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家伙。

  站在他身边的众人连忙推了这个思绪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的年轻御使把,提醒他皇上在叫他呢。

  年轻人浑身哆嗦,擦了擦眼角的眼屎,以为被皇上发现自己在开小差,忙跪在地上,大声道:“皇上饶命啊,微臣再也不敢在上班的时候睡觉了。”

  杨延融脸上黑,嘿,你这小行啊,啊,竟然站着都能睡得了?你牛,比老牛多了。沉着脸喝道:“快给老滚过来!”

  没想到那个年轻的官儿还真挺听话的,身歪,沿着铺满碎石的过道便圈儿圈儿的滚了过来。周围的群臣再也忍不住了,捧腹哈哈大笑了起来。

  杨延融心里那个气呀,恨不得将这厮扔到护城河里面去喂王八,就你这个软骨头的样儿,如果辽国人打进来了,估计也是个当汉的料。

  年轻官儿滚到杨延融的脚边,腆着脸说道:“皇上,微臣滚过来了,您老人家不会砍了微臣的头吧!”

  去你妈的,都是些什么人啊!杨延融的火气腾的下便窜了上来,指着他喝道:“从今天起,你以后都不用上朝了,回家抱孩去吧!”,早在边候着的御林军如狼似虎的冲过来,扒了这厮身上的官服,推攘着走了。

  杨延融急冲冲的左右跺着方步,眼看着日头越升越高,这些难字还没有办法解决,心想不成了,到时候就蒙混着念吧,反正咱中国人识字读半边的,估计也差不了2

  “皇上,时辰到了!”站在群臣之的曹彬大声说道。

  杨延融“哦”了声,举起其中道阴诏,扯开嗓便吼了起来:“制曰:朕惟中国之君,自唐运既终,天命真人于沙漠,入中国为天下主,传及孙,有余年,今运亦终。海内土疆,豪杰分争。朕本赳赳武夫,荷上天眷顾,祖宗之灵,遂乘逐鹿之秋,致英贤于左右。凡两淮两浙江东江西湖湘汉沔闽广山东及西南诸郡蛮夷,各处寇攘,屡命大将军与诸将校奋扬威武,四方戡定,民安田里。今武大臣司众庶合辞劝进,尊朕为皇帝,以主黔黎。勉循众请,于今日告祭天地于开封之阳,即皇帝位于午门。定有天下之号曰大宋,建元建业。恭诣庙,追尊四代考妣为皇帝皇后。立大社大稷于京师。册封桑氏雨初为皇后。布告天下,咸使闻知”

  杨延融在念这道诏书的时候,并非是气呵成的,方才那位老翰林更是数次打断了他的话,纠正了七八处念错的地方。恨得他是牙痒痒的,偏偏还不能发作。接下来的另两道阴诏更是频频出错,气得杨延融铁青着脸,差点儿就拂袖而去。好在,他的忍辱负重的能力还是满强的,宣传完这道阴诏后,取过火烛将其点燃了,扔到了边的兽顶里面。

  随着道阴诏冒出来的滚滚浓烟,台下的众武大臣纷纷跪地,山呼般的朝贺之声响彻天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做完这切,杨延融双目含泪,掩面疾奔,快速的离开了这个令人伤心的午门!

  今天更了八千字,加上那本新书,共有万二千字了,兄弟们,看完这章,就去顶下小弟的新书冒牌高手吧,保证不会让大家失望的,只要你看了,就定会被吸引过去的,狼友们速去围观啊!在左边是有快速通道的。

  第四百九十章封禅泰山

  ?

  祭天诏发布后,又过了两日,处理了些小事,帮老二杨延定去张小姐府上提了亲,杨延融便率领班武大臣前往泰山封禅!他的众妻随行!命老赵普留守京师!

  数千年来,历代帝王都有过封禅泰山的举动,但有宋朝,无论是祖还是宗皇帝都没有去泰山封禅过,这也使得礼部的些官员们为了封禅泰山能够顺利举行,查阅了大量的历史资料,总算知道了些封禅的各个步骤,由于已有数年没有举行过了,更没有类似的经验,便将这些礼部的老人们忙得焦头烂额的,加班加点干通宵,忙活了好久,才总算拿出了个草草的方案来。

  礼部的方案呈送给杨延融御览后,对这些事情更是摸不着头脑的杨延融看得头都大了,看着这密密麻麻的字,道又道繁琐的步骤,生怕再搞下去这些老家伙们非得累趴下不可,便在这份方案上用金披御笔写道:阅!遵照即可!最后再盖上黄金大印,总算敲定了这件登以来的最大事件。

  在两万御林军的严密护卫下,行人浩浩荡荡的穿州过县,沿着泰山而去。

  坐在宽大豪华的龙撵里面,杨延融却是个人无聊的呆坐着。脸上的神情哀到了点,被礼部的那帮老家伙给忽悠了,说什么封禅泰山是举国盛世,须得戒斋月,日日沐浴更新衣,还不得进女色。因此,上是紧挨着程来安排来算的,哪天必须走到哪,在什么时候必须停下来。有时候明明是艳阳高照,却得汀原地休息,有时候又是阴雨绵绵,还得踏着泥泞赶。反正不管怎么样,自从出了京师后,直到泰山顶上,必须得走满个月。多了不行,少了更不行。

  算了算时间,这才走了天,还没有出郑州呢,,这啥时候才是个头啊!想起这帮老顽固,杨延融就有种想要骂娘的冲动。我忍,现在是皇上了,得有皇上有风范!杨延融双手平推出去,脸上换上副高深莫测的笑容,长长的“哈”了口。

  “报!启禀皇上,雁门关有八里加急公传来!”声高唱将正在修练皇帝风范的杨延融惊醒了过来,听说是雁门传来的,顿时心中惊,把拔开帘,对着外面喊道:“快拿过来!”

  这时候,个全身戎装风尘仆仆的军士驰着快马疾奔而来,奔到杨延融龙撵的近前,利的跳下马儿,自腰间的竹筒中拔出封火漆密封的书信交到杨延融的手里,拱了拱手,便自个儿的跳上马背退了下去1

  杨延融担心边关有变,也顾不得拿什么火烛烘烤化漆了,把将信封撕了开来,将里面的张雪白的信纸展开,急急看了遍,顿时心中沉。这封信并非老爹杨业的公,而是自辽国转过来的,是萧后的亲笔书信,其中说道叛军势大,自己已败退至雁门,上京留守耶律银屏被叛徒出卖,如今已落敌手,望杨延融速来解救云云。其中附的耶律银屏通过秘密渠道传给杨延融的话:二哥,快来救我!当然,这几个字都是萧后写下来的原话。

  想起那个活沷聪明机灵古怪的妹,杨延融心里便顿时焦急异常,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她的身边,将身陷群狼之中的妹救出来。

  此时再也顾不得搞什么月之期了,杨延融拍着窗棂大声喊道:“传我口喻,命令队伍加速前进,勿必在五日之内赶到泰山。”,说完,又叫来名曾经跟随在他身边征战万里的亲兵,让他急速赶到雁门关去,嘱咐他在见到萧后后,让她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转告耶律银屏句话:二哥会保护你生世的。

  杨延融的这声喊,将所有的力气都用出来了,因此远远的传了开去,数万人都听了个清清楚楚。远远的坠在后面的众礼部官员们听,这还了得?这还有没有规矩了?不行,此事定然不能容皇上意孤行,伙人急匆匆的赶到杨延融的龙撵前面,齐唰唰的跪了地,将杨延融行人阻了下来。

  听到卫士来报,真把杨延融气了个佛升天,二佛出世,大手挥,命人将这些老东西捆了抬着。这下,没人干扰,队伍行进的速陡然加速,车马沿着官道飞速奔行了起来。

  如此飞速赶,真可谓是换马不换人,不到五日的功夫便赶到了泰山底下。但这会儿天都快要黑了,泰山山崎岖,哪里容得了这么多人古脑儿的冲上去?不得已,只得下令就地扎营,休息夜之后再行上山2

  杨延融下了龙撵,望着夜幕之中那巍峨耸立的泰山,久久不语。早就注意到杨延融举止有异的桑雨初缓缓走了过来,挥手命干侍卫退了下去,握着杨延融的手,轻轻说道:“八郎你莫要过于担心,虽然耶律姑娘身陷囹圄,但时还没有生命危险。只要雁门关那五十万大军还在萧后的掌握之中,他们就不敢乱来。现在你最要紧的事情就是将封禅祭祀完成了,然后才转道雁门前往辽国,到时候我们都陪你去!”

  杨延融长吁了口气,将雨初那柔弱的身搂在了怀中,抚摸着她额角上那乌黑的碎发,沉声道:“雨初,你说得不错!以二妹的聪明,自然懂得自保之道。倒是我心急了些。”

  身凤冠霞佩的桑雨初抿嘴儿笑,母仪天下的皇后之风顿时扑面而来,她说道:“八郎,跟着你走来,我也渐渐明白了你的心思,你呀,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色狼,哼,是不是又打上你这个二妹的主意了?”

  杨延融汗了把,急声辩道:“怎么可能?雨初你可别想差了,银屏可是我同母异父的妹妹呢,我怎么敢打她的主意?”

  桑雨初哼了声,瞪了他眼,看得杨延融老脸也不由得红,她似笑非笑的说道:“真的是这样的吗?我怎么听说萧后只有你个儿呢?哼,就连殊奴都不是她亲生的,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些事儿。菲烟妹妹久居辽国,把这些密闻早都告诉我了,自从萧后生下你后,便直不能生育,殊奴是辽帝的个妃所出,被萧后抱养过来的,至于银屏,更是景圣二朝重臣韩德让的亲生女儿。她原本就是汉人,不过取了个契丹名字罢了!”

  杨延融:“”

  桑雨初又道:“给你的那两个名额,算银屏个吧!嗯,上官妹本来就对你情有独钟,她本来就是咱们的好姐妹,你呀,记住了,还有最后个!否则,看我们饶不饶你!”

  杨延融嘿嘿笑,拍了拍这个善解人意的大宋皇后桑雨初的肩膀,笑眯眯地道:“雨初,还是你最了解我啊!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3”

  桑雨初显然不吃他这套虚的,说道:“至于那个楚依然,大家都不喜欢她,你如果真的想将她留在身边的话,你就自己想办法吧!”

  杨延融听,额头上的汗水顿时唰的下就冒出来了,这么隐密的事情她们是怎么知道的?不会吧?是谁泄露出去的?

  桑雨初看着他那不自然的表情,幽幽叹,说道:“八郎,楚依然这个女人不简单,你可得小心着点!”,说着,提着裙摆,款款的走了。

  听着这话,杨延融顿时出味儿来了,看来切都是楚依然这个女人说出来的了。果然不简单,难道以为我上了你回,就得要封你个贵妃当当么?哼,也小瞧我杨延融了。我倒要看看,你还能玩得出什么花样出来。这次出来,他自然不可能带上这个女人的,便将她独自儿的留在了禁宫之中了。

  第二天大早,行人浩浩荡荡的蹬上了泰山。

  封禅,虽然只是种仪式,但它却包含有两项内容。封,就是在泰山上堆土为坛,在坛上祭告天神,报答上苍的功绩。禅,则是泰山下扫除片净土,在净土上祭祀土神,报答厚土的功绩。也就是说,封禅得举行两次,次是在山顶,第二次是在下山的时候再举行次。整个封禅仪式才算是结束。其中的次序不能搞混了,否则,就是对上天的不敬。

  上了泰山后,杨延融就像只木偶似的被帮早就对他不满的礼部官员们桥鼻走,让他拜他就拜,让他跪,他就跪,简直听话到了祭祀的程序颇为繁琐,仅仅是“封”这项,就搞了足足天。在接近尾生的时候,突然天际乌云滚滚,夹着雷呜电闪,呼啸的狂风猛烈的吹了过来,将插在山上的各色旗帜刮得烈烈乱响。群臣骇然失色,难道封禅泰山真的有这么灵验?天地众神都赶来朝贺来了?由于这突然刮起来的山风实在是大了,将这参加祭祀仪式的数万人吹得东倒西歪的,不得不互相桥手臂,建立座人墙来。

  杨延融这会儿也是失神的盯着天空,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这时候,道清冷的声音突然传入了杨延融的耳中,这是直隐身在其中的杨排凤的声音,她说道:“八郎,没想到你这次封禅泰山动静这么大,由于封禅已有数年不曾举行,他们全都跑来凑热闹来了,你速速写下道诏书,将其打发走,否则,到时候越集越多,只怕这数万人都会被大风吹到山下去。”

  杨延融也是吃了惊,忙问道:“小姨,这道诏书要怎么写?”

  杨排凤沉默了会儿,说道:“不要多,就四个字即可,免参免见!”。

  杨延融赶紧点头,伸长着脖,对着四方拱了拱手,大声道:“今日朕封禅泰山,诏告天地,诸天神佛皆来朝贺,但杨某实在是无德无能,愧对大家的厚爱!大家还是尽快散了去吧!”,说着,展开卷黄帛,咬破中指,在上面写下四个大字:免参免见!又盖上了大印。

  群臣傻愣愣的呆着杨延融的动作,纷纷摇头叹息不已,这样也行?骗鬼去吧!这会儿,只见杨延融写好圣旨,拿起玉玺在上面盖上了大印,将这道圣旨投入了早已烈焰滔天的铜鼎之中。

  说来也怪,随着这道圣旨慢慢的燃烧,天上的乌云突然散去,不会儿的功夫,雷声止住了,闪电也停了,那风也是越刮越小,竟然慢慢的停了下来。

  众人看着站在土坛边上身明黄铯皇袍的杨延融,突然仿佛是有感应似的,齐唰唰的跪了下来,高声唱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妈的,爽啊!杨延融站在高台上,俯身看着下面朝贺的群臣,种雄霸天下的感觉油然而生。恐怕自今天以后,大家伙都会以为老是天神转世了吧,,竟然能招来神鬼妖魔齐来贺,,我得意的笑,又得意的笑

  任那帮礼部的老顽固想破头也不会想到,这个年轻的皇帝这般的蛮干竟然真的招来了漫天神佛啊,这可是上古先贤才有的待遇啊。据说,上古时期的鸟生鱼汤在祭祀泰山的时候也曾发生过类似的事情,结果被道诏书就把这些看不见的妖魔鬼怪们给吓退了。

  时间,在群臣的心中都生出了惧意,将他们彻底的压服了。贤君,圣主,明主种种赞誉更是随之而来。

  杨延融脸上露出高深莫测的笑意,大手挥,喊了声:众卿平身!

  当晚在泰山上住了夜,又于第二日在泰山脚下祭祀土神。等切完毕之后,杨延融的龙撵才又被抬着返回了京师。不过,任谁也不会想到,他们的贤君圣主建元皇帝杨延融此时正带着帮老婆们乔装打扮,正急急的在奔往雁门关的途中。

  第四百九十章再见萧后

  ?

  萧后在回草原之前,将这五十万大军交由杨延融统帅。如今她被叛军打到雁门关,这些军马自然又归她调遣。同时,在雁门关中也出现了让世人惊奇的幕,与大宋常年征战的辽国第后竟然此时正坐在雁门关里,与敌对的大宋将士们谈笑风生。此时的她身戎装,若不细看,还真不易辨别她是男是女。惟在帐中愁眉苦脸的也就只有个人了,右武卫大将军雁门关守将杨业杨大将军!

  萧后频频举杯,巧笑嫣然,与众男儿们拼酒毫不逊色。瞧得桌边的诸位将军相顾失色!这哪里是个女人?分明就是个海量的好汉嘛!

  如果说杨业这生最愧的人是哪个的话,无疑就是面前的这位英姿飒爽的萧绰萧燕燕了。如今她贵为大辽承天后,与当日那个青涩泼辣大胆的草原女儿判若两人。如今的她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都只能让人仰望。他也知道这些年来宋辽之所以征伐连年,他的原因起码要占了八成,这是萧燕燕在报复!

  杯中的酒本来很甘纯,但此刻杨业尝来,却是异常的苦口。与燕燕夕春风,成就了今日的大宋建元皇帝。母二人南北,共掌天下大权。虽然如今萧绰败逃到了这里,那只是缘于手中人手不足,无兵马可调。谁也不能否认,这五十万大军再落她手之时,就是她重新啸傲草原之日!

  数日来,虽然萧燕燕与众将打成片,但她偏偏就是没有理会他杨业!十八年的恩怨情仇她是放不下呀!杨业将杯中的苦酒饮而尽,觉得胸中的苦闷非但没有稍减,反而越来越多了。

  轻轻叹了口气,杨业踉跄着步出了帐篷,借着银色的月光,怔怔的望着天空发呆。晚风吹来,将他铁盔下的银发吹得轻轻飘扬起来。我这是老了么?杨业抚心自问!

  他没有发现的是,在不远处的阴暗角落里,双闪烁着泪光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的背影,久久不曾离去。

  过了两日,杨延融行人终于姗姗来迟。

  知道皇帝到了雁门关,众将士列队出迎1漫天的黄沙飞舞着,又被细心的将士们轻轻的洒上了层清水。黄沙铺地,净水压尘。这是军中最高的礼仪!

  当杨延融被众将士簇拥着走到萧绰面前的时候,杨延融突然双膝软,“扑通”声直挺挺的跪在了她的面前,声音哽咽的说道:“娘亲,孩儿来看您了!”

  萧绰将头上的轻盔摘了下来,甩了甩满头的青丝,缓缓走到杨延融的面前,蹲下将他的头紧紧的抱在了怀里,柔声道:“我的儿,我等这天已经足足等了十八年了!”

  “媳妇儿见过婆婆!”见到杨延融突然下跪,跟在他身后的众女们纷纷跪在杨延融的后面,齐声说道。

  萧绰微微笑,抹了抹眼睛,拍了拍杨延融的头,将他拉了起来,这才快步走到众女面前,说道:“你是雨初,你是可儿,你是紫烟,你是大湘云,你是小湘云,蓉蓉,胜男,安阳,美容,梦环,云卿,菲烟,思盈,小叶,还有你这个乖晚婷。咦,还有个杨排凤呢?”

  

章节目录