今皇上虽然儿女众多,但封王的也不过人而已,分别是汉王,商王,越王。你说的八贤王,根本就是虚乌有的事儿,呵呵,以后可莫要在外人面前乱说了,免得让人笑话你连朝廷的礼制都不知道。”

  我晕啊!杨延融苦笑,心说,果然还是老话说得好啊,说的越多,错的便越多,看来,以后可不能把后世的东西随便拿来说了。哎,历史啊,为什么总是在不经意间篡改!

  “那个,老爹,赵德芳是什么王爷?”杨延融小心翼翼的问道,他还真怕这里没有赵德芳这人。

  “他便是秦王殿下,乃是当年祖爷在世的时候亲封的王爷。”杨业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八郎,你得多多了解些我朝的事情,对你将来有好处。”

  “嗯,我知道了!”杨延融心说,还好,赵德芳果然还是在的,不过,怎么又叫秦王了呢?不知道寇老西儿在不在呢?嗯,还有包黑这些人。

  杨延融父两人到了秦王府门外,向穿着黄袍的军士说道:“杨业前来拜会秦王殿下,麻烦几位通报声。”

  “原来是杨将军到了!”领头的侍卫长恭敬的抱拳道:“王爷早有吩咐,只待杨将军来,便让小人带您二位去雨花阁2请跟小人来!”

  杨业点点头,拉了拉杨延融,跟在侍卫的身后,便往府门进去。杨延融看着这座恢宏,雄奇的王府,心里煞是羡慕,这宅也大了点儿吧。要是我能有这么座宅院,里面再住几十上名美女,那样就可以夜夜笙歌了,唉,做人能做成这样,也不枉人世走遭了。

  饶是杨延融来自后世,见识非凡,什么名车豪宅,他也都有,不过,跟这秦王府比起来,那就什么都不是了。这座府门,可以称得上是个艺术的殿堂了,雕檐画柱,堆金砌玉,白玉栏杆,假山,走廊,小池林林,真可谓是:五步楼,十步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盘盘焉,囷囷焉,蜂房水涡,矗不知其几千万落。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高低冥迷,不知西东。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舞殿冷袖,凄凄。除了后来的现代化设施没有外,这里可以称得上是人间天堂了。

  堕落啊!老想堕落,以后老也要修栋比这还要豪华的宅,里面有游泳池,有球场,有健身房,哼,老把后世的能造出来的东西全都弄来,羡慕死你们这帮王爷。杨延融感觉到自己就像是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样,看啥都觉得新鲜,看啥都觉得好奇。

  通过道长长的走廊,转了几道弯,杨延融不记得了,只觉得上晕晕呼呼的,像是个没有见识过什么世面的乡下小。上看到不停的有侍女穿梭,莺莺燕燕,柳枝轻摇,暗香浮动。

  虽然杨业和秦王的关系不怎么样,但面对着这诺大的王府,杨业心里还有些敬畏的,他却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儿正在策划也弄座这样的大宅呢。

  “雨花阁”个银勾铁划的匾额横放在座临水的亭上,看这个字的气势已然不凡,显然出自名家手笔了。当然,这王府的每处提字,装裱,都是出自宫里的画师之手,又岂能是般府弟所能比得了的?

  雨花阁坐落小湖之上,近可观水中之秋荷,远可察蓝天之悠远。波光粼粼,水纹荡漾,数不清的鱼儿不时的浮出水面。雨花阁的旁边便是块大大的花园,团团的诧紫殷红的秋菊正尽相的开放着,释放着各自的芳香3

  好座雨花阁啊!真可谓是名符其实了,若在秋雨靡靡之际,约帮朋友在此茶论酒,吟诗作对,人生之快事,除此无他尔。又若月明风高之夜,泛舟湖上,添香,有美作伴,抚琴弄萧,又是何等的畅快?

  正在杨延融胡思乱想之际,自亭中传来阵大笑声,说道:“杨将军,本王已恭候多时了,还不快快过来!”

  第九十三章秦王女婿

  ?

  “杨业来迟,殿下恕罪!”杨业抱拳施了礼,恭敬的说道。

  “唉!杨将军哪里话,将军何罪之有啊!本王盼将军来鄙府,真可谓是大汗盼云霓啊!来来来,与本王痛饮三杯!”秦王赵德芳亲热的拉着杨业的手臂,笑容满面的在前面走着。杨延融暗暗点头,这秦王果然非常人啊,平易近人,却不失龙子王孙本色,他虽然说得客气,却有股不容人拒绝的味道在里面。

  杨延融见此人长得相貌堂堂,四十岁左右年纪,须发墨黑,双眼凌厉而有神,鼻梁高挺,国字脸方方正正,凭添股威严。果然是差点儿便做了皇帝的人啊!暗暗叹息声,心知此人绝对是心机深沉,不是易与之辈!

  秦王与杨业相谈甚欢,却不忘了在边的杨延融。他回过头来,拍拍杨延融的肩膀,笑道:“嗯,这位应该就是杨将军的八子,杨延融吧!呵呵,果然长得是表人才啊,本王与你父亲乃是同辈,便称你声侄儿,不会唐突了吧!哈哈哈!”

  杨延融本来就是顺杆往上爬的人物,此刻哪里会弱了气势,闻言,也是仰天打了个哈哈,笑道:“殿下这话可就说得不对了,王爷春秋鼎盛,正值壮年,做在下的叔叔有点儿勉强了,我观王爷,也最多不过三十岁,小侄也快二十岁了,也不过大小侄十岁吧小侄的叔叔,倒是有点儿勉强了。”

  “哦!哈哈哈,不错不错!”秦王赵德芳颇为开心,虽然他已经快五十岁了,只是平时保养得好,因此并不能看出他的真实年纪来,此时听杨延融赞他,哪里有不高兴之理?当即解下随身佩带的玉佩,给杨延融系在腰间,笑道:“杨将军有此虎儿,当是杨家之幸,大宋之幸啊!”

  “小侄谢谢叔叔了!”杨延融笑容满面的道了谢,伸手扶住秦王的手臂,笑道:“那以后,可就切仰仗叔叔了。小侄年纪小,不懂事,在这京城里面是人生地不熟的,若是有什么过失的话,叔叔可要帮帮小侄了哦!”

  “诶,贤侄啊!本王虽然说只是介闲散王爷,不过,在这东京城里面,还是说得上话的1你尽管放心,出了天大的事,王本都会与你担待的。来来,本王今日高兴,杨将军,贤侄,咱们三人不醉不归。”,秦王赵德芳虽然说得开心,但眼里的那抹精光,却还是让心细的杨延融暗暗察觉到了。

  哼!跟老子玩心机,虽说你是王爷,老子却不怕你。秦王话里的拉笼之意,杨延融如何听不出来?不过,此时却不是拒绝的时候。若是他老子杨业,肯定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也就是杨业在京城里面不得人心的原因,内外皆方,有棱有角,不处处碰壁那才是怪事。

  但杨延融不同,身处后世的他,深知为人处世的圆滑之道,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因此切都游刃有余,就连潘美也不得不对他刮目相看。对赵德芳这种糖衣炮弹的攻击,杨延融自有套很好的方法,那就是,糖衣剥下来吃掉,炮弹扔给对方,嘿嘿。

  杨业在旁却是暗暗皱眉,见这个儿子与秦王谈笑间就变成了叔侄关系,心里忧心更甚,不过,他却对此并无不喜。他深知自己的八郎并非普通人,与他的性格迥然不同。他忧心的却是这个儿子年纪尚小,于政治之道窍不通,若是被这笑面虎的秦王殿下蛊惑了,做出什么糊涂事情出来,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啊。要知道历来为上位者,最忌者便是上下朋党。

  “杨将军,你这儿子,我喜欢,我看与我家安阳挺般配的,就是贤侄了。哈哈!”秦王赵德芳拍拍手,立时间便有侍立的丫鬟送上酒菜过来。

  秦王亲自给杨家父子臻上酒,将正要站起来的杨业按了下去,语带温和的说道:“本王与杨将军皆是武人,就不学文人们那套了,咱们只喝酒论武,呵呵。”

  “即如此,杨业却之不躬了。”杨业点点头,对赵德芳说道:“趁着今日天气晴好,杨业敬王爷杯。”

  “小侄也敬叔叔杯了!祝叔叔福体安康,吃饭饭香,睡觉觉好,嘿嘿,小侄不会说话,叔叔可不要见怪哦!”

  “我看,最会说话的就是你了2”秦王捧腹大笑,指着杨延融笑道:“吃饭饭香,睡觉觉好,这话我爱听。若人人都能吃饭饭香,睡觉觉好,这天下还有什么难事呢?贤侄啊,以后本王得叫你贤婿了!你不会拒绝吧!”,赵德芳满含期待的看着杨延融,等着他回话呢。

  杨延融微微笑,心知自己绝对不能拒绝,虽然听说那个安阳郡主野得很,不过,杨延融却不怕她野,嘿嘿,越野他越喜欢。而且为了以后能够娶到潘湘云,还得靠这个王爷的支持呢。因此笑道:“早就听说安阳郡主长得貌美如花,有沉鱼落燕之容,闭月羞花之貌,小侄向往已久了。岳父大人在上,请受小婿拜!”

  杨延融说着,竟然真的对着秦王赵德芳行了跪拜之礼。

  秦王大喜,平时别人听说安阳郡主,个个都恨不得逃之妖妖,哪里想到这个杨延融不仅不惧安阳的雌威,反而对她充满了爱慕之心,尤其是那声岳父大人,更是听得赵德芳眉开眼笑,赶忙上前步,将杨延融扶起来,不住的说道:“好贤婿,好贤婿!”

  杨业不禁苦笑摇头,这也升级得太快了吧,从小侄到小婿,从贤侄到贤婿,唉,随他去吧。

  “杨将军,以后咱们可就是亲家公了!”秦王拍着杨业的肩膀,开心的大笑道:“今天晚上,把你们杨家的人都请来我府上,咱们家人在起乐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